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传说掌故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2018年12月14日 09:18:29来源:书房记 作者:李贵龙 浏览数:44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有幸进入文化系统,在混日子虚度光阴的无聊中,心血来潮、突发奇想也装腔作势地关注起文化来了。最早关注的是绥德汉画像石和树立在县城东门墕的龙章褒异坊。对绥德画像石的研究不敢说有多大成就,最起码出版了四本专著,其中一本2014年荣登《光明日报》和教育部联合举办的九月和年度书榜,列梁衡之后居第二位,并获中国高校出版社协会举办的笫四届图书奖学术类二等奖。至于龙章褒异坊,虽然经过十多年断断续续的探究,至今还没有满意的结果。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为了引起更多陕北文化爱好者的关注,激发他们对陕北文化研究的兴趣,我将研究龙章褒异坊的一些初步成果,或者说它背后的一些故事奉献给大家,期盼志同道合者共同将龙章褒异坊背后的故事讲完整,讲好。

首先,我简单的说说牌坊。

牌坊,又叫牌楼。它既不同于民居,又不同于宫殿,更不同于寺庙道观,是中华民族特有的一种标志、彰显和纪念性的建筑。

《中国大百科全书》是这样给牌坊作出解释的:“一种只有单排立柱,起划分控制空间的建筑”。“单排立柱”应是牌坊最显著的特征,“划分控制空间”则是牌坊之所以成为牌坊的功能表述。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牌坊雏形的出现,最早见于史料文献应为春秋时期。《诗经》中有这样的句子:“衡门之下,可以栖迟。”衡门,就是用两根柱子架一根横梁结构的门,立于市井的两端,标示出市井一部分的区域空间,有路标的作用。衡门是牌坊形成进程中的初始形式。

牌坊,秦汉时期称作乌头门。这个时期城市管理实行闾里制。把城里居住的居民,按居住地域划分成纵横交错棋盘式的方块形居住区单元,称闾里。乌头门成为闾里单元的标识。

到了隋唐,称为闾里的居民区改称为“坊”。坊大都呈长方形布局,在坊的四周筑有高约三米的围墙,用来划分区域和保护坊内居民安全。坊与坊间设乌头门以便通行,乌头门也是各坊的铭牌标识。乌头门的立柱都与实体墙相连接并安装门扉,并非独立的建筑。

至宋代,坊和当时用作商贸交易的“市”的界限逐渐打破,政府开始允许居民沿街开设店铺,尤其是城市繁华地段,人们纷纷拆除坊墙,改建店铺,用于商贸交易。逐渐坊墙被拆除,只剩下独立于街口的牌坊还孤零零地矗立着,成为坊间隔墙拆除后坊的地标性建筑。

至元、明、清,坊的这种管理体制不复存在。牌坊作为行政单位居民区标志的功能已褪尽,主要突显了牌坊的彰显和纪念性功能。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明太祖朱元璋下令修建状元坊用来表彰在科举考试中取得优异成绩的学人,此举开创了由政府批准修建牌坊的先河。因此,牌坊这一特殊的建筑形式就和帝王恩宠、封建礼教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从此,专具旌表、彰显、纪念功能的牌坊制作进入了黄金时代,无论从制作工艺、建筑的数量和对当时的社会影响,都使前代望尘莫及。特别是元代出现了石雕牌坊,逐渐将牌坊的冲天式简单形制与宫殿的屋顶式结合,创建出额坊上起楼筑顶与起脊翘兽的歇山式、硬山式楼顶融为一体的牌坊。因额坊上起楼筑顶,人们就把牌坊叫作牌楼。

