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张军锋:秋风剃度

2018年09月26日 08:38:03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石榴花文艺 浏览数:24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这个季节,花儿纷纷凋谢,崖畔野菊花却正艳。

酸枣也稀灵灵挂在枝头,看着圆圆的,红红的,蛮可爱,捏在手里,都软了,熟得透透的。

花无百日红,每种物品都有它最芬芳的时候,也有黯然的时候,夏花不笑春花,菊花自己不敢说“我花开后百花杀”,那是世人的揣度。雪里,只有寒梅可以骄傲。

四季更迭,枯荣转换,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无死无生,大自然其实是最好的老师。

小时候,每写作文,就是光阴似箭,其实那会儿,只嫌日子太慢,一心只盼着赶紧过年,穿新衣裳,放鞭炮,吃好吃的。

这会儿,看着时光如梭,一晃几十年,忽然就白了头,只嫌太快。咋不就慢点儿,慢点儿,恨不能拽住尾巴,要是能骑上它,缰绳拽在手里,由着自己,浪荡江湖,该多好。

我觉得终南山可以,甚至少陵原可以,它们拽着时光,贯看风花雪月,与日月同辉。为什么它们能,而我们不能。

我想了想,人有七情六欲,有欲就会结网,结网身体就郁结,就会加速衰老死亡。

而终南山少陵原没有喜怒哀乐,没有七情六欲,所以没有烦恼,也不会耿耿于怀或者郁郁寡欢。

再仔细想想,就是有烦恼,它的胸怀太大了,包容了一切。

人砍伐森林,炸山开矿,山林也会报复,气候变化泥石流水源空气污染等等,这都是自作孽不可活。

站在山顶你会知道,春花是如何在山峁演绎成秋的。云卷云舒,烟波浩渺,红叶漫山瞬息就光了头。

而风,像一只无形的手,像一位熟练的老僧,像一个无辜者,轻易地为峰峦剃度。

年轻时候,发了工资,就请吃请喝,疯疯乐乐,哪怕下半月再节省。而这个时候,得了一笔钱,没有了快乐,用的地方太多,也就没有了请客的心境。

年轻时候,参加个葬礼,耐不住的眼泪流了又流。参加的多了,就像开了个会,没有了眼泪,只剩下叹息。

人生如戏,人生如梦,如同春华秋实。

在少陵原你永远看原是原,最多当一回杜甫杜牧或者李白,最多也就是望望五陵间,流光灭远山。

或者也只是向晚不适意,驱车登古原。

亦或者坐望终南,看南山喷清源,脉散秦川中。这已然是别一番境界了。而如果你知道了少陵原上许平君的故事,也知道了张安世、邴吉还有贞顺皇后等等人的故事,你就不觉得这儿仅仅是一座原了,它是一部历史大卷,也是一卷卷人生的缩影。

在樊川亭,洞见论坛也是多期了,有人受益,有人迷惑,有人逛隍会,有人恍然大悟。你来,有茶,有见闻;你不来,有茶,有风,这里的古人一直在,不因我在,不因你来不来。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东西,有一个因,一定会有一个果。

在庐山,你一定会想起苏轼的那首诗,不能只是在此山中。

在终南山,你也不能只想着隐士,还有空谷幽兰。

在樊川亭,你就想着洞见,看能不能真的洞见。

樊川亭只是一座亭子,有清风,有雨,有雪,还有茶。当然,还有孔雀,有鹅,有猫。

【作者简介】张军峰,号初玄。陕西散文学会青年文学委员会主任、长安区作协主席、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文学院特聘研究员、少陵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已出版长篇小说《方子渡纪事》,散文集《掬水向月》《你从我的长安打马而过》,历史文化散文集《昭宣中兴》入选教育部中小学图书馆配备核心书目。长安“洞见”讲坛策划者。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