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尚友社第五期学员刘斌采访实录

2018年06月05日 05:16:45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秦剧学社 浏览数:38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4年1月14日

采访人员:张海峰

录音整理:风雨中的船 陇上一痴

文字编辑:陇上一痴

演员简介:刘斌,秦腔须生演员。1938年生于西安,1954年入尚友社学艺,工须生,师从阎国斌、李阔泉等。1956年响应号召支援玉门,1958年拜姜能易为师。1962年至平凉灵台剧团,后任业务团长,教练学生的同时兼演丑角。代表剧目有《逃国》《祭灵》《三滴血》《牧羊》《十五贯》等。

以下为采访者(简称“采”)与刘斌老师(简称“刘”)的对话实录:

采:刘老师,请介绍一下的您的籍贯及家庭情况。

刘:我是西安市未央区汉城乡东查村人,生于1938年11月3日(农历戊寅年九月十二)。我父亲叫刘文俊,是个小戏(注:木偶戏)演员,也算西安郊区有名的人物,唱旦角,代表剧目有《斩秦英》《双官诰》等几出戏,1952年陕西省文化厅曾经给他灌过唱片。我自幼受父亲的熏陶,也学了几板唱腔。在当地小学毕业后,正好西安尚友社招生,我父亲就让我去报名了。

采:选择学戏是出于什么考虑?当时考尚友社都要经过什么程序?

刘:学戏主要是受老人影响,从小喜欢。考尚友社经过了两次考试。第一次是现场演唱,会唱歌的唱歌,会唱戏的唱戏,我唱的是《苏武牧羊》的“汉苏武”这一板乱弹。下午看榜有我,通知几天以后再去考一次。第二次去唱了段《牧羊》,又唱了《二进宫》的杨侍郎唱段,第一次光看嗓子,第二次还带了一点说话,让你认院子里放的东西,主要是听发音。看榜的时候,榜上头一个写的就是我。当时录取了36名学生,24名正取,12名副取,通知8月26日报到。

采:正取和副取有啥区别?

刘:当时榜上就那样写的。上面写正取多少人,然后是名单;下面写副取多少人,后面也是名单。现在看来,相对于副取,正取就是在嗓门儿等各方面条件要好一点,大概就是这意思。我当时嗓子好,调也高,受父亲影响,会唱,不磕梆子、不撞板。后来刘茹慧早起练唱时还老喊上我,那时候大家都喜欢听我唱。

采:新生部管理是什么样的?练功都有哪些老师负责?

刘:当时管理很严格,社里在柳巷有个四合套院子,我们学生就集中在那里训练,除了饭时带我们上园子(注:即东木头市尚友社本部)吃饭,整天就是练功。刚开始,负责我们的是刘尚才老师,他是尚字科的学员。后来是阎国斌老师,主要教男角把子和身架,像大刀搜门、枪杆搜门、抖马、拉架子这些。杨金声老师给女角顺唱腔。我们在社里学习一年多后,来了个京剧教练李阔泉老师,给我们教耗腿、下腰、旋子等动作。练功的同时也上文化课,每天时间都排得很紧。

采:练功时有没有分行当?

刘:刚开始没有,练了一年多以后就开始排戏了。我考试时唱的须生,就给我分了《二进宫》的杨侍郎。

采:您对阎国斌、杨金声等老师有啥印象?

刘:他们都是尚友社的老人手。杨金声是西安旦角门里的名人,年龄比何振中还大。阎国斌人称“活关公”,红生戏很出名,我看过他的《挑袍》《古城会》等戏,架子功好,人也长得魁伟。阎老教我们很负责,那时候刚开始练功,他批评我身架不行,身上太垮。

采:56年支援玉门是什么原因?去了多少人?

刘:当时是国家号召文化支边,西安各个剧团都有支援。尚友社分了几摊子,主要去了汉中(注:后转宝鸡虢镇)和玉门,我们这批学生百分之九十都去了玉门,社里没留下几个。当时我还是学生队的队长,积极响应政策,见大家去我也就去了。一起去的有崔辅中、田昆、王群生、田振荣、张文华、姚中峰、姚根庆、秦木成、弓爱芳、刘华、徐勤、李清音等。到那边训练几年以后,好多同学都回来不去了,截止62年就剩我、秦木成、张文华等少数几个。这次去的还有易俗社的米钟华和三意社的徐元民导演。

采:徐元民和米钟华老师在团里主要负责什么?

