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王亚凤:这只猫叫李根

2019年01月09日 03:28:36来源: 终南性灵 作者:王亚凤 浏览数:28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连着几晚上,听得库房里有窸窸窣窣之声,进老鼠了!

林掌柜最受不了这种鬼鬼祟祟的东西,跟着几晚上不好好睡觉,咬牙切齿发誓要斩草除根!还真行!果然捉住了两只小老鼠,着实安静了几日。

但,当这种刺耳的声音再度响起时,就不是窸窸窣窣了,仿佛没多久就发展成了“马”蹄踏踏!示威似的,把库房上层搭的天花板当成了跑马场,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可怜的林掌柜起先仗着身手矫捷,赤手空拳上阵捉鼠,渐渐无能为力,变成四处安放粘鼠板,守株待兔;最后在其伙计那儿搜罗来一张古老的夹鼠器,就差祈祷“天灵灵地灵灵老祖宗们都显灵”了!最终也没能除尽鼠患,结果是:林掌柜学会了蒙着被子装聋作哑,老板娘我唉声叹气收拾尽库房里的过季衣服、库存棉花,紧紧关闭仓门,但求硕鼠们不要再扩大地盘来侵犯我的地盘就烧高香啦!

俗话说“打瞌睡时有人递枕头”,哎呀太巧了——我一定是心事重重,刚下意识地在群里发了张“喵喵”图片,就有人递话了:“有人要猫吗?我的猫可比这个漂亮多了!”哦?真的天降神兵吗?我赶紧接上:“我要!我要”!紫雨认真地问:“是真的要吗?”我点头如捣蒜:“真的!我真的想要一只猫!”紫雨再说:“这是云朵托付给我的猫,叫李根。我要外出了得给他找个家!”然后一边说着李根有多漂亮一边就传过来N张照片!果然是一只气派十足的大猫!虎头虎脑,威风十足,还戴眼镜耍帅扮酷!哦哈哈哈!

正笑得开怀,忽见云朵上线哭得稀里哗啦,吓得紫雨心虚不已:“啊?云朵你在啊?”云朵哭得更伤心了!于是一个不断解释,又哄又劝,一个愈发怀念她的宠物!俩妙人儿那边厢开放视频,爱抚追忆她们的喵喵宠儿,我在一旁打哈哈说“二位不要伤了和气哦!商量好了咱们再交接哦!”说罢闪了,去跟我的家庭成员开会商议去了。我家人当然没意见,一致表态:只要猫主人同意,我们绝不会亏待了李根!

云朵自是明智的,一会儿便想通了,不但主动来跟陌生人马铃薯我套近乎说“都是姓马的应该同样有爱心”,还亲亲热热给了我一个大拥抱!把我给乐得:因猫结缘啊,美女!

第二日,两位爱猫的女士真的千里迢迢给我送猫来了!紫雨说过她今天没有车但是有时间,我呢很抱憾今天可以抽时间接待但亦没有车接送!紫雨考虑片刻,竟然就抱着庞大的李根,捧着比李根还大的沙盆,拎着大大小小的套装食盆、水盆,以及猫粮、猫毯诸物,搬家一般一路转乘公交来看我了!

各位,别说我拽,我真不是故意要人送上门的!你想:两位把自家宠物跟托孤似的要送人,还不得亲自来查看其生存环境及新主人的真实面目?万一我是个虚伪的家伙甚至动物虐待狂之类的呢?虽然一面之下可能看不出更多问题,但私人住所的确能暴露出许多细节信息,聪颖的女子都是“狡猾狡猾的”哦!

君子坦荡荡!俺不怕考验!俺可能给不了李根锦衣玉食的富贵生活,但起码的爱心俺还是有滴!