明清时期,古城绥德曾有“青锁名臣坊”“老成青望坊”等十三座牌楼,将弹丸之地的州城扮装得分外靓丽,是绥德石文化牌楼建筑艺术的集中展示。

这些集绥德石雕艺术大成的石牌楼尽被战争的刀枪、政治的风暴和愚昧的冲动摧毁。只有残留在历史记忆中的碎片,勉强地将绥德石雕艺术史做简单的、残缺不全的链接。

好在“龙章褒异坊”还矗立在古城东门墕口,经历四百多年的风雨侵蚀,似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孤苦伶仃地面对西下的残阳,唠叨着曾有的辉煌。从它残败的体肤上,还可清晰地看到朴素华美的容貌:精巧的设计,奇妙的构图,鬼斧神工的雕技,浑然天成的结构,恢宏大气的造型,彰显着绥德石文化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我们研究绥德石牌楼建筑艺术的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龙章褒异”石牌楼,为三门四柱五楼结构,中柱、边柱和高拱柱上刻绘着蕴涵吉祥如意的“勾连万字”“富贵不断头”纹饰图案;大额坊、小额坊、平板坊上用浮雕雕刻技法刻出“鲤鱼跳龙门”“凤凰戏牡丹”“教子成龙”“狮子滚绣球”等美好寓意的图画;用透雕技法在花板上刻出“富贵不断头”“盘长”和“贯钱”图案。用这些富有深邃寓意的传统文化图符彰显牌楼主人的高风亮节和传统美德。在正楼匾额和平板坊上书刻有牌楼主人的姓名、官职和立牌楼的时间等多组文字,有“龙章褒异”“嘉靖辛酉举人”,“诰赠中宪大夫湖广汉阳府知府马于乾之坊”, “敕封中宪大夫湖广汉阳府知府马于乾妻安人张氏贞节坊”“雍正十年岁次壬子蒲月”,“五世孙挥搢授宪仝立”等字样。是马于乾五世孙马挥宪、马搢宪、马授宪兄弟三人于雍正十年(1732年)农历五月为马于乾和夫人张氏立的牌楼。

绥徳古城东门筑于疏属山与钟楼山交汇的半山腰间。从城东进城,则要入东门,爬坡,达东门墕,下坡进入闹市区。东门墕既是从东面进城的必经之路,又是高阜地,更是行旅者歇脚和市民聚集的热闹地方。龙章褒异坊就横跨而树立在路中央。在这样的地方建牌楼,可算是占尽了地利,汇聚了很旺的人气。

我小时候进出县城非进东门穿牌楼而过不行,所以,对这座牌楼印象特别的深。但真正关注它是进入文化系统以后的事了。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刚开始,观察这座牌楼是看它的型制架构,认知毎个构件的名称和功用,解读雕刻其上的图案花纹的民俗寓意。感慨绥德石牌楼,是绥德石匠展现艺术天才的最好舞台,是绥德石文化集大成的惊世之作。其貌不扬,一脸沧桑,满手老茧的绥德汉,将陕北随处可见的石头,注入生命的鲜活,赋予神灵的圣洁,描绘理想的美好,颂扬正气的浩然,打造出一座座流芳千古的丰碑。

随着观察研读的深入,对龙章褒异坊及其背后的故事产生了不少疑问。疑问是从铭文题刻开始的。发现牌坊上的铭文题刻都不是原刻的,似乎原来有别的铭文题刻,被剔去后重新刻制的。难道是刻错了字吗?难道所有的文字都错了吗?建树牌楼在当下都是浩大的工程,雕刻其上的几十个字绝对不能马虎、不会出错。更何况这是中宪大夫湖广汉阳府知府马于乾之坊,就是乡野农夫也不会犯这么小儿科的错误。还有如“诰赠”与“安人” 的不对等的问题。越想疑惑越多,甚至胆大妄为对马于乾真的是中宪大夫湖广汉阳府知府也产生了怀疑。

于是,就走访牌楼周围的老住户。走访了十多位,他们讲述了大同小异的一个故事:这座牌楼是五世孙挥宪、搢宪、授宪买了另外一户大户人家的牌楼,把原题刻文字剔去重新为马于乾刻制的。这户人家的后代,因为吃喝嫖赌抽家道败落,只好卖掉祖上的牌楼还债或度过贫困的日月。

这是不能令人信服的解释。不过怨不得这些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与树牌楼的时间也相距近四百个春夏秋冬,故事当然是童年时听爷爷在暖阳的院落里讲绐他们听的。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于是再请教城内几位老文化人。老文化人给出的解答,与七八十岁的老住户的故事如出一辙。出生并在乡下生活了多年的老文化人讲的故事,可能也是从这些老住户口中听来的。

