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徐祯霞:探秘大秦岭

2018年12月09日 01:32:37来源:本站来稿 作者:徐祯霞 浏览数:244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生在秦岭脚下,长在秦岭南坡,貌似与秦岭很亲近,却一直与秦岭隔膜着,疏离着。正如少来往的邻居,我并不清楚他家里的样貌与摆设。多年来,我虽在秦岭群山中,却只能是坐井观天,面对冲天而立的秦岭,我既没有胆量,也没有勇气。一者,秦岭的高大巍峨与直耸云霄,让人觉得这实在是犹如一架天梯,只能望山兴叹;二者,少有同道者敢以身试险,我一介小女子如此,多数人亦如此。数年来,虽然对大秦岭屡抱好奇和疑惑,却终没有胆量和勇气深入其中,以解心中之悬疑。

无疑,此次穿越大秦岭,我是下了相当大的决心的,因为随行人多,我便鼓足了勇气。

我们是从秦楚古道的耍钱场开始徒步的。说到耍钱场,就不得不提到宋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这个耍钱场便是当年赵匡胤在没有当皇帝时耍过钱的地方。有词曰:“终南捷径”,说的便是这终南山。《新唐书·卢藏用传》记载,卢藏用想入朝做官,隐居在京城长安附近的终南山,借此得到很大的名声,终于达到了做官的目的。因此,赵匡胤来到这终南山,也是希望能寻得一条人生的捷径,而他后来投奔到郭威帐下,从此一举雄起,成了宋朝的开国皇帝,这是不是也是一条属于他的“终南捷径”呢?

作为秦岭主脉的终南山,确实有着很多不寻常的故事。李太白来过这里,王维来过这里,王莽、刘秀来过这里,甚至唐王李世民也来过。李太白留下了醒酒石,王维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佳句,孙思邈留下了晒药台……这巍巍终南山成了帝王将相文人雅士竞相到访的地方。一座山,因这些人而充满了传奇,一座山,又因为这些人,而余味悠长。

让这些人来往盘桓的,便是这秦楚古道。历史上,这条漫长的古道上,有运输军饷和传送文牒的快马,亦有驮运货物的骡车,有官商巨贾,亦有贩夫卒子,甚至还有一些挥笔走天涯的文人墨客。他们走走停停,时而观望,时而沉吟,留恋盘桓在这崇山峻岭间,将这终南山的风物与峻美揽于胸间。

道路多是不平的,青石夹杂着泥土,坑坑洼洼,高低迂回。我们便找来树枝当作拐棍,人手一根,作为依仗,一路攀登。这是一条通向山顶的路,沿途树木密密匝匝。秦岭是一个植物宝库,在这里,各类稀有树种、珍贵林木遍地都是。不说在这浩瀚无边的秦岭中,就是在我们沿途走过的路旁,便净是稀奇和新鲜,有遒劲茂盛的高山杜鹃,有细腻柔滑的红桦和白桦,还有冷杉以及稀有品种的松柏,等等。

山渐高,气渐寒,树也逐渐变矮。山下是高大的乔木,往上逐渐变成了一丛丛矮小的灌木。这些灌木苍劲挺拔,倔强地立在秋风中,像是一群群瘦小个子的老人,老而不屈,老而不馁,坚韧地挺立着。到了海拔2600多米以上的山顶,树已经无法生长了,就只有贴在山脊上的草。在终南山的山巅上,全都是草,形成了一个一望无边的大草甸,呈现出秋日里耀眼的金黄,若一条铺天盖地的黄毯,覆盖在这光秃秃的山梁上,让这高峻的秦岭顿显安逸与温和。

在终南山巅峰,我们看到了第四纪冰川遗迹。据考古学家论证,秦岭山地是古老的褶皱断层山地,秦岭北部早在4亿年前就已上升为陆地,遭受剥蚀;秦岭南部却淹于海水之中,接受了古生代时期的沉积。在距今3.75亿年的加里东运动中,秦岭南部隆起,露出海面。2.3亿年前,晚古生代的海西运动时,秦岭北部也崛起上升,至三叠纪时,因距今1.95亿年的印支运动的影响,秦岭与海完全隔绝,雄伟的身姿基本成形。进入中生代以后,秦岭林区以剥蚀为主,是周围低洼地区的供给地。距今约8000万年的燕山运动使秦岭形成了以断块活动为主的南北褶皱带构造格架,后又在喜马拉雅山运动的强烈改造下,最终形成了现今秦岭的格局。因此,秦岭的很多坚硬冷峻的祼石都呈现着喀斯特地貌的遗迹。

