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秦腔著名须生阎瑞民采访实录

2018年04月30日 12:46:18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秦剧学社 浏览数:29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6年4月2日

采访地点:渭南市阎老师家

引荐人员:张力

采访人员:古洋州

录音整理:福临

文字编辑:陇上一痴

阎瑞民《梅伯闯宫》饰梅伯

名家简介:阎瑞民,秦腔须生、老生演员。1938年生于陕西礼泉,1953年入正俗社学艺,师承李琼钟、李正民、田正志、李正福等人。1955随团转入铜川,为该团须生主演,1964年调入渭南地区秦剧团。常演剧目有《赵氏孤儿》《玉凤簪》《十五贯》《苏武牧羊》《杀驿》和新编历史剧《司马迁》《王鼎尸谏》等。

以下为采访者(简称“采”)和阎瑞民老师(简称“阎”)对话实录。

采:阎老师您老家是哪里的?

阎:我是咱陕西礼泉县的,要过去说就是礼泉县史德乡,现在叫史德镇,我们村名字过去叫陈迪村,现在叫八一村。

采:您是1938年生人?

阎:1938年阴历7月26日出生的。

采:当时学戏是因为爱好,还是因为家庭原因?

阎:我是怎么学戏的呢,我们村里原来有个自乐班,打鼓拉弦的人才都很齐全。刚一解放,自乐班就开始活动了。我没事了就跟业余的老师学戏,当时有一个叫周炳宽,小名叫明舟,我跟他学,先后唱过《虎口缘》《三回头》《柜中缘》等戏。小时候嗓子好,大家都很喜欢,搭红的人也很多,在当时还小有名气。

采:您上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阎:我也没有上什么学,在旧社会上了几天,差不多上了一个月就回去了。后来到51年,听说我们史德镇有个完小在招学生,我们一起的几个小伙伴拉着我去考试,没想到还给考上了。老师都认得我,说这娃还可以,就留下唱戏。学校有个陈生元老师,写了一些配合当时政策的戏,经常组织学生演出。我们白天上学,晚上学戏,当时专业剧团的晁天民(男旦)、白清福(丑角)都来学校给我们教戏,我的《断桥》就是白老师给我排的。

采:那您什么时候到了专业剧团?

阎:到了53年正月,我们村有个二婚媳妇叫罗玉琴,她会唱戏。她是谁的孩子呢?是西安易俗社赵晋国的儿媳妇,赵晋国儿子去世了,就把儿媳妇认成女儿了,后来嫁给我们村我一个叔了。她说我把你领到西安学戏走,我说那给村里人说一下,她说不用说,我们偷偷走。我就跟着她到了西安,到西安就在赵晋国家里住着。他家住在西安开通巷,是个大院子,里面住了十几户人,里面有个姓关的邻居,就说把这娃领到南头任阁臣那去。任阁臣是正俗社第二代的社长,也住在开通巷。正俗社第一代社长是毛大爷,毛大爷不弄了,把正俗社的底子转给他。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任阁臣把正俗社给卖了。解放以后,有些演员找他,就把正俗社又成立起来了。姓关的这个邻居就给任阁臣打电话,说:“礼泉这边来了个娃,想学戏呢,你把娃看一下,如果可以就领到社里去。”任阁臣说:“好,那今晚咱们巷子有人结婚呢,有自乐班,把娃领过去叫唱两段,我听听怎么样。”我是正月十四去的,正月十五开通巷有人结婚,结婚就有自乐班唱戏,我就唱了一段《三回头》,唱了一段《断桥》。唱完这两段以后,任阁臣老汉说:“对了,给他不唱了。明天爷把你领到社里学戏去。”我说我还没有拿被子,他说那你回去拿去,拿来了我领你过去。这我就准备回去,还没有回去呢,我们村里的三个人(村长、自乐班负责人和自乐班打鼓的)就来西安了,就找到了赵晋国那里。因为我一走,村上就没有办法演戏了,离我们村一里路有个鲁义民,是易俗社的男旦,解放后当教练了。我们村里人首先跑到易俗社找鲁义民,鲁义民领到赵晋国跟前,一看我在这呢。他们就说:“你这娃跑这弄啥呢,往回走。”最后答应,回去让村里给我些钱,给些粮食。这样,正月十六我就跟着他们回去了,回去后村里就给我了八斗麦子、二十万元(那时候用的老钱,二十万元就相对于二十块钱)。到了正月二十几的时候,赵晋国的老伴就来我们村里看女儿,就是罗玉琴,罗姨就把我叫过去了,说:“你婆(奶奶)来了”。赵晋国老伴就问我:“你不是回家拿被子了么,怎么一回来不回去了?”我说:“村里不叫走。”她说:“任阁臣老汉把你问了几回了。”我说:“那咋办,那咱可走。”这下更不敢明目张胆的走了,为了避人耳目,我爸就把被子装在背篓里面在前边走,我就在后面跟着。走了很远,才跟婆一起坐上车,就回了西安了。到了西安以后,第二天就到南大街正俗社了。

阎瑞民(右)、左福成清唱演出

采:那时候家里也支持您学戏吗?

