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戏剧古艺

《白蛇传》及青蛇的演变

2018年10月29日 10:10:51来源:东方文化杂志 作者:杨珏沁 浏览数:19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白蛇传》及青蛇的演变

《白蛇传》是中国古代四大爱情传说之一(其余三个为《梁山伯与祝英台》《孟姜女》《牛郎织女》),其民间历史源远流长。人与蛇女结合的故事框架早在唐代就存在,大约到明清时期才大致形成了今天我们所熟知的版本。

人蛇相恋渐入人心

唐人谷神子所编写的《博异志》中记载了《李黄》《李管》两个有关美女蛇的故事。尽管故事中的女主人公也像白娘子一样是穿着白衣的蛇美人,但是与她们结合的男子一个在同居数日后化作了一滩水,另一个闻到蛇女身上异香痛苦而亡。这两个故事的主题绝非爱情,而是中国传统儒家的“禁欲”。创作者有意用被引诱男子的惨烈结局警告世人抵制诱惑、压制欲望,具有强烈劝世倾向。

到了宋代,一个名为《西湖三塔记》的话本故事出现了。它被学者们视作当代白娘子传说的雏形。在主旨上,这个故事与上述两段并无明显区别。白衣娘子虽然生的貌美如花但却是个荒淫无度、吃人心肝的可怕蛇妖。年轻的奚宣赞被色相所迷,两次被白衣娘子勾引,差点招来杀身之祸。最后奚真人把妖怪封在了西湖的三塔下。

显然,在唐宋等早期的蛇女故事中,女主人公的形象大多充满了“兽性”,更像是披着人皮的蛇,而非蛇化作的人。为了满足欲望,她们不惜勾引甚至杀害男性,毫无人性可言。“美艳”“贪婪”与“残忍”构成了这些女性形象最主要的性格要素。实际上,“蛇女”是一个隐喻,象征着原始欲望。整个故事则是对男性的警戒,警告他们欲望的阀门一旦开启,他们将身不由己,被欲望玩弄于股掌之间。

《白蛇传》及青蛇的演变

《西湖三塔记》给故事设置了一个真实的发生场景——西湖。

不过,尽管主旨变化不大,但是宋话本却在讲故事的技巧方面迈出了一大步。《西湖三塔记》给故事设置了一个真实的发生场景——西湖,故事中的重要情节都与现实中的西湖以及周边的地点一一对应。比如,奚宣赞住在涌金门,白衣娘子住在四圣观侧的小门楼,最后妖怪被封印在了三潭印月等等。再加上不时穿插其中的西湖美景描写,整个故事与唐传奇相比,显得更加真实立体。之后的《白蛇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也能找到对应的角色。如许仙对应奚宣赞,白娘子对应白衣娘子,小青对应卯奴,法海对应奚真人等。《白蛇传》的基础就此打下,之后的故事大多以这个设定为蓝本进行修改与完善。

《白蛇传》的重大变革出现在明代。城市经济的发展、市民阶层的崛起、社会思想的开明以及小说创作技艺的发展催生了一个崭新的白娘子形象。冯梦龙《警世通言》中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已经与现在流行的《白蛇传》非常接近了。不仅主要人物悉数出场,故事情节也演变为清明时节,许在船上偶遇避雨的白娘子,以借伞、还伞为机缘,二者相互爱慕结为夫妻。虽然婚后也遇到了些麻烦,但是总体说来夫妻恩爱和睦,生活幸福。直到金山寺的法海介入,揭穿二女身份,将她们压在雷峰塔下。

为了增强小说的感染力与可信度,故事中白娘子的形象在宋代话本的基础上做了极大地丰富完善。她已经摆脱了“蛇”的兽性,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面对法海,她大胆地宣称自己与许宣的结合是因为情动——“春心荡漾, 按捺不住”,这显然不再是妖怪对于猎物的喜爱,而是红尘男女间的情感。不过,这时的白娘子还保留着不谙人事的天真幼稚,为了帮助许宣,她罔顾人类社会的规则和法律,多次好心办了坏事。她是人类社会的“闯入者”,“异类”的标签仍然十分明显。

