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高亚平:有牛马脚印的村庄

2018年11月20日 07:08:59来源:终南性灵 作者:高亚平 浏览数:20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农人们讲,有牲口出没的村庄才叫村庄。这就好比有野花有绿草的地方才叫原野一样。那是一个村庄的魂,经过了多少辈的聚散,才凝结而成。这魂魄是温馨的,它有凝露花草的清香,有麦菽的清香,有牛马嚼食的草料的干香,当然还有庄稼人自己身上散发出的汗香。一个村庄如果没有牛马出没,就好像没有炊烟一样,那是死寂的,是可怕的。如果绿树间缺少了鸟叫,如果大地上没有了茂草和鲜花,那将是一种什么景象?

春日清晨,牲口们从梦中醒来,发出各种不同的叫声,走出村庄走向开满鲜花的旷野。哞哞叫的是牛,咩咩叫的是羊,昂昂叫的是驴,不断打着响鼻,冲起乡路上尘土的是骡马。它们的脚步或安闲,或散漫,或细碎凌乱,走在农人之前。

村庄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鸟雀唧唧喳喳,唱出它们的欣悦。但庄稼人无暇去听,他们有自己的活儿,哼着小曲,耕田耪地。他们专注于自己的劳作,倾心于庄稼。牛马们也无暇去听,它们是庄稼人的帮手、朋友,也和庄稼人一样,在土地上出力流汗。

于是,鸟雀便只有寂寞地叫,唱给自己去听,一遍一遍。这婉转的啼鸣还是传进了庄稼人的耳朵,传进了牲口们的耳朵。有时,庄稼人会暂时停下手中正做的活计,侧耳谛听一下,伸展一下懒腰,把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自言自语道:“这头顶的树上,啥时又多了一窝黄鹂呢?”伴随他的牛马听见了,但它们不能回答他,只能抖动一下耳朵,刨动一下蹄子,或甩动一下尾巴,驱赶一下身上的蚊蝇……无数的日月,便在这短暂的伫立中悄然流逝。

在落雨的天气里,牛马们不必干活,庄稼人怜惜它们,让它们静静的休息。但牛马们并没有闲着,它们会专注于瓦沟里流动的雨水,听雨滴在青瓦上跳舞,那叮叮咚咚的声音,就像有无数的孩子在敲响着一面面小锣鼓,灵动而热烈。这时,它们便会做一些美丽的梦,梦到青草,梦到芳草地,梦到飘着麦香的田野,以及秧鸡、野鸽子和布谷鸟的叫声。

一个村庄里都有几处马厩,那是牛马们的家园。马厩里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气息,庄稼人熟悉这种气息,牛马们也熟悉这种气息。它像久藏后启盖的酒,气味悠远,浓烈得化不开,嗅之让人沉醉。那是原野上青草花香的馨气,是牛马身上汗汗的土腥气,还有村庄的烟火气,秋阳下庄稼的香气。世世代代,牛马们就生活在这种气息里,和庄稼人息息相通,相依为命。它们如花的蹄印,叠满了村里村外,如一枚枚印章,深刻地盖在村庄的胸膛上,也盖在游子多愁的心上……

【作者简介】高亚平,中国作协会员,西安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第二届汪曾祺散文奖、第二届丝路散文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等。已出版散文集《爱的四季》《静对落花》《岁月深处》《谁识无弦琴》《时光背影》《草木之间》《长安物语》等8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陈嘉瑞:“小雪”霏霏天上来 下一篇:文武:爬到18楼的蜗牛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