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地理人文

咸阳的城市标签进化史

2019年01月20日 07:04:31来源:西安惊奇 作者:人间四月天 浏览数:30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赵正永的落马掀起了陕西人、西安人一场大规模围观,其实作为老百姓云里雾里我们本质上什么都不知道,即使知道的也是些能让我们知道的,其他的不该知道的永远不会知道。

有朋友说赵正永耽误了陕西10年发展,有朋友说赵正永在位时候对于“西咸新区”的规划和定位,直接导致了西、咸一体化进程的复杂性,间接的导致了西安城市未来发展空间的滞后。

可能大家说的都有一些道理,但回过头去看当年围在赵香客身边畅谈“陕西梦“大发展的,和如今表决心要切割的不都是类似的一群人么,落井下石的文章看多了,其实大家也都觉着索然无味。

今天我们不是要去讨论赵正永耽搁陕西多少年发展的问题,而是把咸阳作为一个镜像,来给西安做一个镜鉴。

纵观咸阳几十年的发展,除了有可歌可泣的故事之外,其实还有许多尴尬和唏嘘,甚至因为某些领导的眼界问题,一度让这座城市的定位和宣传十分尴尬的地步,如果以今天的眼光去看甚至可以说是沦为了笑柄。

曾享誉全国的纺织之城

咸阳城市发展的母亲产业

建国之初咸阳被因为战略需要,被定位为全国性的纺织基地,国棉一,二,七,八厂,陕二印,二针,纺织器材,一纺机,二纺机,陕二毛……至今老一辈给我说到这事,经常会说“以前咸阳纺织女工的工资高的很”、“小伙娃都想娶个纺织女工当媳妇”。

当年纺织厂一下班一大批纺织女工从工厂走出来,成为了咸阳人民路上每天必不可少的风景,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纺织业为咸阳打下了现代城市建设的根基。

丨赵梦桃(1935—1963)西北国棉一厂细纱挡车工、全国劳动模范丨

当时西北国棉一厂劳动模范赵梦桃的事迹,被不断传颂和报道,甚至在我和不少咸阳老人聊天中,许多人对城市的第一印象就是来自于对纺织厂工作的憧憬,至今“赵梦桃小组”还是咸阳文化宣传上必不可少的一环。

当然还有些事情,如今会经常性的一笔带过,比如说赵梦桃去世后,吴桂贤接过了赵梦桃的班,而这个纺织女工后来成为共和国的副总理,一个37岁的纺织女工成了国家的副总理,有其特殊的历史原因,但从某些方面也可以看出当时咸阳纺织工业的发达

丨左一吴桂贤,左二陈永贵丨

当时咸阳城市定位就是“轻工业城市”,纺织业的发达至今给这座城市留下很多烙印,很多街道的名字、十字都是来自于就进的毛纺厂,很长一段时间里,可以说纺织女工代表了这座城市的时尚潮流。

成百上千的青年女工门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在路上,曾经是咸阳这座城市最优魅力的风景线。

以如今的眼光去看的话,纺织工业算是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随着改革开发进程的加快,在时代迅速发展变革的格局下,缺乏科学规划、发展视野,都成了咸阳的纺织工业的短板,曾经的辉煌渐渐都成了昨日黄花。

如今“七厂十字”依旧是咸阳最重要的地理坐标,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十几年前卖厂子时候的群情激奋,而再过十几年,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地方为啥叫这么个名字……

盛极而衰的彩虹城

咸阳离技术前沿最近的次机会

以今天的眼光去看,纺织业还没走下坡路的时候,1977年国务院正式批准恢复引进彩色显像管成套技术和设备项目,并列为国家重点引进项目,定名为“咸阳彩色显像管工程”。

从此以后的20多年,咸阳被赋予了彩虹城的定位。

咸阳彩电厂第一只彩色显像管

20年的时间,彩虹公司生产线下线了近1亿只彩色显像管,收入超700亿元,显像管、偏转线圈、电视配件、广电设备等等,可以说全中国做彩电的企业说都是彩虹的弟弟、子侄辈。

很长时间能进彩虹上班是很多人的梦想,很多九零、零零后年轻人都没有听说过“四班三运转”、“三班两运转”这种类似的话,在当时为了追求效率,机器是24小时不停歇,工人则要倒班流转,白天交接班的时候经常马路都要拦截,要先让工人们上下班,为了夜班工人交接班吃饭的问题,最后则形成了咸阳“汇通面”夜市,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当年彩虹到底有多火。

而“咸阳彩色显像管工程”的落地,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另外当时亦是中日关系发展的蜜月期,而整个项目规划、引进、发展背后还有一大批日本专家做支撑。

1996年彩虹上市后更是如日中天,不仅在春晚上给全国人民拜年,据说每个员工都有一千多原始股份,当时家里人说谁在彩虹上班,比现在还在考上大学脸上更有光。

盛极而衰用在这里最形象不过,僵化的体制、端着铁饭碗的领导往往看不到这种征兆,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看不到前沿科技、发展趋势,何况电子产品的需求,已经不再只是一个“大屁股”彩电和显示器。

PK

2000年的时候咸阳的GDP是228.21亿,电子工业产值达到了120亿以上,占据了全省电子工业总量将近三分之二,但在这个时候液晶技术显然已经是趋势,而彩虹的领导们还沉迷在生产了多少显像管的美梦中。

