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衣冠妆饰

陕西服饰文化是中国服饰文化非常重要的“一元”

2018年12月10日 09:38:10来源:文化艺术报 作者:王琪玖 浏览数:23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文化艺术报:陕西服饰文化是中国服饰文化非常重要的“一元”

阅读兰宇先生的新著《陕西服饰文化》,不知怎么地忽然想起费孝通先生在分析、概括中国民族和文化的总特点时的一段话来。费先生说:中华民族的主流“是由许许多多分散孤立存在的民族单位, 经过接触、混杂、 联结和融合, 同时也有分裂和消亡, 形成一个你来我去, 我来你去, 我中有你, 你中有我, 而又各具特色的多元统一体。”

仔细想来,大概是兰宇先生《陕西服饰文化》中所呈现出来的陕西服饰文化悠久深厚的积淀和缤纷多姿的形态,在无意间契合了费孝通先生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新概念,触发了我的思维之机。依费孝通先生的“多元一体说”推而论之,陕西服饰文化当是中国服饰文化之“一元”,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元”。

然而,在此之前,据我所见,还没有人就陕西服饰文化之这“一元”有过专门的著述,展示和揭示陕西服饰文化精神的论著更是付之阙如。而且目前,我们国家其他省(市、区)的服饰文化也没有人出版专门研究的著作。毫无疑问,沈从文先生是中国服饰文化研究的鼻祖和泰斗,其《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无疑是集中国服饰文化精华之大成的煌煌巨著,但囿于体例,抑或是受制于研究向度,沈先生对陕西服饰,尤其是陕西古代服饰文化在中国服饰文化中的独特性及其文化地位,没有进行必要的和恰当地展示和论述,这对于陕西服饰文化的研究,不能不说是一次不应该缺失的“文化缺席”。

文化艺术报:陕西服饰文化是中国服饰文化非常重要的“一元”


其次,正如近年来国内区域文化研究,尤其是陕西区域文化研究所呈现的向度而言,一般大都集中在政治、经济和精神文化层面,即便是一些专门研究服饰文化的机构,其注意力也被海量的日新月异的当代服饰潮流所吸引,陕西服饰文化的独特个性,特别是陕西古代服饰文化对中国服饰文化的深远影响被淹没,被碎片化在浑浊混一的文化“新潮”之中。

兰宇先生的《陕西服饰文化》令人在耳目一新的同时,沉醉于其文化精神的醇厚体验之中。比如,兰宇先生在“中华服饰源起于陕西”一章里,从原始人类衣“叶”披“羽”和穿“兽皮”写起,先后就渭南北刘、白庙村,临潼白家村、康家村,宝鸡北首岭,长安上路村等陕西境内早期农业氏族公社针、锥,日常生活用具上的色彩条纹,装饰品中的陶饰、玉饰、骨饰等一一考证,真实生动地再现了生息繁衍在陕西大地上的先民们的生存状态和生活风貌。

文化艺术报:陕西服饰文化是中国服饰文化非常重要的“一元”


在《陕西服饰的历史演进》一章里,兰宇先生从人类服饰文明的视角,以简洁生动、清新流畅的文字,对自黄帝以降以至唐末陕西境内历代王朝衣冠服饰的兴衰流变进行了翔实的描述,在描绘陕西服饰文化流变的“文化地图”时,以大量的实物图画,对衣冠服饰在历代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方面所起到的文化意义进行了细致而精当的解读,以坚实的历史“基点”和线性梳理,展示了陕西服饰文化的独特个性和风采以及造成陕西服饰文化巨大变化的文化精神所在,进而明确宣示:辉耀中华历史天空的周秦汉唐时期,曾经作为华夏文化的中心区域和中华服饰文化中心与策源地的——陕西地区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都引领着中国服饰发展演变的潮流。

陕西服饰文化是中国服饰文化的源,而不是流——尽管在“当下”某些人的眼里,陕西文化自唐末以来随着政治中心的转移而失去了文化中心的地位和璀璨光芒,从而变得迟滞凝固,甚至暗淡落后起来。——这不仅让读者了解和熟悉陕西服饰文化的史实和成就,而且让读者,特别是陕西文化与服饰文化的研究者们有了一个熠熠生辉的文化坐标,让他们的史识之眸更加清晰而明亮。

