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胡搅胡,汉搅汉”,陕北俗话道破了古代民族交融的真实状态

2018年12月04日 09:03:56来源:书房记 作者:鲁翰 浏览数:29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中国古时候的王朝,为了争斗和占掠疆土那都是“贪大不嫌多”,就拿夏商两个朝代来说,核心“大本营”也就在如今的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等地区,地理上叫“中原”,名头上则自称为“华夏”,华夏”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周朝,最早见于周朝《尚书·周书·武成》:“华夏蛮貊,罔不率俾”。

“胡搅胡,汉搅汉”,陕北俗话道破了古代民族交融的真实状态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贪大又要咬烂,只能是凭借诸侯分封制来逐步管辖掌控、开疆拓土或者防范周搭围圆势力的觊觎和入侵。这样为了跟四围大大小小的诸民族明确区分,于是按照方向和地理位置分别将他们称作东夷、南蛮、西戎、北狄。

就此从胡人说开,那么胡人究竟是个什嘛样的种族呢?

胡人最起码长着络腮胡子的人。

著名作家阿城在他的《闲话闲说》里谈到,“汉族种性的纯粹,是很可怀疑的,经历了几千年的混杂,你我都很难说自己是纯粹的汉人。在座有不少华裔血统的人,生来长连鬓胡子,这就是胡人的遗传。”

“胡搅胡,汉搅汉”,陕北俗话道破了古代民族交融的真实状态

胡人原说的是中国北头的蒙古高原地区的游牧族群,先秦之前中原称呼他们为北狄,而秦汉时期塞北让强悍的匈奴一统后,汉人统称他们为胡人。《汉书·匈奴传》记载,匈奴人居然也自称胡人:“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不为小礼以自烦。”

“燕支常寒雪作花,蛾眉憔悴没胡沙”。中华“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就是西嫁匈奴王呼韩邪单于,应该就在“没福鬼儿”汉元帝刘奭(公元前33年)手上。

问题是除了各民族之间尖锐的挣命对抗之外,民族自己里面往往也你死我活地“窝里斗”。以后由于匈奴内部“辡裂子”,弟兄骨肉之间“咄眼窝见不得”,于是又分为北匈奴和南匈奴两拨。

“胡儿十岁能骑马”、“胡天八月即飞雪”、“胡妇美如花,当炉笑春风”……随着北匈奴败北西迁,留在蒙古高原的南匈奴逐渐被汉化,之后接踵崛起了鲜卑、突厥、蒙古、契丹等游牧民族,在血统上其实都是他们的后裔。

“胡搅胡,汉搅汉”,陕北俗话道破了古代民族交融的真实状态

总之,所谓胡人,总体上是一些个喜欢骑马征战与结邦结盟的混合游牧民族,是以“倾江山”的名义纠集起来的民族集团而不是同种族群。在各个历史朝代对北方少数民族的称谓已然还有譬如北鞑子,鞑靼,北蛮子,北夷等等。

中国历史其实是一部复杂的人种融合史。

历史上汉民族最大的一场灾难就是“五胡乱华”,因着西晋王朝皇族内部倾轧的“八王之乱”,匈奴、鲜卑、羯、羌、氐等五个胡人大部落趁乱反叛,互相厮杀,战乱连连;到公元316年,西晋灭亡。特别要记的一笔是,中华历史上最野蛮、最残酷、最广泛的“人吃人”现象,就是在这一时期,就是胡人干的。以致于“中原陆沉”,使得汉民族几近毁灭。然后像母猪奶头子一样,大小各族和汉人在华北这个圐圙先后建立起了十几个强弱不等、林林总总的“国家”,竟然长达300年的动乱和分治,史称“五胡十六国”。

胡汉水火不容的一百多年之后的公元471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即位,出于缓和民族矛盾和政权稳定的目的,作为一个鲜卑帝王,亲自主持实施了一揽子“亲汉”的举措,禁胡语,学汉话,穿汉服,改汉姓,推行胡汉通婚,两族在不断的通婚中逐渐融为一体,亲如一家,客观上促进了民族大融合;同时也为大唐的出世,奠定的思想基础。这就是著名的“孝文帝改革”。

