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张艳茜:“冉佳俊”与“再往後”

2019年01月02日 19:02:05来源:终南性灵 作者:张艳茜 浏览数:37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上大学时,有一位老师讲述了一位“白字先生”的故事,说古时候,一位先生在课堂上让“冉佳俊”同学上前来,这位先生高声叫:“再往後”,这个冉佳俊同学就往后面退一步,又高一声“再往後”,冉佳俊同学又退后一步,先生火了,指着冉佳俊同学:我在叫你,你怎么不应声?冉佳俊同学委屈地说,我不是听你的话“再往後”吗?

汉字是世界上最美的文字了,因文字之美历朝历代出现了无数的书法家。而汉字虽美,学习起来看似容易,却是学无止境。

据说汉字总数已经超过八万。历代日常书面语常用的不同的汉字数量一般都在三四千个。数量上并没有超过最初的文字甲骨文。国家在1988年公布的《现代汉语常用字表》选收了2500个常用字、1000个次常用字,总共只有3500字。

《全日制九年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对“识字”的总目标要求是“学会汉语拼音。能说普通话。认识3000个左右常用汉字。能正确工整地书写汉字,并有一定的速度”。所以,只要在小学初中时,将该学的汉字认足,就够一辈子使用了。但是,如果从事文字工作, 那还得加把劲,起码手边要放本《现代汉语词典》之类的工具书,以备不时之需。

汉字有象形字、有会意字,还有形声字。在形声字中,左形右声的字最多,其次是上形下声的字也比较常见。所以很多时候,看汉字左右上下,基本上就能读出这个字的音。但是此法并非在每个字上都灵验。

经常有这样的事,领导到学校看望学生们,站在高台上对学生发表演讲,生生将“莘莘学子”大声地说成了“辛辛学子”。

我们上大学时,有位做行政工作的老师,每一次都将“赤裸裸”念成“赤果果”,奇怪的是,遇到“裸体”时,这位老师又将“裸”读成“课体”了。一个字,在不同语境,在她看来却是不同的字。无独有偶,赎罪的赎,很多人不会读错,但是看到好莱坞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时,就有人读成“救读”了。这很是奇怪。

在一些会议或是公开场合时,一些领导爱用“阐释”这个词,也难怪,许多政治术语的确需要阐释。但是领导将阐释变为“扇释”的不在一两个。

不久前的一次会议上,一位常出现在台面上的领导做主持人,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声情并茂地介绍着来宾,她说“位临”本次会议的嘉宾有……话音未落,台下一片哄哄声。她自己自然不知道,她已经“位临”了许多许多年了,甚至如果有人念成“莅临”时,她一定会以为此人白字先生了。

有一个故事,一个关在魔瓶里边的魔鬼曾经两次发誓,假如能有谁把他解救出来就一定会报答谁,并且不再祸害人类。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最终变为绝望。魔鬼的恶性信念占据了他整个灵魂和思维。于是,他决定谁救了他,他将加害于谁。并且还将给人类带来灾难。偏偏一个人就在这个时候打开了魔瓶,后果可想而知。

普通人念错别字或念白字,即使是碍于情面,还是会被人纠正的。但是,领导出现这样的错误,通常是没有纠正之声的,领导向来都是伟大正确的,谁敢指正领导的问题呢?久而久之,错误就被保留下来。

这个时候,千万别出现一个打开魔瓶的人。当然,灭顶之灾肯定不会发生,自讨没趣或你将有双小鞋穿是可能的。

【作者简介】张艳茜,《延河》编辑工作28年。出版散文集《远去的时光》《城墙根下》《从左岸到右岸》《心中有她就属于你》,长篇小说《貂蝉》,长篇传记《平凡世界里的路遥》《路遥传》。曾任《延河》常务副主编、陕西省米脂县政府副县长(挂职)。陕西省“四个一批” 人才。中国文艺评论基地研究员。陕西省政府优秀编辑奖、柳青文学奖、西安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获得者。现就职于陕西省社会科学院,任文学所所长。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李宏志:山之魂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