阎:家里支持,我爸给我送的被子么,家里肯定支持。主要那时候家里也很贫穷,兄弟姐妹多,负担很重。你想想,那时候屋里六口人只有一个被子,就可以想象贫穷到啥程度了。

采:您说这个时候的正俗社,是任阁臣后来二次组建起来的正俗社,您能不能就这个当时的情况再跟我们讲一讲。

阎:这个时候任阁臣不是经常来,偶尔过来看看,就把能演戏的娃们领去吃个馄钝。那时候来教戏的人比较多,李正敏也经常来呢,《玉堂春》等好几个戏都是李正敏给排的。我们这一班学生有40多个,都是陆陆续续收来的,除了我,还有张慧霞、李守玲、王瑞华、康建中、康建国、徐庆华、安泰中、魏洁民、王培华等人,我们白天练功,晚上穿角子。

采:当时正俗社的大人演员都有哪些?

阎:大人演员有陈振民,小名叫满豆,在耀县很有名,这是唱须生的,他身架不太好,但是嗓子好。李正民,是全能须生,能翻跟头,最拿手的是《临潼山》《抱柱子》《太和城》这一类的戏,他演《太和城》我还给配过要离。高兴基,须生,个人不高,演《逃国》《双背鞭》这一类箭衣、道袍戏非常好。还有马正辛(丑)、杨正福(小生)、杨正西(花脸)、李正福(须生)、靖正铭(老旦)、高集华(正旦)、周天保(花脸)。演员也不少,主要还是我们这班学生。当时说:“《秋江》《金凤》《白蛇传》,《牛郎织女》《劈华山》”,正俗社的几个拿手戏,都是我们学生主演的。

采:你们学戏是怎么安排的?都有哪些老师给您排过戏?

阎:我原来在村里是唱旦角的,进社后老师说你将来是个大个子,就唱须生。到正规剧团以后,那就从头再来,坚持一天三趟功。早上天不亮就起,练到九点就吃饭,吃完饭就开始走身架,身架一走,休息。12点起来再练功,练完功以后老师给你排戏,排到四点。四点以后,再走身架,身架走完以后化妆,就开始准备演出。

我第一个启蒙戏《牧羊》,是李琼钟老师给我的排的。李琼钟是刘毓中父亲刘立杰的学生,在解放前红过一段时期,是昙花一现的演员。为什么李老师演戏时间不长,因为没有嗓子了。秦腔老生有两种表现手法,咱也没有见过木匠红、和家彦的老生身架,你看刘毓中学他父亲,就是随和的老生身架,李琼钟老师和他是一派。李正民是和家彦的学生,这一派腿是直着往前走。李正民老师给我排过《徐州革命》,我演徐达,还排过《取都城》,我演刘璋。田正志老师和张正中老师给我排过《放饭》,田正志老师也是没嗓子了,乔新贤的《放饭》就是过去他给排的。李正福老师给我排过《王廉哭五更》,本戏叫《玉凤簪》。

阎瑞民《苏武牧羊》饰苏武

采:这个本戏您演过吗?

阎:经常演,《玉凤簪》跟《法门寺》内容很像,过去是我的拿手戏,现在基本都失传了,就演折子戏《王廉哭五更》了。

采:那您当时学戏多长时间就演出了?

阎:我在正俗社,是正月去的,一个多月就开始上了台了,跟班学生就是出台快。先演《牧羊》(带《打雁》),下来就是《黄鹤楼》,王瑞华演周瑜,我原来叫阎军贤,进社后改为阎瑞民,演刘备,康建中演赵云,康建国演鲁肃,连起来是“中华民国”。

采:那您在正俗社学了多长时间?

阎:我到正俗社是53年,55年的11月25号,把正俗社给了铜川了,我就跟团到了铜川,56年就毕业了。

采:您回忆一下当时从西安到铜川的情况。

阎:渭南过去有个桥惠商店,那里头有个剧场,我们从55年的正月初一开始,就在那里演戏。演完了以后,就到铜川去演,当时铜川只有豫剧,没有秦腔。我们演了之后,铜川文化局的牛局长带了几个干部看戏,看后就说这拨学生还好,把你这拨学生给我铜川。那时候剧团老师,还有年纪比我们大的这些人,就争着抢着要留到铜川,因为会给安家费之类的补助。铜川方面几次派代表到西安来,和任阁臣社长、西安文化局谈好了。11月25日我们在淳化石桥镇演物资交流会,铜川来了五辆大卡车,连人带箱子就全部就拉到铜川去了。

采:当时去了多少人?

