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三意社第八期学员赵晓岚采访实录

2018年04月03日 04:14:52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秦剧学社 浏览数:40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5年7月3日

采访地点:西安市赵晓岚老师家中

采访人员:古洋州

录音整理:曹佳

文字编辑:陇上一痴

名家简介:赵晓岚(1935—2018)秦腔著名旦角,陕西长安人,著名须生赵振华之女。1945年随吴立民学艺,后转入三意社第八期,师承吴立民、姚鼎铭、谢蔚霈、封至模、尚小云等人。扮相俊美,功底扎实,文武兼备,尤以武旦、花旦戏见长。常演剧目有《梁红玉擂鼓战金山》《穆桂英大破洪州》《杨八姐盗刀》《箭头鸳鸯》《红娘子》《黄河阵》《火焰驹》《凤仪亭》《锦绣图》《状元媒》《小姑贤》《拾玉镯》等。

以下为采访人员(简称“采”)与赵晓岚老师(简称“赵”)对话实录:

采:赵老师您是哪里人?出生年月日是什么时候?

赵:我是长安人,出生于1935年4月10日(农历三月初八)。

采:您是什么情况下学戏的?

赵:解放前,当时国民党的军队在西安成立剧团要演戏,挑伶人去给他们培养学生,把我父亲(按:著名须生赵振华)挑去了,当时一起被挑去的还有何振中、王天民、晋福长等。国民党的军队,不准和家里人通信,也不准人回来,等于就无影无踪了。我那时候八九岁,还有个弟弟比我小七岁,家里也非常贫穷,吃饭都艰难。我妈靠给人洗洗补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接到活儿挣到钱就能吃上一顿面条,没有活儿就只能饿肚子。我爸走了两年多没有回来,和我爸演戏的一个须生演员叫吴立民的到我家来看我们,到家里一看揭不开锅,由于我是老大,加之旧社会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我妈就让吴立民把我带去学戏。带到三意社以后,人家一看我又瘦又小,说:“老咓(乌鸦)都能抓走,这还能学个戏”?不要我。后来托韩辅华给人家说,让把我收下,人家要求写字据,学习三年,无尝演戏三年,一共六年期间没有钱。我妈一算,6年以后我16岁了,在那个时代也该嫁人了,就没有同意。后来吴立民出于和我爸的交情,加之生活实在太艰难,吴立民让我跟他学戏,他说他之前教过余巧云和另外一个女学生,叫我妈放心。我妈当时也拿不出来一分钱给吴立民作为报酬,就这样把我交给吴立民学戏。当时没有那么多讲究,也不叫师父,我就把人家叫叔。那时候没有剧本,开始学的时候就用口本传授。人家咋说,我就咋学,当时年龄小,记忆力也好,学东西很快。学了三四月以后,就开始演戏了,当时天已经冷了。演戏的地点就在三意社。我也不知道害怕,只感觉到冷,把我冻得打颤,观众看得都哭了。由于我爸是唱戏的,我从小在戏园子泡着,10岁正式开始学戏,接受能力也快,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了三四个戏。启蒙戏是《别窑》,下来是《三回头》和《断桥》,这几个戏都是吴立民教的。演了戏以后,三意社韩辅华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就同意把我接收了,苏育民社长把我的戏看了以后,给了我十块钱零花钱,把我正式收到三意社,还让我把他叫爸,把我高兴的跳呢。后来就给我排戏,有时候让我也给大演员穿角子,也没有固定工资,平时就给点零花钱。从1950年我和李夕岚去三原演出,开始给我俩记工资,每月30块钱。

1960年宝鸡留影(前排右一为赵晓岚)

采:后来还有哪些人给您都排过戏?

赵:给我排戏的都是名人,我拜过好几个师父。拜封至模是苏育民和袁多寿的介绍人,当时十二三岁,尽管磕头以后封至模没有手把手地教,但由于人家的教法比较高超一些,属于启迪式的教法,让我自己通过表情和表演来表现角色,叫我端椅子来感受如何在舞台上表演,让我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后来我的正式导演姚鼎铭,我把他叫姚伯。姚先生给我和李夕岚排戏的时候还鼓励我,说我聪明,学得快。再后来,我爸回来后还给我们导了八本戏,其中就有《八件衣》。

采:解放前您都演过哪些戏?

