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谈谈陕北方言里的重叠词

2018年07月15日 12:15:56来源:语文迷 作者:高峰 邢向东 浏览数:18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语言杂谭:谈谈陕北方言里的重叠词

“啊,陕北,生我养我的这片厚土啊,我愿像这信天游一样高高飞起,化作装饰你的夜空的月晕,绕着月亮转_。”这是今年北京中考语文试卷阅读选择题的材料,题目的三个选项分别为“红圈圈”“一圈红”“圈圈红”,而其答案“(转)圈圈红”,也引起了考生和家长的广泛关注。

1、“转圈圈红”解析

阅读材料是当代诗人、散文家刘成章先生的《信天游》。他的代表作《安塞腰鼓》曾获鲁迅文学奖,入选人教版和苏教版中学语文课本。刘成章是陕西省延安市人,考题答案“转圈圈红”正是延安话的说法,意思是“一圈一圈接连变红”,通常用来指陕北特产红枣在即将成熟时,从枣蒂处开始一圈一圈地逐渐由青变红。在本题中,作者先用一个比喻,希望自己像信天游一样高高飞起;又以这个比喻为基础,进一步利用拟人手法,让这高高飞起的信天游就像月晕一样,绕着月亮一圈一圈地变红,为陕北这片厚土增光添彩。见过月晕的人都知道,它往往绕着月亮形成里外几层光圈,煞是好看!所以,“绕着月亮转圈圈红”真是得之自然的神来之笔!

“转圈圈红”的结构是“(转+圈圈)+红”,是个偏正短语,即动宾短语“转圈圈”修饰中心语“红”(变红),“圈圈”是重叠名词。这种结构在陕北方言中广泛存在。例如:“转/绕圈圈走、转/绕圈圈跑、转圈圈跳”意思是“一圈接着一圈地走、跑、跳”,这是“转圈圈”的基本义。再如:“转畔畔走、转边边走”意思是“沿着(地块儿、山崖)的边儿走”;“转弯弯说、转边边说”意思是“拐弯抹角地说、慢慢靠近主题”;“数天天等”意思是“一天一天数着日子盼望”。由于前后都有动词,所以这类短语具有强烈的动感,是一种非常灵动的表达方式。在陕北话中,“动词+重叠名词”除了修饰动词外,还可以修饰名词,构成偏正短语,例如“拐肠肠路(羊肠小路)、拐弯弯路(拐弯较多的路)”,非常形象。

语言杂谭:谈谈陕北方言里的重叠词

2、陕北方言中的重叠式名词

在陕北方言中,重叠是一种重要的语法手段,可以构成名词,也可以构成形容词叠音后缀,这种词大多带有明显的指小表爱的色彩。名词性、动词性、形容词性、量词性语素都能通过重叠构成名词。重叠式名词与普通名词的语法功能基本相同,感情色彩和形象色彩不同。重叠名词通常有AA式、ABB式、ABCC式、AAB式四种形式。

AA式可以由名词性、动词性、形容词性以及量词性语素重叠构成。如女女(女孩儿)、网网(网兜)、精精(过于精明的人)、猴猴(排行最小的孩子,小的东西)等。这些重叠词从语素义同词义的关系看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语素义和词义相同,如“网”同“网网”;一种是词义与语素义有联系,词义是在语素义基础上形成的新意义,但语素义清晰,语素义与词义所指之间联系明显,如“精”和“精精”是形容词转化为名词,由性状转指具有这种性状的人。从与普通话的对应关系看,其中不少词对应普通话的儿化词。在陕北人的乳名中,AA式重叠名词指小表爱的功能表现得淋漓尽致,常见的乳名如“兰兰、翠翠、花花、英英”等。乳名还可以按照排行来起,如“三三、四四、六六”等,但一般不太用其他单数构成乳名。

ABB式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A+BB”式,这是名词性语素A修饰重叠的名词性语素BB,属于偏正式复合词,BB本身可以单用,所以结构较松散,构词能力较强,如“点点”可以组成“雨点点、泥点点”,“褂褂”可以组成“汗褂褂(内衣背心)、毛褂褂(毛背心)”。这种类型大都能单说AB,ABB式与AB式的基本意义相同,同时带有小称义,指称客观上较小的或主观上认为较小的对象。另一种是AB+B式,其中BB不能单用,有两个小类。一类的AB是分音词,重叠的是“分音词”后字,重叠式与基式的基本义相同。如“圪拉”是“罅”的分音词,指略大的缝隙,“圪拉拉”指小缝儿;“卜浪”是“棒”的分音词,指木棒,“卜浪浪”指细而短的棍儿。另一类的BB同样不能单用,但AB大多不是词,个别是词,但不是名词,如“垫窝窝(最后一个孩子)、结嗑嗑(结巴的人)”等。