刘:米钟华老师是编剧,创作过《石油之花》等两部有关石油城的现代戏。在易俗社时改编过《八义图》,给玉门市秦剧团演员队也排过这个戏,文革后又回了易俗社。徐元民老师是导演,给我们学员队排过《游龟山》《四进士》《凤还巢》等戏,一年后由于身体原因回了西安,后来去五一剧团当了导演。

采:你们到玉门后是什么情况?

刘:我们刚去的时候还是学生,剧团派了秦腔和京剧老师,一边督促我们练功,一边开始排戏。徐元民老师给我们学员排了四本戏,这时候我已经开始倒仓,所以这几本戏都没有我的角色。这种情况下,就把我调到了演员队穿角子、跑龙套。我也认识到了自己与同学的差距,于是开始着重练武功。每天晚上穿上靴子,把剧院电闸推上去,一个人在舞台上练,也吃了一些苦。剧团有个王景民老师,小名叫王金科,是唱花脸的,看我比较用功,单独给我练架子。大概一年后,我的基本功有了很大的进步,渐渐能翻能打,嗓子也慢慢出来了,王老师就给我排了须生戏《逃国》。

刘斌《逃国》饰伍员

采:这算不算您舞台生涯的第一出戏?老师对您有什么要求?

刘:是我的第一出戏,王景民老师等(注:示范)的动作,王新民老师和姜能易老师也指点过。王景民老师对我要求相当严格,扎势要又准又稳,扎不好,一脚就踢倒了,我自己也暗暗下了功夫。我父亲从西安捎来口条、靴子、板带、马鞭等,专门用来给我练功。这个戏排出来以后,在58年就演了,效果还不错。

采:您后来拜了姜能易为师?

刘:对。因为我自小懂一点铜器,有时还能在乐队敲个铙钹、手锣,所以踩铜方面没有问题,《逃国》这个戏没有带乐就直接演了,演出后受到剧团领导的表扬。58年的下半年,“传帮带”的口号来了,我就拜到了玉门三大胡子生(注:余景民、王新民、姜能易)之一的姜能易老师门下。

采:拜师后,姜老师都给您排过哪些戏?您对姜老演戏有什么印象?

刘:老师给我排的戏不少,像他唱的戏都给我教了,像《祭灵》《释放》《杀驿》《烙碗计》等;老师参与演出的一些本戏我也学了,像《三滴血》的周仁瑞、《游龟山》的田云山、《回荆州》的刘备、《出棠邑》的伍员、《大报仇》的刘备、《黄金台》的田单、《忠保国》的杨波、《玉虎坠》的冯彦等。有时老师不上,我就顶上去演了。

老师演戏表情好,情绪准确,唱腔圆润。他的戏我们学生、包括演员都爱看,我拜他为师也是崇拜他的艺术。老师的《祭灵》《释放》《杀驿》《烙碗计》等戏都非常好,本戏像《游龟山》里田云山的白口,真是抑扬顿挫,一字一句都很赢人。

玉门剧团演出米钟华改编《八义图》剧照,姜能易饰公孙杵臼、王景民饰屠岸贾、王新民饰程婴

采:参加省上汇演是什么时候?

刘:1960年,甘肃省青年演员汇演。当时玉门排的是《三滴血》,我演周仁瑞。演出后,简报当时就出来了,受到了表彰,后来给几个主演也发了优秀奖章。汇演还没结束,我们就接到上级石油部的紧急指示,准备去大庆油田慰问演出,全团就撤回去了。

采:您什么时候回西安结的婚?到灵台剧团是出于什么考虑?

刘:去玉门以后有好几年都没回过家,60年慰问大庆结束以后路过西安,才回去看了一下。62年国庆节回西安结的婚,我老伴也是唱戏的,西安人,是在我后面去玉门的学生。结完婚就没上去。

到年底的时候灵台剧团来西安接演员,我就去了,在那儿唱了四天戏,就把我留下了。那时候年龄也小,也不知道哪个是国营剧团,哪个好,就是觉得灵台离西安近,能照顾老人。现在看的话,灵台剧团和玉门相比,在各方面都是有很大差距的。

采:当时灵台剧团是啥情况?