清代玉花堂主人(江荫香)校订的《雷峰塔传奇》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改为了大团圆结局。白娘子盗丹救夫、水淹金山寺、白娘子之子高中、救母等情节也已经出现。不过艺术更加纯熟、思想境界更高的要数清代方成培的剧本《雷峰塔》。

《白蛇传》及青蛇的演变

京剧《白蛇传》

与前代相比,方成培的一大进步之处在于他对白娘子抱以明显的同情态度。在剧本第一出“开宗”中,他直言“觅配偶的白云姑多情吃苦, 了宿缘的许晋贤薄幸抛家”,并在之后围绕着“多情吃苦”这一内核塑造了痴心忠贞、命途坎坷的白娘子形象。他还借白娘子的口对法海为代表的封建卫道士做了大胆的批判,公开指责其破坏夫妻团圆,高呼“快送出共衾同枕人来到”,并直言“我恨不得食汝之肉”。如此大胆的宣言充分反映出了作者潜在的人文思想。传统法海与白娘子的善恶立场也彻底颠倒。前者变成了保守的卫道士,代表着封建强权,而白娘子的诉求则由传统的“男女色欲”上升为对个人幸福、自由的捍卫,不仅合情而且还合“理”,并获得了广大百姓的同情。尽管最后的结局显得有些俗套,但这也是在当时的社会大环境下作者能够想到的最完美结局。

随着时代的发展,《白蛇传》因其曲折动人的情节和蕴含的人文思想越来越受欢迎,并被广泛改成不同体裁的作品。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要数田汉的《白蛇传》。他以方成培的剧本为基础,删去了法海、白云仙姑下凡和许士麟祭塔、白娘子皈依佛门的情节。故事的 “爱情”主题被着重突出,现代性也大大加强。此外,故事中的白娘子开始走出小家庭,行医施善、造福一方,妖性彻底褪去。田汉还美化了许仙的形象,从薄情自私转变成了温和摇摆,并最终选择站在了白娘子一边。法海则彻底沦为了反面角色,大结局中小青带领众仙推倒雷峰塔正是对他的绝妙讽刺。直至今日,这部作品的魅力仍然不减,影响深远。

影视作品推波助澜

因为巨大的影响力,《白蛇传》成为了中国最早被搬上银幕的古代传说之一,且各个时期重拍、翻拍、改拍层出不穷。在此仅记录最有意义、最有影响力的几部影视作品。

1926年,上海天一电影片公司出品的《义妖白蛇传》是最早有关《白蛇传》的影片,由电影皇后胡蝶扮演白娘子,吴素馨扮演小青,成为一时之话题。

1962年,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出品了由岳枫执导的电影《白蛇传》,主角林黛与赵雷的精湛表演,深深打动了观众。影片高度还原了传说的情节,白娘子被法海收服,许仙为救妻而死,二人的灵魂于天上相遇,弥补了悲剧的遗憾。这部电影的票房打破了当时的记录。

1982年,罗文监制了汪明荃饰演白娘子、自己饰演许仙的舞台剧《白蛇传》,这是香港首部粤语歌舞台剧。

《白蛇传》及青蛇的演变

粤剧《白蛇传》

1993年,台湾台视首播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赵雅芝饰演的白娘子端庄雍容、温柔善良,叶童反串的许仙温文尔雅、风度翩翩,陈美琪饰演的小青娇俏可爱,获得了广泛好评,成为了“现象级”的作品。该片采用了“报恩”的大框架,并保留了白素贞之子高中以及救母的情节,传说还原度较高。结局许仙、白娘子、法海、小青全部成仙,皆大欢喜。1993年引入大陆后,一时间万人空巷。2004年重播时夺得了中央电视台第一和第八频道的收视冠军。直至20年后的今日,这部作品仍是公认的经典之作,反复重播。