我曾在讲授秦文化专题课时表述过这样一个观点:即在熟读传统文化经典的同时,还要熟悉和研究所在地区的地域文化,这样才能比较容易地“打通”传统文化经典的“任督二脉”,才能使得文化研究上达“天庭”,下接地气,才能容易使文化发挥好“化”的功能。

一个文化研究工作者,对自己所承袭并浸淫其中的文化都不“自知”,那怎么又能做到“自觉”、“自省”和“自强”呢?惭愧的是,在读《陕西服饰文化》之前,我对陕西服饰文化知之甚少,也识之甚浅,认为所谓陕西服饰文化,不过就是谈谈古今服装样式之类的“擦着文化边儿”的专业书罢了,及至读罢此书,我才发现这绝不是一本只对服装学院学生有用的专业书,而是一本完全可以成为从事文化研究的人的“手边书”,更应该是陕西服饰文化研究者们的“枕边书”。

服饰是人类文化与精神发展的一道特别亮丽的风景线,稍微翻阅一下历史典籍,我们就会知道,服饰的变革与更新作用,实际上和社会发展、和历史的前进息息相关,比如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赵武灵王为使国家振兴,拟制匈奴不断向中原一带进犯,于是在全国颁布实行“胡服骑射”的法令,以服装的变革来引导政治和军事的改革;魏晋南北朝时期,魏孝文帝拓跋元宏为使鲜卑族去掉粗野、蒙昧的自然状态,于是决定向中原迁都,并诏令全国学穿汉人服装,以全面的汉化为己任,达到向文明融入的最终目标;唐代社会全面的强盛,其服装的开放和辉煌成就是不言而喻的,这些都是服装的改革和社会的发展相辅相成的成功例证。

事实上,在两千年较为漫长的中国封建社会的发展历史中,历朝历代社会的更替互代,服饰的变革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历朝历代的史书中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舆服制》(或《车服志》),对本朝从皇帝、三公九卿、到文武百官以至于社会基层的老百姓的服装穿着都有严格的规定,而制定服装制度,为的是区分等级阶层、安定社会秩序,并表示出本朝与前朝的不同风貌等等。

当然我们今天所看重的服装,并不是要肯定封建帝王借服装以区分贫富贵贱和各等人伦关系的做法就适宜于今天,主要是要以服装为依托,来体现一种文化势态和精神风貌,也突出不同地域文化的不同精神风貌、时代风尚标识以及人们昭然彰显的审美趣味追求。服装既是人文精神的形象展示,也是一个地方、一个时代人们精神面貌与风采的外化,更是人们内心世界充实和自信外化表现。

众所周知,服饰是人类特有的劳动成果,它既是物质文明的结晶,又具精神文明的含义。几乎是从服饰起源的那天起,人们就已将其生活习俗、审美情趣、色彩爱好,以及种种文化心态、宗教观念,都沉淀于服饰之中,构筑成了服饰文化的精神文明内涵。

兰宇先生的《陕西服饰文化》首先以时间为线,从纵向角度结合大量古文献、考古实物证据、绘画作品、照片等资料,梳理并呈现了陕西服饰文化发展至今的过程;同时又以横向的线索,通过对民间服饰风俗、民间女红特产的介绍,展现了关中、陕北、陕南三个地区不同的服饰特色及其背后蕴含的历史文化含义,这些努力与呈献,对于陕西文化研究,打开了一扇入堂之门。无论是从文化史学研究的层面,还是从实践考量的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本难得的著述,试想,如果想要了解和理解陕西文化,陕西人的文化性格,又怎能对陕西的服饰文化视若无物呢?

说句实话,我对服装没有专门的研究,却为此书说了这么一通话,只是因为仔细研读了兰宇君这本书,触发了我心灵深处有关秦文化的一些话题,使我不得不说说而已。最后,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慨括《陕西服饰文化》的价值的话,那么,我最想说的是:此花开时百花香!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