刘:60年的时候,灵台、泾川、崇信好像合并成了一个剧团,62年又分开了,所以需要演员补充进来。我去的时候,团里能演的戏也不少,有老艺人,也有青年学生,每天晚上都有挂牌演出。

采:后来灵台剧团又合并到平凉了?

刘:到了64年,全平凉地区整编剧团,整成了四个团,平凉为第一团,另外还有华亭、泾川,我们灵台好像是第四团。没过几天,又把我们集中在一起开始整顿,互相揭露问题,下放的下放,调工作的调工作。整顿之后平凉地区又成了两个团,一个秦剧团,由老艺人组成;一个陇剧团,由青年演员组成。

在整编过程中,因为我是年轻人,刚去不久,也没啥问题,有人就推荐我去陇剧团给大家排戏。我当时不同意,不接受这个工作,最后领导硬让我干,工作任务出来以后,导演写的我的名字,没办法只得干。当时已经是演现代戏了,排了个陇剧《彩虹》,领导觉得还不错,就把这四、五十名青年演员都交给我了,专门谈话让我训练他们。前后排导了《第一个浪头》《红色娘子军》《江姐》等几本陇剧现代戏。

采:从台前转到幕后,心理有没有落差?

刘:当时年轻,也没有太多想法,就凭自己以往在舞台上演戏的感受和对人物的理解去导。

采:什么时候又回的灵台?

刘:那时候我还比较红火,地区文化部门领导都看得起我,在年轻人当中大家对我印象也不错。有一段时期,全国文艺界都在学习乌兰牧骑模式,地区宣传部长领了一班人到兰州去观摩,其中剧团去的就是我。我这个人说话不保留,也看不清当时的方向,大家问我的时候我说:“那不行,十几个人在那跳个舞,说个快板,拉个独奏曲就算一台节目?咱的秦腔都发展到啥程度了。乌兰牧骑尽管是个方向,但它只适合边远山区和草原地带。”这话触犯了当时的政策,文化处长批评了我,认为我撞了毛主席的政策。后来全省都走乌兰牧骑道路,每个县都有一个小型的宣传队,因为我是由灵台上去的,就原把我分回灵台了。

采:这个宣传队存在了多久?

刘:当时带了十三个人,成立了灵台县乌兰牧骑宣传队。到69年就撤了,几个老演员被下放回家,剩下的安排到各单位,大部分去了工厂,把我一个留在了文化馆。因为此前我是宣传队的队长,就留下来搞农村文化,在这儿一直待到文革结束。

采:文革中您有没有受到迫害?

刘:文革开始后,我们在平凉被整顿了103天,当时胡乱揭发,把我打成“黑帮”了。最后也没啥依据,没有受到太大批斗,只是在班组会议上给我提了些意见。平时就是劳动,参加不上积极分子的活动。

采:文革后期,县上又让您重组剧团?

刘:文化大革命后期,县上叫我重新组织剧团。此前我给一中的学生排过戏,其中有几个会拉会唱的,又从社会上招了一些人。刚开始先排现代戏的小节目,后来人排了《粮食》《朝阳沟》等几本比较大型的现代戏,有时去农村演出一下。

恢复古典戏以后,第一个排的是《逼上梁上》,演出以后又相继排了《十五贯》《三滴血》《回荆州》《忠保国》《玉虎坠》《烈火扬州》等传统剧目。

采:姜老师教过的戏有没有给学生传下去?

刘:根本没有时间。我不光排戏,还要演戏。开始的时候没有老戏演员,小娃娃们功底还不够,《逼上梁山》就由我演的林冲。排《十五贯》的时候来了两个老演员,没人演丑角,我就演娄阿鼠,我这个娄阿鼠还挺受观众欢迎的。像《玉虎坠》,我可以演冯彦,也可以演贺其卷,反正缺啥演啥,哪个行当没人就顶上去。

采:您培养的学员大概都有哪些?

刘:第一次团里收了二、三十青年学生,排练出来了几个,像现在省秦的贺忠宏,平凉地区剧团的王亚平、贾小菊,灵台剧团的马有祥等。现在留下的不多,有些从陕西招的娃娃都回去了,还有些改行了。

当时我是全面地教,排的本戏较多。因为当时我是剧团负责,内外事都比较忙,没有专门培养谁,排的折戏也不多。好像给贺忠宏教过《祭灵》《杀庙》《拆书》,给马有祥也排过戏,学生中胡子生主要就这两个,有时给旦角也排,大概排了六十多本戏,最低标准每年也得排四、五本戏。我怕排戏速度快,对团里要求也高,大多数时间晚上都在加班排戏。

采:这些学生后来演出效果怎么样?