《白蛇传》及青蛇的演变

1993年,台湾台视首播电视连续剧《新白娘子传奇》。

同样是1993年,由徐克导演,张曼玉、王祖贤等主演的电影《青蛇》上映。该片改编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一反传统,从青蛇的角度叙述了白娘子、许仙、法海之间的纠葛,用现代性的手法探讨了情究竟为何物。该片为徐克的代表作品之一,在第13届香港金像奖上斩获了多项荣誉。

2006年,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刘涛饰演白娘子的电视剧《白蛇传》。该剧保留了传说的基本元素与框架,但又原创了白素贞收集7滴眼泪的重要线索,使得整部作品的内容更加丰富,但同时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青蛇地位的上升

青蛇——小青形象的正式出场是在明代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中。这个故事里的“青青”毫无疑问是个平面化功能性人物。她的来历由白蛇一语带过,且形象、性格也极为模糊。书中每次描写她出场时只见简单的言行举止,不知神态情貌。读者只能模糊地了解到“青青”是个美貌忠诚的丫鬟而已。“青青”存在的全部作用只限于为白娘子打下手,帮腔几句。她身上看不见独立的个性。在这部小说里,青青根本排不上号。

而发展到清代玉花堂主人(江荫香)校订的《雷峰塔传奇》时,小青角色的重要性已经大大提高,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点。

《白蛇传》及青蛇的演变

《新白娘子传奇》里的小青

首先,小青开始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角色。最直观的表现是,小青的性格鲜明立体了很多。作者赋予了她信守诺言、直爽伶俐等一系列丰富的性格特征。小青的神态也得到了细腻地刻画,例如“微微含笑”“含泪劝道”“暗地含笑不提”等,其人物形象变得更加饱满。在与主人公对话中,小青已不只是简单地应答和帮腔了,她开始与白娘子和许仙有真正意义上的沟通互动,并出谋划策。故事情节上,小青不再是仅仅依附于白娘子,做她不起眼的“影子”。她开始单独活动,完成一些简单的支线任务,比如夜盗宝器等,虽然具体描写仍很粗略,但这一趋势不可忽视。

第二,小青在故事中的身份地位也有提升,作者虽然没有直接点出,但已在多处暗示,在白娘子嫁了许仙后,小青成为了许仙的妾。在封建时代,小姐出嫁,其陪嫁丫鬟被男主人收房的并不少见。《西厢记》中的红娘一心撮合莺莺与张生的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她存了以后做姨娘的心思。这种设定其实从侧面反映了小青做为白娘子贴身丫鬟的地位已经被确立。在成为了许仙的妾之后,她与白许二人的关系更加紧密,有了参与他们家事的“合法性”。同时也表现了作者确实已经把青白二蛇视作人间中人,将她们融入世俗伦理体系之中。

第三,作者对小青的来历和结局都有了明确的交代,小青与白蛇相遇相知的过程成为了故事的一部分。此时的小青不仅推动了故事的发展,还使情节一波三折,更具层次感。

在田汉改编的《白蛇传》中,小青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女二号。是小青在人群中一眼发现了“俊秀人品”的少年郎许仙,也是她作为“拯救者”,最终打破了雷峰塔,使白、许二人团圆。没有小青,白娘子独木难支,故事无法进行下去。

这个剧本中,小青的性格完整且立体。她重情重义、忠心耿耿、刚烈直率的性格被作者仔细刻画,活灵活现。与白娘子的左右为难,妥协退让不同,她毫不畏惧地怒斥法海、严厉地控诉许仙都表明了她不再是白娘子的附属品,而是有了自己的独立思想和价值取向。她已经真正成为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了。此外,纵观整个故事,除了小青,其他任何一个角色都没有承担起“控诉”与“揭露”的任务,其角色的重要性与独立性不言而喻。

在田汉的版本里,小青成为许仙妾的这一设定被删去了。这一方面是为了符合女性独立、一夫一妻制的现代价值观,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小青和白娘子之间的情意被着重刻画后,小青已经不需要“妾”这个身份了。因为友谊和忠诚,她对白娘子的帮助扶持、不离不弃在古代也许有点出格,但现代观众是完全能够理解并且欣赏的。