阎:大大小小六七十人,光我这学生就三四十,还有大演员、乐队、管箱、行政人员。

采:那他们要给人家任阁臣出钱吧?

阎:任阁臣原来很有钱,曾经是国民党的一个连长(或者营长)。据听我老师讲,任阁臣最初跟着个裁缝做学徒,那时候家里条件也不是多好,村上有一个大财主,把他的地讹了,把他家人可能也打了。任阁臣就不跟裁缝干了,出去当了兵,后来带了一排人回来了。白天没有进村,等到了晚上,就说不准打长工,不准打年纪小的,其他人就往完打。最后把那财主家人都打完了,他就把家产得了。后来他带正俗社,到45年,把剧团给弄散了,盐店街的半个街(正俗社产业)也给人家卖了,所以有钱得很。

后来到61/2年的时候,任阁臣家产都没有了,生活很困难。老汉意思,给这社里也付出过么,箱子什么都是我掏的钱,给我也没有任何回报,也没有领过工资,就来剧团要钱了。他一来,剧团这伙就给我说:“你去,把你任爷招呼上,你跟你任爷熟。”我就把老汉招待着,他爱吃大肉煮馍,天天大肉煮馍,老汉待了五六天,他吃我也跟着吃,那时候两毛多钱一碗,剧团掏钱。最后,他也没有得多少钱,回去的时候给老汉拿了300块钱。

阎瑞民主演《赵氏孤儿》VCD封面

采:您再讲讲剧团到铜川以后的情况。

阎:到铜川以后,市上领导也比较重视,经常来看。排戏方面,在演古典戏的同时,演了些现代戏,当时影响较大。到了56年,下放了一批老人,像杨正西、鲁正昌、马正辛等,这都是正俗社那些老人手。就给人200块钱,拿几个蒸馍就回去了。1963年,铜川跟耀县合团了,这时候又走了一批人,像田正志、李琼钟、李正民,他们都走了。

采:您当时在铜川剧团都演了哪些戏?

阎:那演的戏太多了,主要像《黑叮本》《王廉哭五更》《还我河山》等,现代戏有《矿海乌龙》《红松林》,是得过奖的,还有很多现代戏都想不起名字了。

采:您是哪一年到的渭南剧团?

阎:63年6月3号,铜川和耀县合团了,合成渭南专区秦腔第四团。到了年底,也就是64年的元月份,渭南要排一个《银光重放》,让我演个队长。就从四团把我借来了,还从大荔借来了贠安民,从临潼借来了董英丽,从蒲城借来了赵景辉。当时有个现代戏汇演,把我们借来的,演完以后,就不叫我走了。

采:其他人就都回去了?

阎:贠安民也留下了,赵景辉、董英丽都回去了。

采:不久传统戏就禁演了?

阎:64年的下半年就禁演了。

采:之后现代戏演了哪些?

阎:像《刘淑贤》《张秋香》这一类的戏太多了,接着就是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我演的杨子荣,《红灯记》我演的李玉和。

采:传统戏恢复以后,又开始演您原来的戏?

阎:对。传统戏第一个恢复的是《十五贯》,我演的况钟,第二个恢复的是《三滴血》,咱这个团里没有丑角,我演的晋信书。丑角戏我还演过《屠夫状元》和《母老虎上轿》的丑县官。最后到西安汇演排了《司马迁》,我演的司马迁。

阎瑞民《母老虎上轿》饰丑县官

采:《司马迁》是哪一年演的?

阎:1978年。这个《司马迁》可以,里头有戏呢,本子是樊仰山写的。解放战争开始的时候,这老汉是《西京平报》的主编,胡宗南进攻延安,他写了一篇社论“一定打到延安去”。就因为这,解放后被判了死刑。63年在玉祥门外枪毙一批人,名单上就有他,但当时把他留下了,后来在监狱里面写的《司马迁》。这个戏我们在省上参加汇演,反响很好,陕西省录制百名秦腔演员唱腔,其中就选取了我在这个戏里的唱段。

采:您哪个戏在文化部获奖的?

阎:《王鼎尸谏林则徐》,这是金三角汇演得的一等奖,当时叫优秀表演奖。1992年先赴北京演出,回来以后在西安办了个河南、陕西、山西三个省金三角汇演,获得了优秀表演奖。

采:您是哪一年退休的?

阎:那就到了98年,60岁退休的。

阎瑞民(右)《苏武牧羊》饰苏武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集义(尚友)社第二期学员朱尚玉采访实录 下一篇:秦腔著名花脸左福成采访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