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蒋书蓱:消隐的狼

2019年01月09日 07:39:08来源:终南性灵 作者:蒋书蓱 浏览数:34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我没有看到过狼最后的景象:在如人群脊背一样耸起的山巅上,狼发出最后一声绝望的长嚎。

我没有看到过狼,只从纸张和电脑的屏幕上看到过狼在月亮上的剪影,定格成舞台上溃败的英雄形象,即将消隐于黑色一样夜的屏幕后面。

闲下来的时候,大人们常常说起过去的狼,说狼一群一群地,悄无声息地在卯梁和河谷间走动,夜里,如看见一片一片暗绿色闪烁的“灯火”,说那肯定是狼。第二天,村里楚三家圈里的猪果真不见了,路上留下一些狼的脚印,还有几根狼毛,几个人咒骂着,跟着狼的痕迹寻找,几里地,发现楚三家猪的遗骸。人们恨狼,跟狼结下深仇。

狼,成为一个遥远的传说。

某个夜里我真正地感觉到狼。那个夜里特别黑,松风阵阵吹动,山壑发出海啸般的声音,还有一截什么木头在树上“梆梆梆”地敲打,我隐约听见狼叫。我的心“咚咚咚”地跳得厉害,清早妈妈带着妹妹外出了,天擦黑时不见回来,直到夜深也不见回来,我怕妹妹遇到了危险,因为有几次妹妹哭闹时,妈妈说“狼来了!要是再哭就把她喂狼。”我担心得一夜没睡好觉,那夜,在风声中,我听见狼的声音无处不在。

前阵子,楚三说他在柴葩里看见了狼。狼坐在坡底一动不动,楚三暗暗地观察,辨认它是一匹狼还是一只狗,经过反复比较,他断定是一匹狼。楚三举起猎枪悄悄地朝狼瞄准。在他准备扣动扳机一眨眼的工夫,狼不见了。楚三估摸狼走到附近的刺葩去了,怕中了狼的圈套,没敢跟过去。狼走得无影无踪,楚三在柴葩里坐了半天。楚三逢人就说他遇见了狼,人都笑他人老了眼睛花了,说看见的是一只狗吧,这年头哪里来的狼!楚三肯定地说看见的是狼,他说了狼与狗的细微区别:狼的两只耳朵竖着,狗的两只耳朵垂着;狼的尾巴夹着,狗的尾巴卷着;狼吃东西顾着大伙,狗吃东西不让别的狗靠近……人说“楚三你吹呢,你还看见狼吃东西,你看见的是麂子吧?”楚三说“狗日的狼烧成灰我也认得!”

楚三每天背着枪在刺葩周围转悠,但狼再也没有出现过,他没发现狼的脚印,连一根狼毛都没有发现。他看见一堆白花花风干的粪便,用树枝挑了挑,里面掺杂有鸟雀的羽毛,像狼粪!他来劲了,从有狼粪的地方依次朝四面八方寻找,最后在西北方向,他看见了第二堆狼粪、还有狼明显的脚印,狼的脚印时隐时现,他一路小心地跟过去,却跟到一个树洞前,树洞里卧着一只正在酣睡的獾。树上两只长尾巴松鼠睁着亮晶晶的小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他。

村里人说楚三打狼打多了,眼睛里也泛出狼眼的绿光,身上有狼的煞气。可自从不见了狼,他的眼神灰塌塌的了,背越来越驼,走路说话都没了底气。

有人说他怀念狼。

一次楚三在山上狩猎了几天几夜,回来时一无所获,怏怏地跟谁都不想理识。村里有人故意取笑他,说“在柴葩看见的是獐子吧?”他不辩解;牛踢他一脚,他拍一拍就走了;一只千脚虫挡了他的路,他用脚轻轻将虫子拨到路边。他整个人变软了,眼睛里的光变黯了,声音也变软了,软得谁都可以遭贱他,谁都可以在他面前粗声地说话。

楚三变得越来越不愿意跟人打交道,在家门窗紧闭,他不去别人家串门,别人也莫想去他家串门,人捶他门,他打开门,脸上没表情,跟人不认识似的,弄得人尴尬,很快走了,再也不来,很多人也就不来了。关于楚三,村里开始流传出很多故事。

