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1949年西安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2018年10月10日 14:31:49来源:头条号 作者:長安县 浏览数:31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1949年5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兵团彭德怀部解放了西安及长安县的大部分,驻扎在西安的国民党部队—西北剿共总司令胡宗南本人逃至宝鸡,其29军残部和西安守备司令杨德亮部逃至南山,盘踞在子午镇南边的小五台山一线。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小五台山势险要,主峰五佛殿海拔1041米,各山头依次排列着玉皇楼、白衣殿、菩萨殿、正经殿、文殊殿、红萨殿、睡佛殿等九座寺院,庙舍宽敞,便于驻军。小五台山后的元灯台,海拔1217米,是这个区域的制高点,小五台西侧是西安通往陕南及川东的子午古道。所以说小五台“北临长安,为古都之要塞,南通巴蜀,扼终南之咽喉”,驻军于此,宜攻宜守,可进可退,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长安北片解放后,原国民党长安县政府大部分人员向我人民政权投诚,而伪县长杨志俭怀揣县政府印章,只身从县府驻地大兆逃到子午镇南豆角村,和家住在该村的县参议员肖志正等人在肖家四合院门前挂起了“长安县临时政府”的牌子。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反动军队与地方上的伪顽势力互相勾结,在山里山外抓壮丁、拉民伕、抢牲口、强征军粮,企图凭借天险,负隅顽抗,并借机策应西线马匪反扑西安。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西安解放后,胡匪军流窜各地,这些贼东西,受不了山里边的苦,拼命又窜出来,到处抢麦子、米面、油盐,连百姓吃的辣子、旱烟都抢去了。一位花苑村拉着骡子的乡农告诉记者,‘最可恨的是拉老百姓的牲口,拉去之后,起初是给他们运东西或者磨面,以后又叫老百姓拿银元、麦子去赎。赎吧,哪有银元、麦子;不赎吧,怎么做庄稼呢?所以我那怕受饿受累,也要将牲口拉出来,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藏’。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还有抱龙峪西岔口有个胡老六,年过七旬,无儿无女,夫妻相依为命。一次几个化了装的国民党残匪到他家里抢粮,谎称他们是“八路军”,憨厚老实的胡老六信以为真,就向他们控诉了小五台驻军的罪恶,骂驻军是“刮民党”“遭殃军”,结果这伙人恼羞成怒,露出真相,说胡老六“通共”,要枪杀胡老六,胡急中生智,以去山外女儿家给他们赶猪赎“罪”为由,老两口逃出山外。这伙人竟将胡老六的三间草房付之一炬,化为灰烬。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除了坑害群众外,反动政府并在子午镇城门上张贴布告,进行反动宣传,说什么:

共党叛乱,侵犯西安,杀人放火,罪恶滔天

本县政府,立志戡乱,原我同胞,捐粮捐钱

慰劳国军,英勇作战,严防奸细,勿听谣言……

气焰十分嚣张,用心非常歹毒。不消灭这股残匪,沿山人民就得不到安宁。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西安失守后,国民党并不甘心失败,胡宗南从兰州调集马鸿逵、马步芳骑兵部队,日夜兼程,向西安赶来。六月初已经逼近咸阳。小五台山残匪也从山上反扑到贾里村一带,妄图和马匪造成两面夹击之势。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在这个关键时刻,解放军华北兵团奉命入陕作战。为稳定人心,在舆论上压倒敌人,华北兵团刚一出发,新华社西安分社1949年6月1日就发布消息:

“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兵团完全解放华北后,奉命参加西北前线,为彻底、全部消灭胡马匪帮而战,已在若干渡口渡过黄河,先头部队抵大荔、渭华地区,数路大军正源源涌向西北原野,士气高昂,多受沿途人民欢迎。”