刘:这批学生都很不错,阵容整齐,都能翻能打、文武不挡。像《烈火扬州》《破宁国》《金沙滩》这类文武带打的戏还曾经轰动一时,我把他们带到宝鸡、凤翔、平凉、静宁、庄浪、庆阳、白银、兰州等地卖票演出,每到一地都能演一月多天气。尤其是《金沙滩》《大报仇》等男角戏,很受欢迎,像贺忠宏的《临潼山》当时在兰州就唱出名了,我认为那时候我的学生当中优秀的比较多。后来我也离开剧团了,好多娃也都改行了,我就不知道后头的情况了。

采:您是哪一年退休的?

刘:89年下半年我就提出退休,90年就完全退了。之前已经把家安到了灵台,这时候老人都已经下世了,有人建议我回西安,老伴也愿意回来,因此退休后我就回来了。

当时退休我是有怨气的,所以51岁就走了。我在灵台剧团负责时间长,虽然是副团长,但一切事物都我管着呢。我这个人对工作认真负责,但性格有点暴躁,容不得其他人对待工作有马虎,因此得罪了些人。再一个,对上头的领导我也有点看法,他们说话都说的外行话,对秦腔根本不懂,又爱听个别人的反映,下来胡乱指责工作,我有时会顶撞他们。我觉得我是一心一意为工作,是为剧团负责,但由于有些人打个小报告,领导就把我调到文化站了。我走了以后不到半年,剧团管不住了,领导又来做工作,把我再调回到团里。我回去以后刚把剧团搞得有点起色,又有人背后捣鬼把我弄下去。实际上我啥问题也没有。说个笑话。我有时叫厨房师傅切一盘红萝卜丝,和几个老同事聊天下酒吃,红萝卜平凉那时候八分一斤,能值几个钱?就把这都反应到县长跟前了。县长下来,认为这是多吃多占了。但是剧团离开我还不行,就这样三番五次来回折腾,大概有四、五回,平凉地区有个专员说“灵台县打不倒的刘斌”。最后,县长、书记来找我谈话,我都懒得理他们了,谁也不用做我的思想工作,我不弄了。我折腾不起,剧团也折腾不起了。

采:退休之后的生活怎么样?

刘:退休之后,我就在西安唱自乐班了。过去我在西安演《逃国》,阎国斌、康正绪、刘光华等前辈看了都是很赞赏的,所以城里的名家我也不怕,也敢在名家跟前唱。现在儿子都安顿好了,孙子也大了,我心情很好,很高兴,也很满足

刘斌《祭灵》饰刘备

采:后人有没有从艺?您都录过哪些音像资料?

刘:大儿子刘晓军小时候我俩顾不上管,就放在团里穿角子,后来跟着学了点。娃嗓子不行,因此演的丑角,我回来后没看过娃演戏,听说还可以。文化体制改革,也退休了,他年龄不大,但工龄够了,现在返聘在团里。他媳妇也是唱戏的,两口子在剧团工作能力都不错,担任主要角色。其他两个儿子都没有从艺。晓军的儿子在我跟前看大的,现在高三毕业了,马上考大学。

这次小张同志要录我的《祭灵》,那天嗓子不太好,唱的不理想,但总算听到自己的戏了,以前从没听过自己唱戏。我一辈子没有看过自己录像,听别人说我的动作比较好,自己也不知道咋样。1960年汇演的时候,甘肃省台录过《三滴血》的音,再后来在兰州演戏时,广播电台录过《祭灵》和《牧羊》,那段时间每天卖票演出,因此嗓子有些沙哑,效果也不太好。

有些朋友劝我,认为我还学了些东西,应该留点资料。我总认为自己是个唱戏的,社会地位非常低。我给儿子说:不准后代再从事这一行,也不让孙子参与唱戏的事。所以,就不给自己留资料了。我弄了一辈子,现在不太喜爱这个行当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尚友社第五期学员杨晨采访实录 下一篇:尚友社第四期学员李宝珍采访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