无耐,只好在典籍文献中寻觅。

首先,对出现在牌楼上的几个常识性的词汇入手考证,既可了解不少历史及文化知识,还可能寻找出解决疑惑的路经。

褒异:意为特殊的褒扬嘉奖。皇上的褒扬嘉奖不会是随意性的,一定颁授给为国家做出特殊贡献的臣子的。

诰赠与敕封:诰赠和敕封的差别,也容易混淆。虽都是皇上给优秀臣子或臣子家属的奖励,但诰赠是给五品以上官员的,而敕封则是给五品以下官员的。显然汉阳府知府马于乾受封时是五品以上的高干(应是正四品),享受诰赠待遇;而他妻子张氏只能享受敕封,封建等级制度之森严可见一斑。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安人:按照明朝典章制度,安人是六品官员的妻子死后的追赠,张氏去世的时候,马于乾的官位应该是六品。不同官位官员的妻子有不同的封号:一品封一品夫人,二品封夫人,三品封淑人,四品封恭人,五品封宜人,六品封安人,七品封孺人。

蒲月:蒲月特指农历五月,缘自民间“五月五,挂菖蒲”的习俗。这种月份称谓是中国传统文化大观园中的一朵香艳的花儿,很诗意,很浪漫。多用于书画作品或碑碣、摩崖石刻等的落款。如二月为杏月,三月为桃月,四月为梅月,五月为蒲月,六月为荷月,七月为兰月,八月为桂月,九月为菊月,这是以每月令花称谓月份的。还有以四时八节、天干地支称谓月份。每类月份称谓的搭配也不尽相同,五花八门,没有严格的规范,仅是约定俗成的。

岁次:岁次也叫年次。古代以岁星(木星)纪年。每年岁星所值的星次与其干支称为岁次。写“岁次”,是中国传统的表示年份的用语。如1894年,书面纪年文字,就应写“清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用“岁次”“岁在”表示年份,前边必须有年号年数。但如只写“干支”二字,就可以独立使用。如甲午战争、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等都是用的干支纪年。“岁次”的用法,都很有讲究,现在国学很热,但有些书画家滥用“岁次”,贻笑大方。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为了解惑答疑,我查阅了清顺治十八年版《绥德州志》(1661)、清乾隆五十年版《绥德州直隶州志》( 1785)、清光绪三十一年版《绥德直隶州志》(1905)中有关马于乾家族的资料,并得到文化学者李炬先生的帮助,他提供了不少珍贵的资料。在此基础上整理出马府成员的关系如下:

马永盛,以孙汝骥赠礼部侍郎。

马骢,永盛子,官万泉县教谕,夏县训导,以子汝骥封编修,赠通政、赠礼部侍郎。义让里人。梦月坠怀中生汝骥。

马汝骏,汝骥兄,官汾西知县。

马汝骥,字仲房,别号西玄,正德丁丑进士,官编修。年51岁卒于官,上闻而悼之,遣官致祭护衬归敕有司营墓,加赠尚书,谥文简,嘉靖末崇祀乡贤。葬城东5里卢家湾。

马汝驌,汝骥弟,以孙御丙赠汉阳府知府。

马汝骅,汝骥弟,散官。

马一乾,汝骥子。

马逢乾,贡生,以父汝骥恩荫四川保宁府同知。

马崇乾,汝驌次子,万历五年拔贡,官淳县县丞。

马于乾,汝驌三子,举人,以子御丙赠承德郎、汉阳府知府。另从《大慈恩寺志》之《雁塔题名(一)》中的《辛酉举人题名记》记载:“嘉靖癸亥二月辛未陕西督学使前翰林庶吉士如皋孙应鳌书、嘉靖辛酉科主马于乾、绥德州学生”的记载。