赵:那都演的是三意社的老戏,像《双刁传》、《大烟魔》什么的,当时就叫现代戏。我那时候在团里就有自己的专用头搭,一个三层的匣子,第一层放化妆品,第二层放黑头,第三层放头上戴的银货。当时有一个男旦在咸阳有两场演出,给我爸说,让把我的头搭借给他,在我不愿意借的情况下让他就提走了。后来我要演戏没有头搭,我就跑到咸阳问他要回来了。那时候演的戏很多,一个月30个晚场戏,29场都有我,白天有时候还要欢迎军人演出。武旦戏《红娘子》我连演80场,当时解放军从延安去兰州要路过西安,用《红娘子》给解放军鼓劲,天天演,后来把我演的说话都没有声了,最后还是苏社长把我送到上海学了一年声乐。后来李毓琳和王秀英上来了,我就慢慢退。比如,王辅生的《小姑贤》我原来一直演,后来我就让王秀英演了。

赵晓岚《红娘子》剧照(饰红娘子)

采:您父亲给您教过戏没有?

赵:我父亲给我教戏的时候,我都成熟了。三意社后来弄了个《九件衣》,我在里边演了一个角色,两年之后再演的时候,我把词都忘了。我爸当时是导演,看我把词忘了,也不理我,脸拉得很长,经别人说情,他才给我提词。《黄河阵》我演的三宵,当时没有演过武戏,扎了个势子不到位,由于我一直害怕我爸,也放不开,我爸就训我,我就哭了。后来姚鼎铭就劝我爸,让给我好好说。我爸开始是唱旦角的,后来自己改行唱生角,他记忆力好,肚子戏多,人都把他叫戏包袱,但是他演戏我不太看。

赵晓岚《打焦赞》剧照(饰杨排风)

采:文革后您都演了哪些戏?

赵:文革中我没有演啥戏,我和我爸去陕北了一段时间。回来以后,52岁就提前退休了。以前演过的戏就多了,像《梁红玉》《杨八姐盗刀》《三打祝家庄》《八件衣》《白玉楼》等。我是学得快,也忘得快,很多时候救场时,别人在后台念剧本,我就在前场听剧本往下演。有一次乔新贤演放饭,老旦好像忘了自己有戏,快开戏了还找不见人,别人就把我拉去救场,我没有演过老旦,现场别人给我化妆的化妆,穿衣的穿衣,刘养民给我现场说词,这就样把我推到前场演老旦。

赵晓岚《梁红玉擂鼓战金山》剧照(饰梁红玉)

采:请您谈一下苏育民先生演戏的情况?

赵:苏育民演戏好,52年北京汇演得的一等奖,过去演的打柴劝弟,现在谁演都不像,人家演的时候脸上脖子上胳膊上都化的农民的健康色,一出场就是通堂好。现在的演员把妆化成了像李彦贵一样的粉面生。还有《双刁传》,我在里边演的小女娃,苏育民把自己化妆的就很像那个角色。演《苏武牧羊》,我在里边演前边的赛喜君,后面演个“打雁”的娃娃旦,是个少数民族角色,这些戏苏社长都演得很好。

赵晓岚《穆桂英大破洪州》剧照(饰穆桂英)

采:说说三意社老人们演戏的情况。

赵:李正华的拿手戏《黄花岗》,哭七十二烈士,人家是真哭,有次去东关演,把自己哭晕了,赶紧抬下去抢救了,本来后面还有他主演的本戏《白玉楼》,换成了我和李夕岚的《合凤裙》。还有乔新贤,演戏规矩认真,确实好,《放饭》《祭灵》《背鞭》都是他的戏。自从有一个关于:“男不演女,女不演男”的讲话以后,谢蔚霈就不演戏当了教练,我唱武戏就是谢蔚霈一手教出来的,后来谢老师到戏校去了,我去看望他的时候,还给她带去了别人送给我的人参。50年代我和王辅生、李夕岚到咸阳演《小姑贤》,小姑说她妈的台词:“女儿放个屁你说香”。王辅生说:“放屁声大的”。把我逗笑把嘴捂住了。王辅生这下半天嗯嗯嗯,嗯个半天不得完,把我笑得腰弯着给观众个脊背,王辅生自己把自己也逗笑了,李夕岚在一边也憋不住笑了,三个人在台上笑得演不成了,台底下的观众也都笑得看不成了。

赵晓岚、严辅中《红娘子》剧照

采:赵老师您对自己的哪些戏比较满意?

赵:《杨八姐盗刀》《穆桂英破洪州》,由于我本身条件好,功底也扎实,所以我对我演的一些丫鬟戏也还都比较满意。现在也多年不搞这个,也不钻研,一辈子演百十本戏,现在连一段都唱不出来了。有一次到兴庆公园看我退休的师弟在那里唱戏呢,让我唱一段,我实在想不起来唱啥,最后唱了一段现代戏《三家春》。

田佐民、赵晓岚、肖玉玲《火焰驹》剧照

赵晓岚老师剧照一组

现代戏

花旦戏

青衣戏

老旦戏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易俗社第二期学生刘迪民生年考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