“胡搅胡,汉搅汉”,陕北俗话道破了古代民族交融的真实状态

历时289年的唐朝,博大开放、汇纳百川,唐太宗“车轨同八荒,书文混四方”的追求,使得从习俗风尚到政体思想,每每体现出胡汉交汇和中西贯通的多元文化特征。唐代就这样登攀到封建社会的峰顶顶。

中唐诗人元稹,风流倜傥,大名鼎鼎,查一查他的血统来路,居然是北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的第十世孙,绝对的鲜卑人种代啊。可是你瞅睨瞅睨人家他写下的诗,满不是那么回事情,打得就是老祖宗的脸。

自从胡骑起烟尘,毛毳腥膻满咸洛。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火凤声沉多咽绝,春莺啭罢长萧索。胡音胡骑与胡妆,五十年来竞纷泊。

回过头来我们不妨追溯一下华夏民族的家世。远古时,黄帝炎帝以蛮族身份打败了当时的龙头老大蚩尤。夏朝时,商是以东夷蛮族的身份入主中原。商朝时,周又是以西戎蛮族的身份坐朝。如果以此作为“华夏族”起源的谱牒的话,经过西晋后期的五胡乱华跟北方十六国之乱,汉人由两千万应该下降到了不足六七百万。隋唐两朝的皇亲国戚淡淡酽酽都是带有胡人的血统;后来的五代十国、唐晋两朝哪个不是胡人“立塔”的?这期间究竟有多少胡人融入汉人?金元满清的治国何尝不是杀人如麻,荼毒汉血?曾经的华夏族人头数还会有多少?

认真起来,我们一向叼在嘴上的引以为傲的所谓汉民族,在人类学层面上其实是个大概念,相对概念。

“胡搅胡,汉搅汉”,陕北俗话道破了古代民族交融的真实状态

因此所谓的汉民族,只不过是以文化基因和传承被近现代民族学意义来定义的民族,只不过是因为血缘、生产和生活、语言、文字、民俗、政权、宗教以及历史认同感等杂糅合并而成的一个种族集体罢了,顶多称呼个“汉民族共同体”,倒还不走样。如果拿单纯的血统和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角度来确认,几乎就没法言传。地球上,几乎不存在任何所谓的纯种民族。这是事实。

陕北俗话“胡搅胡,汉搅汉”,其实一语道破了多民族拉扯、交融“一锅烩”的状态。

陕北作为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融合与交流的“绳结区域”,前前后后有鬼方、猃狁、白翟、赤翟、白狄、林胡、稽胡、户水胡、义渠戎、犬戎、突厥、契丹、羯、氐、匈奴、乌桓、女真、鲜卑、羌、党项、蒙古、满族等二三十个少数民族在陕北杂居、迁徙和汇聚,逐渐形成了以秦汉文化为主体,融合了北方游牧文化等元素的独特文化个性。

“胡搅胡,汉搅汉”,陕北俗话道破了古代民族交融的真实状态

胡椒,胡臭,胡琴,胡吹,胡扯, 胡混,胡挛,胡及赖,胡麻油,胡日鬼,胡吃海喝,胡说八道,胡七杂八,胡支野对,毛胡怵脸,胡拉而扯,胡麻圪挏……

就这些耳熟能详的词儿,祖祖辈辈,老老小小,几乎在每一个陕北人的口皮皮上噙着、牙床子上噔着,它们一个一个闪亮的意思依旧在鲜活的呼吸、跳弹。

陕北人的典型貌相,平头圆脸,大眉大眼,往往女人俊样,男人茂腾;特别是热情开朗,纯朴憨厚,直言豪爽的性格更为显著,都不外乎兼容并蓄、远缘混血的优势。

“胡搅胡,汉搅汉”,陕北俗话道破了古代民族交融的真实状态

另外,通过考察陕北宗族姓氏孑遗,其中呼,延,齐,郝,乔、刘、折、李、贺、薛、慕、万、 拓、党等诸多姓氏,稽古勾沉,都跟“胡人”“丝蔓扯瓜蔓”,自有着缈缈真真的“投引”和来处。

胡人吹玉笛,一半是秦声。

尘埃落定,北方的胡人消失了。

铁马金戈,胡笳声远……然而,在陕北人的郎朗的笑声里,不定听出一缕淡淡的草香呢。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