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镇乡村街

西安三府湾名称的缠结

2018年10月25日 02:52:38来源:陕西地名志 作者:王民权 浏览数:23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康复路是西安的黄金商业地段,提起康复路,就会使人连带想起其北端的三府湾。这个村已不村的地方,在如今的西安已经远近闻名。其历史的演变,有资料说,在唐朝时期,这里是三位府台大人的花园。这三位大人的花园,都由一位叫王凹的人进行管理和经营,所以就叫三府凹村,且历史上就以务花盛产花木出名,清末、民国年间亦称为“三树凹”或“三树湾”(见《百度百科》)。又有资料说村里老人讲,这里最早是唐代朱、张、杨三位官府老爷的宅院,因当时地势低洼,故此叫做“三府洼”“一则当地人语气重,二则凹洼同音,叫着仿佛低人一辈,遂转音叫成了三府湾,沿袭至今。”(见严建设博客)

不言而喻,这些一看都是类于《齐东野语》的里巷闲谈,根本经不起任何推敲—--比如:王凹一人如何可以同时“管理和经营”三家的花园,以其低微的身份,这个地方怎么就能以他名字命名;“三府凹”的“凹”字,西安话固然读“wǎ”,但其发音再重,也念不成“娃”字,“低人一辈”,这话不知从何说起?但这起码说明,其确切的历史,早已难以说清楚了。

其实,三府湾这地方,仅在城郊东北向,远的不说,至少民国时期,这里还是相当出名的。著名的辛亥志士、白水彭仲翔先生1924年华阴遇害后,就卜葬于此;彭仲翔先生之弟,同为辛亥志士、曾为长安县长半年的彭季强先生1927年卢氏遇害后,亦归葬于此,兄弟双坟并对峙。刘镇华“围城”期间,此地又一度为镇嵩军占有,成为压迫东城的据点。但其此时的名称,已有趋同的迹象,仍未完全统一,如沈尹默《彭君墓志铭》(1925年撰)曰:“维中华民国十四年一月十七日之佳辰,葬我舅氏于省垣东北之三辅洼。”张赞元《彭君季强墓志铭》曰“以十七年二月十六日葬于省城东北五里之三辅洼。”王陆一《围城纪事》曰:“四月十六日杨部第六旅旅长冯钦哉部队甫入西安北门,适敌大队已迫及近郊韩森冢、八福庄、三伏湾各处”(《西北革命史征稿》上册),“府”“伏”已然同音,而“洼”、“湾”兀自有别。

《陕西省西安市地名志》“三府湾”下称:“相传,明代为三树洼。清嘉庆《咸宁县志》为三府凹,清末、民国年间亦称三树凹和三树湾。”明代此处是否写作“三树洼”,已不可考,清嘉庆《咸宁县志》中此处作“三府凹”,为擀饵(均为土旁)朵社十九村之一,确是事实,但说清末、民国此处亦称“三树凹”,则似乎没有确切的证据,因为民国23年(1934)《中华民国新地图》?所载《民国十九年西安市图》此处作“三树湾”,民国二十八年(1939)《西京市现有道路交通图》亦作“三树湾”,民国三十四年《西安市政区域略图》还是写作“三树湾”。

这些都是一手的资料,来源都比较可靠。虽然目前尚难确知“凹”字何时变“湾”,然其音近致变,道理上完全可以讲通。至于“府”、“伏”二字,由于西安念“suì”为“fèi”念“树“为“fū”, 清嘉庆《咸宁县志》这里写作“三府凹”,解放后这里统一写作“三府湾”,都是可以理解的。“长安娃,不念fǔ(书),上fū(树)fà(耍) fèi(水)逮老fǔ(鼠),这是许多人都曾经耳熟能详的民谣,正可以援以解释这件事情。沈尹默的《彭君墓志铭》、张赞元《彭君季强墓志铭》和王陆一的《围城纪事》之所以将这里写作“三辅洼”和“三伏湾”,显然都是受了“树”、“fū”不分的影响,听别人这么叫,于是循音拟之而已。

【作者简介】王民权,地名专家、方志专家。曾任职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西安市文联。著有《掰开历史的褶皱》《老西安旧闻》《西安老街巷》等多部。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仙境之乡——西安湘子庙街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