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王一凡:我们说过的爱情

2018年12月14日 19:57:13来源:终南性灵 作者:王一凡 浏览数:39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电视上在演郭达和蔡明的小品,一对中年夫妻,二十年结婚纪念日的时候,蔡明拉着郭达的手,问他还能不能再说一句“我爱你”。郭达憋足了力气,勉勉强强,从牙缝里挤出的三个字似是而非。

看到这里我和你相视一笑,彼此的意思都心知肚明。我是鼓了勇气的,我想你也是,但那三个字竟然好像生了锈一样地粘在了舌头根底下,千呼万唤,却怎么也出不了口,躺在沙发上笑出了泪,终究还是把那三个字咽了回去。

我看你给我买了未来一星期的菜放在冰箱里,又看你把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收回来叠整齐,依次放进我的衣柜,然后在夜色里,又要去赶你的行程了。

临出门以前,你突然意外地想要吻我,这个好像十多年难得一遇的吻搞得我手脚忙乱,仓促间两个人的嘴唇竟然错了位,一吻未成,倚门而笑,好像偷情一样地不正经,那本该是意味深长的一吻就此烟消云散。

其实我们之间曾经拥有过一段很是刻骨铭心的爱情,跨越了生死,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与罗密欧和朱丽叶比起来,大约差别仅在于我们两个没有像他们一样去殉情。但时间真是个了不起的东西,能变一切神奇为腐朽,能化所有的伟大为平凡。即使是感天动地的爱情,在时间的耗损之下,最后相向而立,却连说句“我爱你”都变得如此艰难。

你说,爱情是年轻人的事,“我爱你”也是一个特殊的符号,它只属于一段年轻的岁月。难道真是我们老得连爱情都不配拥有了吗?

朱光潜先生在《谈多元宇宙》中说“真能恋爱的人只为恋爱而恋爱,恋爱以外,不复宇宙另有”。先生以为爱情便只是爱情,与任何外物均无关联,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年纪。六十岁的李隆基还能为杨玉环神魂颠倒,也便说明了爱情是件与年纪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

既是如此,我们爱情究竟去了哪里?

我想我们都应该承认,我们最原始的爱情,其实已经死亡了。

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说最原始的爱情只是个生理反应,纯粹到只在砰然心跳的那一下。它源自于一种叫作苯基乙胺的激素,按照书上的理论,当年我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我的某种特征,或者容貌,或者身体上的气味,或者说的哪一句话突然就刺激了你的大脑,让它分泌出这种叫作苯基乙胺的激素,这种激素能让你感到极度兴奋,甚至达到癫狂的状态,这种状态就是英文所说的fall in love,当然,我也是,Fall in love too。

但时间会让一切习以为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看到我的时候再也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你牵着我手无异于左手牵右手,连接吻都会错位,连说句“我爱你”都觉得好像在演戏。

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我非常憎恶司马相如这个人,一直都将他看作是背信弃义最典型的代表。费尽心思地用首《凤求凰》把卓文君给追到了手,临老了却迷上了长安一个年轻的茂陵女。但是我现在理解了,真的理解了。卓文君已经再无法令他的大脑产生苯基乙胺了,但茂陵女可以啊,这件事情就好像拉屎尿尿一样地不受人意志的控制,爱上就是爱上了,那不爱了同样也就是不爱了。

你可以说他是背信弃义,但信与义是道德强加在一个人行为上的约束,而爱情却只是一种自我真实的感受,很纯粹,很直接,有的时候天崩地裂,没有的时候死一样的宁静。

所以,我从不相信爱情的天长地久,爱情里的海誓山盟不过是个迷人的童话。当你连说句“爱我”都难以启齿的时候,我们的爱情真的已经消亡了。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之间从不曾有过爱情,恰恰相反,爱情真实地来过,激烈地存在过,当苯基乙胺活跃异常的时候,我们关于爱情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所以当它消失的时候,它才悄悄地将你的血液和我的血液混在了一起,然后又平分在进了我们的身体。这就好像管道升的那首词里说的一样,“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所以现在的你和我,再也不会拥有那种让人砰然而动的原始的爱情了,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誓言依然存在,但践诺它的早已不再是那砰然而动的爱情与热血澎湃的激情,却是我们难以分割的从此共为一体的生命。

有的时候也会突然好奇,“你会不会和司马相如一样地爱别人”。

这其实是个非常愚蠢的问题,根本不需要答案。如果戴安娜王妃与查尔斯王子的婚姻都无法阻止苯基乙胺的再一次活跃,这世上还有哪一场婚姻里少得了它的兴风作浪?

此时夜色已深,一曲忧伤的《葬花吟》如泣似诉,那是你吹出来的调子,从你的房间传入到了我的书房。我们的咪宝安静地卧在我的手边,听我“啪嗒啪嗒”地敲击着键盘。香炉里的还有最后的一缕余香,轻轻袅袅的,慵懒得伸不直腰。

这是一个宁静得再不能宁静的夜晚,连苯基乙胺都睡着了,只有炉上炖得鸡汤滚开了,飘了一屋的香……

【作者简介】王一凡,原名王燕,汉族,西安白鹿原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自小酷爱文学写作,目前已完成短篇小说及散文百万文余字的创作,其中发表 《我的家在白鹿原上》《网》《美丽新灞桥》等散文及短篇小说,2015年出版长篇小说《穿过尘雾》。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