AAB式是偏正式合成词,即重叠的修饰性语素加上单音节名词性语素,B指类名,AA表示特点。如“颗颗药”,“药”是类名,“颗颗”表示药的外形特点,相对的是“面面药”;“瓶瓶酒”指瓶装的酒,对应的是“散酒”。有的A是名词性语素,有的A是形容词性语素,后者如“温温水、辣辣苗”。

ABCC式,AB是复合词,修饰后面的重叠式,实际上是一个双音节词加AA式构成新的词语,属于偏正结构。这类词结构也比较松散,构词能力较强,如羊粪珠珠、黑板擦擦、洋芋丝丝等。陕北有一道著名的小吃叫“洋芋擦擦”,就是“洋芋丝丝”沾上白面,蒸熟以后再炒。

除了重叠式名词以外,陕北话中还有大量的形容词重叠后缀,并带有鲜明的形象色彩和不同的感情色彩,构成A(格/不/忽)BB式形容词。如“—(格)生生、—汪汪、—(格)艳艳、—忽缭缭”等。又如常用来形容颜色的“白(格)生生、蓝格艳艳、红(格)丹丹”等。不同的重叠后缀往往具有不同的感情色彩,如“瘦(格)绫绫儿”形容瘦得很可怜的样子,“俊(格)也也”是很漂亮,“薄忽闪闪”是嫌太薄,“碎不落落”是很小有点不满意。

语言杂谭:谈谈陕北方言里的重叠词

3、重叠词在陕北作品中的运用

在陕北民歌和陕北文学作品中,重叠式词语俯拾即是。由于重叠式不仅具有同一音节复沓重叠的韵律之美,而且具有指小表爱的感情色彩,绘声绘影的形象色彩,因此备受信天游和其他信天游体式的诗歌、歌词以及散文的青睐。在信天游中,AA式、ABB式重叠名词和A(格)BB式重叠形容词交替出现,前呼后应,创造了独特的韵律和韵味,营造浓烈的气氛,充分展示了重叠词的超强表现力。如:“滚滚的米汤热腾腾的馍,招待咱游击队好吃喝;二号号盒子红绳绳,跟上我的哥哥闹革命;红豆豆角角熬南瓜,革命成功了再回家。”(《横山上下来些游击队》)

再如根据路遥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人生》主题歌《叫一声哥哥你快回来》:

上河里的鸭子下河里的鹅,一对对毛眼眼照哥哥,煮了那个钱钱下了那个米,大路上搂柴瞭一瞭你。清水水的玻璃隔着窗子照,满口口白牙牙对着哥哥笑,双扇扇的门来单扇扇开,叫一声哥哥你快回来。

歌词中“一对对毛眼眼、满口口白牙牙”用量词、名词的连续重叠形容陕北标准美女的姣好容貌;“清水水玻璃隔着窗子照”“双扇扇门来单扇扇开”刻画擦净玻璃、打开家门盼人归来的急切情态,动感十足。重叠词的连续运用,对听者的视觉、听觉造成强烈的冲击,使歌曲中饱含的深情直扣听众(观众)的心灵。看过小说或电影的人,只要听到这首歌,眼前就会浮现出在陕北的一个山沟沟里,刘巧珍在晨光中送别高加林时难分难舍的情景,每每让人潸然落泪。

需要指出的是,民歌和歌词中的一些重叠词,如“满口口、白牙牙”等,并非方言中的实际用词,而是歌者、作者根据韵律和表情达意的需要临时创造的,属于“偶发”的重叠词,是一种修辞手法。重叠词在陕北民歌中的重要作用,由此可见一斑。

综上所述,陕北方言的重叠词具有极强的情感化、形象化色彩。重叠词表意细腻、真挚,充满温情,用这种温情表达丰富的深层次的情感,或欢欣、或酸楚、或苦涩,表现了陕北人民的乐观、豁达和深沉。重叠词的大量运用为陕北民歌和文学作品增添了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鲜明的地域色彩。(作者:高峰 邢向东,分别系西安文理学院文学院副教授、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语言杂谭:谈谈陕北方言里的重叠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