有人说晚上看见过楚三和一个人在月亮坝对弈,走近细瞧,发现那人屁股后面带个尾巴,再看,两耳尖耸,分明是一匹狼嘛!人吓得赶紧逃离,接着又有人在夜晚跟踪楚三,发现过相同的情形,还发现过楚三和那个带尾巴的人一前一后往荒山野洼走。

楚三越来越不像话了,他的背驼得头快勾到地上,开始拄着拐棍走路,有人在田坎上远远地看见他,以为是一匹四个脚的狼,正捏紧锨把准备防护,却见“那匹狼”猛一抬头,人发现是楚三。

村里人很久没见过楚三了,村里消失某个人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消失的人常常天一露白就背着水和干粮上山劳动,天擦黑才回来,有广阔的天地容纳着他们,消失的人也可能到隔河村子走亲戚去了,也可能出了远门,但不管怎样,过几天、几月、几年或十几年,消失的人准会回来。这人间深处,盛得下太多的欢喜和忧伤,楚三的消失没有引起任何风吹草动。

一天,邻村一个采药的女子在一处荒僻的山涧发现一具人的尸身,露出的面目已被岩鹰啄食得模糊不清,女子赶紧喊人来看,村里的人们闻讯赶来,把尸身翻过来辨认,从残剩的半边脸和上衣认出是楚三。楚三身体已被风干,身下长出一层绿濛濛水藻一样的东西,不知道具体啥时候发生的事情。

人们不断地猜测着一年前楚三在狩猎的山上到底遇到啥,猜测了很多年。

不过也有人说楚三真的看见了狼,前几天见有人在镇上卖狼皮,旁边围着一群人比手划脚,谈论着皮毛和价钱。

的的确确还有狼。电视里播出有人在山上发现被狼抚养长大的人婴,叫狼孩。狼孩是人生的,长相却接近狼,性格里跑动着一匹狼,用四肢走路,茹毛饮血,经常还在夜里引颈长嚎。狼消隐了,狼在人身上恢复着狼性。

一天傍晚,母狼凄厉的哀嚎在荒野响起,屋里的狼孩咬伤了亲娘,追随母狼的呼唤而去……

狼孩到底是人还是狼?生物学界、哲学界为此进行了一场认认真真的辩论,一些知名作家也写下大量的文章询问。

有时,路上走过来一个模样酷似狼的人。

有时,那个人在人群里出现。

有人也经常这么骂某个人,骂他是披着人皮的狼,骂他狼心狗肺。

如果狼远远地看,听见这一切,不知怎么评价人。人自以为懂得狼,没想过狼懂不懂得自己。没人问过狼。

我没有看到过狼最后的景象,尽管在我到来之前,狼的存在已有无数日月,从闪现到消失,过程极其缓慢。一个叫马连•修恩的人走进一个叫“布列瑟农”的地方, 沉湎倾听其间的天籁之音而不可自拔,他顺着风声,一听便是经年,听见了加拿大育空原野上发生的一件大事情:驯鹿增量,捕杀狼群。马连•修恩将所听所感记录下来了,并作词谱曲,再现了狼被大量捕杀无处可逃的情景。在凄美悲壮的苏格兰乐风中,在潺潺溪流、风雨与雀鸟的合奏里,我听见狼在奔逃、喘息,在静静地舔舐伤口。

我没有看到,狼消隐的时刻,眼睛里影映的月和泪光。狼成为某个代名词,成为张贴于角落里慵懒而空泛的形象,像我指间烧得红灼灼的烟芯,在视觉中逐渐黯淡抽象,无力地垂伏于苍白肤浅的稿纸上。

夜后发出犹如来自宇宙洪荒般巨大的轰响。吹着风的这个夜晚,时光像有某种轮回。

狼无处不在。狼是隐藏在黑暗中的事物。

【作者简介】蒋书蓱,西安首届签约作家,《大西安印象》签约作家,长篇小说入选陕西省委宣传部重点文艺创作资助扶持项目。擅多种文体写作。散文集《河流传说》获安康市第五届文学艺术精品创作奖三等奖。散文《隐隐约约的水响》获“生态安全”大赛征文一等奖。文学评论《诗意地栖居》获安康书评征文大赛优秀奖。微电影剧本《绿色的翅膀》获市直机关“讲述机关的故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微电影剧本优秀奖。数十首诗歌在《青年作家》《诗选刊》《延河》等刊物发表,部分入选年度优秀诗歌卷。另有散文、文艺评论、纪实通讯等约十万字见诸报刊。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董信义:凤凰穿越蓝色的火焰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