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家长课堂

从古人的身上,学习胸襟气度与风雅智慧

2018年09月18日 19:33:39来源:头条号 作者:周慧彤 浏览数:204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李白被唐玄宗诏入翰林院,天天和酒友们醉倒在酒店里。有天,唐玄宗有感而发,想编个新歌词,派人快把李白找来,李白却已醉倒在酒店里。弄进宫后,用水浇他的脸,(使其醒酒,)让他马上执笔,过了一会儿,就写了十几首,唐玄宗大为赞赏。有一次李白醉倒后,叫大宦官高力士给他脱靴子,由此而被逐出京师。于是李白浪迹江湖,整天埋头痛饮。侍御史崔宗之贬官金陵,与李白边喝酒边作诗,相得其乐。曾经在月夜乘船,从釆石矾直达金陵,李白穿上宫锦袍,在船上顾盼笑傲,旁若无人。当初贺知章见到李白,称赞道:“天上谪降人世的神仙。”

后晋高祖时,张彦泽残酷无道,刑部侍郎李涛叩拜高祖,极力揭发张彦泽的罪行,言语恳切周到。张彦泽被降一阶,爵位降一级。后来契丹兵攻入京域,张彦泽大肆杀戳,百姓们不寒而果。李涛当时是后晋的中书舍人,对人说:“我与其逃到水沟里而不免一死,还不如前去见他。”于是投上名谒见张彦泽,说:“上书请杀大尉人李涛,谨来请求死罪。”张彦泽很高兴地接待了他,对李涛说:“中书会人,你今天害怕吗?李涛回答道:“我今天的害怕,就像你当年的害怕一样。如果过去高祖听我李涛的话,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张彦浮(听后)放声大笑,命人拿酒来给李涛,李涛灌满酒杯后一口喝光,旁若无人地走了。

钱徽担任礼部侍郎时,段文昌、李绅都写信给钱徽,推考生求名次,钱徽一概不予录取,段文昌、李绅大怒。段文昌赴四川就职,辞行的那天,当面向唐穆宗告钱放榜的进士都不是公正录取的。钱微因此贬为江州刺史。有人教钱徽拿段文昌、李绅写来的私信进呈给皇上,钱徽说:“如果我问心无愧,无论是升官还是贬官,都无所谓。修养身心,言行谨慎,怎么可以拿私信去证明我的清白呢?”命令子弟将信烧了,人们都称钱徽是忠厚长者。

柱甫与严武是世交,严武出镇成都任西川节度使时,征召杜甫为参谋,对待他甚为礼敬。杜甫凭着酒醉,登上严武的坐床,瞪起眼睛对着严武说:“严挺之居然有这样的儿子。”严武的牌气虽然急躁,对此却不见怪。杜甫在成都的浣花里种竹植树,靠近江边盖了座草堂,喝酒吟诗,不受拘束,和农夫村民亲密无间,不摆官架子。严武去看他,杜甫有时连帽子也不戴就出来接待,因而严武有诗云:“莫倚题《鹦鹉赋》,何须不著鵔冠。”杜甫就是这样狂傲放诞。

张建封逝世后,杜兼以不实之辞奏陈李藩在张建封逝世之际动摇军心。唐德宗大怒,暗中颁布诏书,命令杜佑将李藩杀掉。杜佑一向器重李藩,将诏书藏在怀中10天,不忍心动手,于是借机叫来李藩,与他谈论佛教教义,说:“佛家宣扬因果报应之说,确实有这回事吗?”李藩说:“确实有这回事。”杜佑说:“如果确实如此,你遇到事情最好不要恐慌。”于是他拿出诏书,李藩看过后,毫不动色,说:“我与社兼确实要受到报应。”杜佑说:“你当心别说出去,我已秘密上奏论陈,用我全家来担保你。”唐德宗仍然怒气未消,传召李藩赴朝廷,等到召见李藩时,看到他的仪表形貌,说:“这怎么会是干坏事的人呢?”于是任命李落为校书郎。

阳城被征召为谏议大夫后,只见各谏官纷纷讲些细小琐碎的事情,且都上奏,唐德宗对此感到厌烦苦恼。然而阳城却与自己的两个弟弟开怀饮酒,人们对他摸不着边际。有人来拜访阳城,阳城请他坐下来后,就强劝来客飲酒,客人推辞,阳城就只顾自己饮酒,客人不得已,就与阳城对饮起来。有时是客人先醇,倒在坐席上,有时是阳城先醉,躺在客人的怀抱中,竞然不能听客人讲话了。阳城与他的两个弟弟约定说:“我每个月所得的俸禄,你们可预算我们家有几口人,每月要吃多少米,买柴、菜、盐共用多少钱,先一一开列出来,剩下来的俸禄全部送酒家,不要留钱在家。

汴州节度使李万荣病重,邓惟恭自己代理州中事务。朝廷任命董晋为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使。董晋带领十几位随从人员弃赴落镇。到达郑州时,宣武军没有派将士前来迎接。郑州的官吏都感到害怕,劝董晋留下来以待事态的发展变化。董晋说:“遵照救令上任,怎么可以随便停留。”人们都担心董晋会遇到意外,董晋却独自显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离汴州十几里的地方,邓惟恭才来迎接,董晋让邓惟恭不必下马。进城后,董晋仍旧将军政大事委任邓惟恭处理。众人佩服董晋能灵活处理突发事件,使人莫测高深。

李昭德与娄师德共同掌管朝政,娄师德身体肥胖,走路迟缓,李昭德等他好多次还泌到来,于是就气呼呼地骂谴:“乡下人。”娄师德黴笑着说;“娄师德不徼乡下人,谁做!”

娄师德的弟弟被投予代州刺史一职,赴任前,娄师德对他说:“我处在宰相地位,你又做州刺史,如此过分的荣耀,是人家所妒忌的,今后要怎样做才能免祸?”弟弟双腺豌地回答道:“从今以后,即使有人朝我的脸吐唾沫,我自己揩掉罢了,决不使兄长担忧。”娄师徳满脸愁容地说:“这正是我所担忧的。别人朝你的脸吐唾沫,就是因为恨你。你揩了,就是顶撞他的意愿,只会加重他的怨气。唾沫,不用揩也会干的,你应该笑着接受才是。”

娄师德后来领兵讨伐吐蕃,打了败仗,他因此被降职为原州员外司马。娄师德签署文书时,吃惊地说:“官爵全都没有了!”接着又说:“也好也好。”不再把这事放在心上。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