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经史子集

《韩非子·轻罪重罚》

2018年11月09日 20:25:43来源:头条号 作者:汉水银杉 浏览数:25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原文】殷之法,弃灰于公道者断其手,子贡曰:“弃灰之罪轻,断手之罚重,古人何太毅也?”曰,“无弃灰,所易也,断手,所恶也。行所易,不关所恶,古人以为易。故行之。”——《内储说》上

读《韩非子》——轻罪重罚

【译文】商代的法律规定 ,把灰倒在大路上的人,就要斩断他的手。子贡说:“倒灰的罪行很轻,而斩断手的刑罚很重,古代的人为什么这样过度严酷呢?”孔子回答说:“不倒灰,是人们容易做到的;斩断手则是人们所厌恶的。使人们做他们容易做到的事,而不陷入他们所厌恶的严刑之中。古人认为这是容易实行的,所以才推行这种刑法。”

【评析与应用】说同篇中,本段前面的记载稍详,也讲的必罚明威的道理。孔子的话,在前一段中说了两层意思,第二层意思与这里引录的大意不差,但用语小异,云:“重罚者,人之所恶也;而无弃灰,人之所易也。使人行之所易,而无离所恶,此治之道。”大意是说:重刑,是人们所厌恶的;而不倒灰,是人们所容易办到的事。使人们做他们所容易办到的事,避免遭受他们所厌恶的刑罚,这是治理民众的办法。

这在商代诚然是治理民众的办法(可能还是好办法)。后来也有一些治国者如法炮制,例如商鞅,在秦国变法,就主张“重轻罪”,即把轻罪当作重罪来惩处,说:“行刑,重其轻者。轻者不至,重者不来,是谓以刑去刑也。”

读《韩非子》——轻罪重罚

俗话说,乱世用重典,但把握不好,则容易出现用法益峻、酷虐过度的局面,例如北魏时的洛侯为秦州刺史,也是“重轻罪”,州人富炽夺了吕腾一具绑腿,洛候除处富炽鞭刑一百下之外,竟还截其右腕。

认真一想,就韩非子所讲的事来看,他是主张“重轻罪”的。今天我们搞法制,当然应该依法办理,不会“重轻罪”(也不会“轻重这罪”)。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量刑,该罚则罚,该判则判,该杀则杀。至于乱倒垃圾(“弃灰于公道”),恐怕不会“断其手”低的,因为这太严酷。多半是批评教育,并辅之以罚款。屡教不改,屡罚不改者,又当别论,处罚就重一些,但仍然不会“断其手”。这是时代进步的表现。乱倒乱扔乱吐者,逢上了进步了的时代。

读《韩非子》——轻罪重罚

孔子解释为什么“刑弃灰于街者”,说:“把灰倒在大街上就一定会四处飞扬而扑面盖人;而灰尘扑面盖人,人们就一定会发怒;发怒了就会争;争斗的结果,一定会使家族之间互相残杀,所以,这种把灰尘倒在大街的行为是残害家族的做法,就是惩处它也是可以的。”这番古用的方法是的推论,孔子要说服自己的学生,颇为循循善诱。他起看到了,大街上倒灰固然是小罪,但小罪也可能酿成大罪。君子思于未然,小罪即时处罚,也是该的,如果真的因为乱倒灰而引心家族向互相残杀,打死几个摆起,恐怕治起罪来就不是断其手,而是断其首了。是不可不防也。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韩非子·子圉见孔子》 下一篇:《韩非子·赏贤罚暴》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