李根“先生”可不管这些,一到新家,我用剪刀打开束缚他的纸箱,这家伙立刻支棱起耳朵四处窥探,然后果断跳出这个狭小纸屋,一溜烟奔到阳台后面去了。我只来得及看清他巨型的黄色斑纹的矫健身姿。

一下子是抓不住他的!我心里明得跟镜儿似的,只能等林掌柜回来再说了。两位娘娘花容失色面面相觑。我擦了把汗,带女士们去查看这个封闭得很好的住宅,安慰她们:随他去吧!

事已至此两位娘娘也无计可施,只得放宽了心。紫雨尽心尽力地为李根盛了水,放好她带来的鸡肝,才勉强坐下来喝茶。我们这才加了QQ好友,陪紫雨来的这位女士原来不是李根的原主子云朵,还好我们年纪相仿相谈甚欢,对我的考察通过,于是当场打通了身在北京的云朵的电话,做了一场隆重的三方主人交接仪式。

我的天哪,李根的女主人云朵竟有着那么好听的声音,真跟云朵一般棉花糖也似!听起来酥酥软软,娇弱无力,一根电话线、遥远的距离,传递过来的是一种梨花带雨般的我“听”尤怜!我不由得在心里暗叹,是不是养猫的女人都有几分像猫呢?那以后,我会不会也蜕变成一位“猫女郎”呢?啊哈哈哈!我心有余悸,温柔地、尽情地安慰了一番云朵,把电话还给紫雨,担忧地说“云朵哭了!”紫雨又是好一番宽慰!

讲真,我有一点心理负担了!我昨天就跟紫雨交代过,坦白得忐忑不安,我说:“我得承认我动机不纯,我不只是要把李根当宠物养,我看上李根的雄壮威猛了,要他来御鼠,可以么?”紫雨说,李根可能不会捉鼠!这其实我也想到了:现在还有几只猫会捉鼠呢?不过是借猫个威势,镇镇鼠罢了!再不济咱还可以看看热闹,我还不信鼠能把猫给吃了?!呵呵!我只是怕我的爱不够深厚,辜负李根这俩娘的浓情蜜意!

两位娘娘牵肠挂肚地返回了,我送出大门,急急忙忙回家,一边在各个屋子疾步搜寻,一边嘴里“喵喵 喵喵”叫着,柔声呼唤“李根!李根!”

李根不语!我着急了!库房比较大,杂物堆得满满的,李根藏在哪儿呢?快点出来啊!娘娘说若没有准备好沙盆,你宁肯不拉么?你要憋死啊?快出来!我给你准备好“恭桶”了呢!

抬头踮脚,低头猫腰,我攀上爬下,差点打翻了码得高高的酒箱子!急得满头大汗之际,我家掌柜的回来了!他跟我寻找李根一样,一脚踏进屋,嘴里呼唤着“老婆!老婆!”一边四下搜寻,终于在库房里把我给找着了,可我还没找到李根!

心急如焚的我立刻把这个任务转嫁给了比我爱心多多的老公大人!哦嗬!累死我了!多一个家庭成员必得多一份责任啊!

不待我坐下来喝一杯茶,林掌柜在高兴地唤我了,声音轻柔的像猫咪一样:“老婆,快来看啊,这儿有一双猫眼呢!绿莹莹的亮闪闪滴……”

【作者简介】王亚凤,笔名马铃薯。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未央区作协副秘书长,未央区政协特邀文史研究员,未央区知联会理事,陕西麦田书院文史委员会专家。

2012年签约华商报副刊专栏作家后,开始散文、诗歌、小说创作。作品散见于《华商报》《西安日报》《西安广播电视报》《西安文艺界》《当代女报》《陕西诗歌》《秦岭》《中国报告文学》等,有文本收入《陕西文学年选》《中国散文精粹》。更多发于《西北作家》《陕西文化网》《爱长安》等网络新媒体。连年获得未央区文化旅游局征文一等奖;市图“年味征文”二等奖;“李白杯”全国散文诗歌大赛三等奖等。

参与编撰史志类书籍《西安村落记忆(上、中、下)》《未央宫乡志》《未央区党史》。出版有散文合集《隔着旧时光》,个人散文集《原野的风》。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