延安《群众日报》一日也发表社论说:“华北兵团的到来,无疑将加速全西北的解放,加速胡马匪帮的灭亡。西北战场两年多来,我军一直在数量上占少数,一直在以少胜多的形势上与胡马匪军作战,现在以少胜多的形势已经成为过去。”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华北兵团到达西安后,连夜布置防线,在西兰公路上挖壕沟、架铁丝网。6月11日马匪骑兵,气势汹汹,进攻咸阳,结果人被打死,马被绊倒,死伤甚重。12日、13日又连续打了两个大胜仗,当时《群众日报》报道:“我军三创马匪援部,歼敌六千,毙伤战马千匹。”在彻底地解决了马鸿逵对西安的威胁后,华北兵团61军181师集结在滈河北岸的贾里村、温国堡和山门口一带,准备随时出击,解放长安南线。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在小五台战斗打响之前,解放军和当地群众为这最后一仗作了许多准备工作,化装侦察、组织担架、协助运输。六月下旬,农村既要碾场,又要锄秋,劳力非常紧张。每天清早,子午镇的人市上都聚集着一伙打短工的庄稼汉。人们哪里知道,这些戴革帽、扛锄头的人中,竟有解放军的便衣侦察员。尽管敌军在各路口都设立岗哨盘查,可是还有的老百姓深夜跑到香积寺,协助我军绘制小五台山地形图。长安县解放区支前委员会更搞得热火朝天,据当时《群众日报》报导:“自6月7日至17日以来,已经动员大车300辆,担架850副,现已出发战区或在后方进行转运事宜,一农民告诉记者,只要咱政府分配下来的任务,我的儿子就可以去抬担架,场里的麦子我和婆娘收拾。”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七月十日中午,驻扎在子午镇老君庵的敌军正在开午饭,可是刚要揭开锅盖,就响起了紧急会号,官长说“北边有情况,要立即上山。”那些当兵的急忙在锅里挖了一碗饭,揣在怀里,就向山上跑。一辆拉面粉的汽车刚开出子午镇西门,突然引擎抛了锚,司机干脆给车上泼了桶汽油,点了把火,一时火光冲天,烟雾弥漫,自己趁机溜之大吉。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当晚解放军没打一枪,就控制了子午镇四个城门及大街小巷,接着向小五台山发起进攻。七月十一日清早,从正面进攻的我军,在位于子午镇以北一字排开的大炮的掩护下,已经逼近小五台,向上望去,前边是长约300米的开阔地带,而敌人居高临下,对此一览无余,我军稍有动静,敌人便集中火力,拼命还击。密集的火力网封锁着这陡峭的山坡,打得石头翻滚,泥土飞扬。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我军虽然发动了几次冲锋,但都难以通过。双方在激烈的对射中僵持了几个小时。约吃中午饭时,小五台背后的元灯台上空,突然亮起了几枚耀眼的信号弹,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原来昨晚我左翼部队绕道小五台东边十里的抱龙峪,此时已和元灯台上的守敌接上了火。元灯台是这个地区的制高点,山头仅有一座庙,守敌力量单薄。我军以多胜少,强行登山后,立即向小五台守敌发动猛烈进攻,这背后猛插一刀使敌人大为震惊,而正面进攻的我军看到信号弹凌空而起,信心倍增;顿时,嘹亮的冲锋号响彻山谷,战士们个个如虎添翼,在一片“冲啊”“冲啊”的呐喊声中奔向各个山头。此时要分散兵力对付我军的南北夹攻已为时过晚。敌人慌忙撤出阵地,漫山遍野地向小五台右侧的子午峪奔去,企图夺路南逃。可是刚跑到离山口五里的拐儿崖时,崖两边又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原来与东路同时,我右翼部队昨晚在占领小五台西边的青华山后。战士们翻山越岭、迂回包抄,已经占据了子午峪必经之路土地梁。看到已经陷进我军的包围圈,大部分国民党兵扔了武器,举起了双手;那些死心塌地的顽固派,硬要闯关而过,伤亡也就更加严重。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约到下午三、四点钟,小五台的枪声渐渐平息了,战士们押着一批又一批的俘虏向山下走来。子午镇的群众敲锣打鼓、担水送馍,热烈欢迎胜利归来的解放军。在俘虏行列里,有吊着胳臂的,有拄着树棍的,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军官像杀猪似地嚎叫着,几个老乡围上来一看,七嘴八舌地说:“哦,是他,活该,活该。”原来这个军官昨天早上还在子午镇卖歪耍横,他领着几个兵痞进了一家饭店,围桌坐定,把两颗手榴弹“咣”的一声蹲在饭桌上,吓得掌柜的炒了七八个菜,抬出一缸酒,才算没出啥事,可今天他却被流弹炸断了腿。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当时武占国团长英勇抗敌,半只手臂被敌军的炸弹炸毁,也没有半步退缩。张怀德营长在同敌军的作战过程中,身先士卒,肩膀上架着机枪冲锋陷阵,奋勇杀敌。我们已无法想象当时的画面会有多么震撼。

隔了几天,解放军在子午镇城隍庙门前的广场上召开了庆功会、追悼会。这次战斗消灭敌人3000多名,我军有28名战士英勇牺牲,他们的遗体分别安葬在鸭池口和北仁村革命烈士公墓。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这次战斗解放了长安县沿山百里地带,巩固了西安城南防线,也为我军进军陕南扫除了障碍。

解放后,长安县人民政府为纪念这次战斗,将小五台更名为“胜利山。”1956年清明节前夕,原长安县县委书记李浩率领全县7400多名青年在山上广栽青松翠柏,营造“共青团林”,以告慰长逝于此的先烈英灵。

那嚣张一时、为虎作伥的杨志俭、肖志正早在1950年镇压反革命时就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1949年长安县解放的最后一战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