马以乾,汝驌六子,举人,以子御旦赠文林郎、柏乡县知县。

马御丙,于乾子,万历十年举人,汉阳府知府。

马御旦,以乾子,万历二十八年举人,官柏乡县知县。

马御仲,崇乾子,以子金赠修职郎。

马令,崇乾孙,顺治十四年副榜。

马金,崇乾孙,康熙元年贡漳县训导。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封建社会,父以子贵,子以父荣。马汝骥官至礼部侍郎,他的祖父马永盛和父亲马骢都被“封赠”礼部侍郎的封号。马汝骥的胞弟是马汝驌,马汝驌的孙子是马御丙,官至汉阳府知府,为汉阳府著名的清明官员,马于乾是马汝骥的侄子,马汝驌的儿子,马御丙的爹,因马御丙光宗耀祖,祖父马汝驌和父亲马于乾都被“封赠”,得了马御丙当官的头衔——汉阳府知府。沾子孙的光叫做“封赠”,沾老子的光叫“恩荫” 。马汝骥的儿子马逢乾,是绥德州生员中优异者,升入京师的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意谓以人才贡献给皇帝,虽为贡生却没有当更大的官,恩荫为四川保宁府同知。

大概马于乾中举后没有从政,或仅仅官至六品,所以查了很多资料都没有他的介绍。马于乾的儿子是马御丙。到目前,没查找到于乾的孙子、四世孙辈的一点讯息资料。五世孙挥宪、搢宪、授宪的名字也仅从牌楼铭文中得知,另外再也没有查找到一点讯息资料。可能从马于乾孙子辈始,再没有从政做官的了,只是一些经商的富豪或土财主了。现在,大致弄清楚了绥德马府的情况。

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还有几个谜团没有解决。

第一个谜团是,马于乾是明嘉靖辛酉年中举(1561),而雍正十年是1732年,这两个年代差了171年。过了171年后的雍正十年农历五月,马于乾的第五世孙马挥宪、马搢宪、马授宪兄弟三人给祖上立牌坊。到底是哪位皇上发的诰赠和敕封?是明嘉靖帝还是清雍正帝?本朝天子给前朝先贤夫妻诰赠和敕封,似乎不合体统;若是嘉靖帝的嘉奖,过了一百几丆年才由五世孙落实,拖欠的也忒久了点。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第二个谜团是,细查《大清一统志15-绥德州志》中记载明朝的节妇烈女30余位,无马于乾妻张氏,而清朝旌表的数百位节妇烈女里也没有马妻张氏的记载,“敕封”从何谈起?难道说因疏忽而遗漏?这怕不可能,清朝的档案工作做的挺好的。很是奇怪。

第三个谜团是,牌耧上的铭刻文字都不是原刻的,是将原来别的铭刻文字剔除后重新雕刻的。是不是当初马知府就立了牌耧,后来马知府犯了错误,或被追究历史问题,家人或地方官员怕受牵连,把文字都敲掉了?时过境迁,政治环境改变,又按当时的需求重新雕刻的?至于买牌楼说,是不是当初马知府夫妻受表彰后比较低调,或有其它原没有立牌楼,这座牌楼的原主人家道破落了,把它卖给了家境殷实人丁兴旺的马家,马家后人改造后重新雕刻上的文字?似乎很难解释得通。生活在文化积淀深厚的绥德的书香门第大学问之家的后人们,不会干这种用别人已经过了气儿的牌楼来彰显自家祖宗吧。

第四个谜团是,如卖牌楼说成立,哪卖牌楼的人家又姓甚名谁?被剔掉的铭刻文字更成千古之谜了,除非能找到新的文字记载资料。

如上就是几年来对龙章褒异坊及背后故事探究的全部。

绥德,确实称得上是一方文化丰盈之地。单看戴在他身上的国家级文化县、国家级民间文化艺术石雕、唢呐、秧歌、民歌、剪纸之乡,和入选国家级三项、省级八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五色斑斓的花环,不愧是“秦汉名邦”“天下名州”。

绥德龙章褒异坊背后的那些故事

但是,有不少历史文化遗产需要我们去发现,去研究。将研究的成果转化成全新的、具有时代气息的文化形态,引领绥德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我们有责任担当,我们任重道远!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