一梁之隔,山分两面,竟然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植被。南面是广袤无垠的草甸,北面却是遍地毛竹和灌木,高低错落,混搭成林,形成了“南草北木”独特的自然风貌,引得人们惊呼不已。这高高的山梁,既是黄河与长江的分水岭,也是秦岭南北的分界线。大自然真是神奇,造就万象万物。一山高低不同,分出万千景象,让人望物兴叹。站在这山巅,众山小去,若一个一个密密匝匝堆叠的小土包,唯我独高,真应了山高人为峰。人常说,好的风景都在人迹罕至处,确实如此,如果不走上这秦岭之巅,又如何窥得这大自然的千变万化与神奇莫测。远眺长安,楼房、道路、街市,竟然都在目力所及之处。能够望见长安,真好。长安,一个多么吉祥的词啊,它让世态安宁,让人心稳妥,让生活安定。

翻过山梁后,便看不见太阳了,整个山林便沉暗起来。随着海拔越来越低,树木又逐渐变得高大,只是,这边的林木又有些奇怪,兴许是常年不见太阳的缘故吧,林中潮湿,多蕨类植物,而且石头上长满绿绿的青苔。那些石头,体大且棱角分明。树丛中长满了青绿密集的节节草,绿油油,水汪汪,像韭菜,像稻苗,成片成片,分布在丛林和溪流两岸,与那些光秃秃的树木形成鲜明的对比。地下的绿植仿佛正处在春天,树上的天空仿佛又是在冬天,映出巨大的季节落差。溪涧间的水流竟然是丰沛的,发出淙淙的清脆的水声。水质清澈,但却异常寒冷,入手透骨。

突然听到一声狗叫,我正纳闷,在这样原始的丛林中,哪里会有狗呢?便有人说,兴许是哪个驴友带来的。果然,在不远处的稍平坦一点的丛林中,扎了几个帐篷,七八个人正围在一起,好像是在谈话,抑或一起吃着什么东西,狗在他们附近撒着欢,跑着,叫着。

愈至山下,喀斯特地貌愈是明显,大块大块的石头若刀切斧砍,若房子,若柜子,若帐篷,硕大无比,让人不得不惊异于大自然的神奇,让一座山呈现出这万千不同的样貌和姿态。在这秦岭之中,实在是蕴藏着太多太多的意想不到,而我们一行人所走过的路途,对于浩瀚深邃苍茫的大秦岭来说,只是冰山一角,但这已改变了我对于自然的认识和了解,更新了我的思维和视觉。一座山竟然可以如此丰富、如此变化多端、如此深不可测,如万花筒一般,让我眼花缭乱。

哦,美丽的秦岭!哦,浩瀚的秦岭!哦,丰饶的秦岭!哦,让我意趣勃发而遐想联翩的秦岭!

(本文刊登于2018.12.7《陕西日报》)

【作者简介】徐祯霞,女,笔名秦扬、徐祯燮,陕西省柞水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29届全国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冰心散文奖获得者,陕西省文化厅百名艺术人才。陕西散文学会理事,陕西散文乡土委员会副主任,陕西青年评论委员会副秘书长,商洛市青年作协副主席,商洛市作协理事。2008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迄今为止,已有1000余篇作品刊发《中国作家》《北京文学》《美文》《散文百家》《延河》《四川文学》《高中语文天地》《散文选刊》《小品文选刊》《海外文摘》《中学生文摘》《第二课堂》《思维与智慧》《百花园》《知音》《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文化报》《人民日报》及海外版等各类杂志、报刊,其中包括散文、诗歌、小说等各类文学题材,50余次获奖,公开发表作品300余万字,作品入选十多部散文选本,多次入选中学语文试题和中小学生教辅读物,出版散文集《烟雨中的美丽》和《生命是一朵盛开的莲花》。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