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蒋书蓱:月亮田

2018年12月21日 08:15:58来源: 终南性灵 作者:蒋书蓱 浏览数:18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山脚下有一个月牙形的田,妈妈叫它月亮田,大人们都这么叫。太阳出来的时候,蓄满水的月亮田被照得金灿灿的,是一弯金月亮;霞光映照的傍晚,它又变成一弯红月亮;满月从东坡滚出来的晚上,月亮田显得澄静而幽深,里面游走着一个白月亮。

有着美丽传说的鸟儿们从月亮田的周围飞起,再飞向对门林木苍翠的山岗,它们的叫声使点着煤油灯的山谷夜晚更加空寂。妈妈常在这样的时刻反复给我讲述各类鸟儿的故事:豌豆八哥、闵倌羊、狗饿雀儿……其间的爱恨与曲折迂回的情境使我入迷。

故事里狠心的后妈、多情的山丫与羊倌、贪吃的嫂嫂……在我脑海里罗列成不同的形象,埋藏在月亮田的周围。被狠心后妈虐待的孩子曾在去种豌豆的路上赤脚走过月亮田;田坎边的草丛里有山丫为情郎守候一生的小屋吧,离那条河不远。

若是白天,鸟儿们会飞向淡蓝色山影起伏的远方。连绵的山峦、深邃的河谷、苍莽的森林、神秘的青龙潭——只有我在听妈妈讲故事时或在恍惚的睡眠中才抵达过的。我神往月亮田,是因为我神往那些难以抵达的远方之外的远方,鸟儿们用飞翔将它们连在了一起。

我希望走近月亮田,那是我的天堂,一个孩子难以言状的梦想的天堂。

有时,大人们吆着牛在月亮田里耕作,他们的身影在明晃晃的月亮田中变成黑色的小小的剪影;有时,背着背笼的伯娘从月亮田边走过;有时,几个孩子在月亮田的田坎上来回地嬉戏奔跑。

一定是田坎上玩耍的孩子不小心,碰痛埋藏在草丛里的人儿了,我有时听见她们的尖叫隐约混同于田坎上孩子们的哭喊。

我亲近到过月亮田的人,亲近她们便是亲近我的梦想。

妈妈也去过月亮田,但没有带回任何关于月亮田的消息;走过月亮田的伯娘和孩子们,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

几乎每天,我都会出现在院坝边上,向月亮田张望。经常隔好长一段时间,月亮田不见了,可有一天又突然出现,我不懂,如同我不懂为什么有时候呼出来的气是白的,而有时又看不见。我也不懂草木为什么变绿,风又从什么地方吹来。那个名字叫芝的女子走下月亮田的时候面如春花,回来的时候鬓若秋霜,很多事情我都不懂。

待我长大一些某个下午,悄悄溜出门去了月亮田。我看见伯伯吆着牛在月亮田里耕作,浑浊的水浪卷起的是大片黑色的泥土;一群瘦小的麻雀儿在田坎外衰败的蒿芝里觅食;一朵我梦见过的小黄花,被秋风冻得瑟瑟发抖。

【作者简介】蒋书蓱,西安首届签约作家,《大西安印象》签约作家,长篇小说入选陕西省委宣传部重点文艺创作资助扶持项目。擅多种文体写作。散文集《河流传说》获安康市第五届文学艺术精品创作奖三等奖。散文《隐隐约约的水响》获“生态安全”大赛征文一等奖。文学评论《诗意地栖居》获安康书评征文大赛优秀奖。微电影剧本《绿色的翅膀》获市直机关“讲述机关的故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微电影剧本优秀奖。数十首诗歌在《青年作家》《诗选刊》《延河》等刊物发表,部分入选年度优秀诗歌卷。另有散文、文艺评论、纪实通讯等约十万字见诸报刊。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陈嘉瑞:冬至阳生春又来 下一篇:蒋书蓱:白杨树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