《白蛇传》及青蛇的演变

电影《青蛇》里的小青

可见,在白蛇传故事的演变过程中,小青角色的戏份不断增加,人物形象不断丰满 。那么,为什么小青这一角色的重要性会不断上升呢?笔者认为原因主要在于:

第一,小青角色地位的不断提高受益于白娘子形象的不断丰满。在《白蛇传》长久流传的过程中,白娘子的妖性逐渐减弱、人性不断增强。为了塑造出一个立体的白娘子形象,仅叙述她的爱情是不够的,于是创作者们开始不断丰满白娘子与小青的故事,小青这一角色的重要性也就随之显著上升。如田汉改编的《白蛇传》中,白娘子与小青相互扶持的姐妹情意得到了着重刻画,小青的戏份显著增加。

第二,白娘子起初是一位充满了抗争与自由精神的女性,大胆追求个人的现世幸福。但当她嫁给了保守的许仙后,就开始向传统妥协,更多表现的是传统妇女持家、从夫的美德。再加上白娘子婚后有了丈夫、孩子的制约,无法放开手脚。光靠她一人与法海抗争、求许仙回心转意已经变得力不从心。为了弥补这一缺陷,增强戏剧冲突,小青分担了斗争任务。她对法海的决不妥协和对许仙的痛快控诉逐渐成了整个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她本身与法海、许仙并无直接关系,只是为了白娘子才参与到这一系列是非之中。正是因为这一点距离感,使她“审判者”的角色显得得尤为公正、可信,她的喜好与判断代表着大多数观众的喜好与判断。

第三,小青实际上代表了一种与白娘子完全不同的女性形象,比起白娘子温柔端庄、持家护夫的妇人形象,小青则更偏向于活泼大胆的少女形象。她更少受到家庭、世俗的牵绊,自由度更大。面对社会的压迫、传统的夫权和法海的搅局,她绝不退后。随着历史的发展,大众的自我意识渐渐觉醒,小青这样抗争到底的女性形象越来越受欢迎。比起白娘子,她更加符合现代以来的价值取向。

第四,小青的戏份增加,能够使戏剧冲突更加丰富多元,小高潮迭起,可视性大大增加,满足了观众多样化的欣赏口味(武斗、道德审判等)。

此外,小青形象的转变与白蛇故事题材的多样化也息息相关。话本小说如《雷峰塔传奇》能够描述出小青细腻的神态,但是一旦转变为戏剧、电影等题材,故事的情节必须变得更加紧凑,人物形象也必须变得更加鲜明立体,且能在短时间内抓住观众眼球。因而在题材转变过程中,小青的形象也随之变得更加丰满。

在田汉改编的《白蛇传》中,小青的独立性虽然已经大大增强,但还离不开白娘子。那么,随着该故事的继续发展演变,小青这一角色展现的最大限度在哪里?换而言之,她到底能有多重要?笔者认为,小青的重要性很有可能继续上升,甚至成为第一主角。

现代作品倾向于把许仙由“负心汉”改造为“痴情人”,然而这样一改,他的重要性就大大下降。事实上,在“痴情人”许仙让白娘子怀孕后,他对故事主要情节的发展已经不再起推动作用了,甚至往往他才是等待拯救的那一个。所以在未来,很有可能许仙继续被边缘化,成为一个配角,而小青地位上升,与白娘子共同成为主角。其实,在古代就已经有作家探讨了白蛇与青蛇之间的关系,甚至还有的已经涉及到了“同性之恋”,这方面显然有继续探索的空间。

当然和青蛇搭档的不一定得是白娘子,还可以是法海或者许仙。小青看到白娘子与许仙的甜蜜恩爱会不会也动了凡心?法海这样顽固保守,小青与他又会发生什么?一些作家,如前文提到过的李碧华,已经涉及到了这些方面。未来仍有很多种可能。总之,与基本定型了的白娘子相比,对于小青的想象空间仍然很大。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