原本依靠彩虹集团的实力,如果能跟进市场的变化,不只是彩虹,可能整个咸阳的发展就会是另外一个面貌。

再去看当年的一些政府报告,几乎年年都是大喜报,而等着网吧里液晶显示器越来越多的时候,甚至显示屏幕从电脑端转移到手机移动端的时候,彩虹却不仅早早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也错失了最好的发展阶段。

异军突起的保健品之都

有的华丽转身、有的黯淡没落

最近权健的百亿保健帝国轰然崩塌,对于咸阳来说,在上个世纪最后的十多年,它其实才是中国的保健之城,甚至可以说如今凡是做保健品的,都是来辉武的徒子徒孙。

“505神功元气袋”横空出世,像一场龙卷风席卷全国,像小孩穿的肚兜一样的元气袋从咸阳火遍全国,来辉武名声鹊起,地位堪比如今的马云、马化腾,“505神功元气袋”风靡大街小巷,据说咸阳官员上北京办事,都是给送元气袋。

在来辉武教授505元气袋的带动下,咸阳发展出来了五六百家保健品厂,全国第一个真正的保健品市场就在咸阳乐育路上,水泄不通、人山人海,为了购买一个元气袋,甚至要托关系、找熟人,全国各地的人都来咸阳采购,上世纪90年代,咸阳堪称是“中国的保健品之都”。

来辉武教授赚得盆满钵满,甚至还拿了188万重奖1992年的奥运健儿,当年更是有位陕西的领导说:“假若我们陕西有十个来辉武,一百个来辉武,一千个来辉武,陕西的事情就好办了。”

1994年的时候,整个咸阳的GDP是115.18亿,而“505神功元气袋”巅峰期的销售额就达到了4个亿,505厂不仅是纳税大户,更是咸阳公务员们的衣食父母。

在“神袋”来辉武之外,咸阳在当时还涌现了“神刀”张朝堂、“神脉”冯武臣、“神针”赵步长、以及“肿瘤克星”李去病、田景丰等一批医术非常高明的神医。

可能很多人都能认出来上面一下人的名字,有的神医华丽转身,有的退居幕后,不过都借着保健品的热潮发家致富,譬如赵步长、王保安、杨登军、田景丰等都成功的药商或者开办医院。

前前后后不到10年的保健品热潮很快褪去,而咸阳在躁动中也安静了下来,更重要的是随着国家监管、行业的不规范,老百姓对保健品的迷信降低了,挤着五六百加保健品厂的咸阳,忽然从”保健品之都“又隐隐约约有了个”骗子基地“的说法。

热热闹闹了快十年,犹如吃了伟哥一样躁动不止,咸阳就像是虚不受补元气大伤,来辉武教授则功成身退,前半上在中国卖保健品,后半生在美国做大西雅图的华人首善,没事给大学捐款做慈善、设立奖学金。

足疗之风乍起在世纪之交

咸阳最尴尬、难堪的城市定位

现在很多人说“西咸一体化”怪咸阳自己不主动,其实是有失偏颇的,其实两座城市都各自有自己的小九九,进入21世纪咸阳怎么发展、朝那里发展,最后病急乱投医之下,有人给出了如今看来贻笑大方的答案。

一方面有大量纺织工下岗无法就业,政府想出来了发展“足疗”事业来解决城市发展的短板,并将其称为新兴的现代医疗保健方式,可以说当时咸阳的思路还埋在保健里出不来。

2002年12月,咸阳召开常务会议,决定成立咸阳市推广足疗保健工作领导小组《市足疗办》,张立勇亲自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咸阳足疗之风吹了起来。

政府把足疗当作“支柱产业”的同时,张姓领导最后有了一个“足疗书记”的称号。

不到一年的时间,咸阳市新增足疗营业场所四五百家。

而在正规足疗之外风起云涌,离市区有些距离的马庄镇早在几年之前就火红了起来,则按照各种谁也不知道的政策,据说其中有一条是“公安不能随便查”,因此成了所谓的“红灯区”,不仅仅是晚上就连大白天,店里的小姐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到街上招揽生意。

在当时小镇的影响力不急辐射咸阳、西安,甚至周边省市来这里的人都是络绎不绝,天南海北搞ktv的老板来这里租房子,甚至歌舞厅就开在镇政府的隔壁,并且咸阳的珠泉路、勤俭路、文汇路、钓台都有类似的情况。

在当时人尽皆知甚至被默许的行为,遗毒至今还在,时至今日这都是咸阳城市发展上的一笔烂帐,也暴露了当时领导的眼界和能力。

咸阳的发展离不开西安

西安想做大做强离不开咸阳

纺织业日落西山,彩虹厂走下坡路,保健业的神话也在世纪之交的时候开始破灭,可以说咸阳的城市发展,在进入21世纪的时候不仅缺少了动力,而且还失去了方向。

其实在痛定思痛之后,2001年咸阳市委、市政府决定将城市向东南方向扩展,拉近与西安市的距离,决定“世纪大道      ”,可以说新世纪之初,咸阳是希望借助西安发展,但尴尬的是西安的重心在高新区,对于咸阳的暗送秋波不是那么在意,毕竟高新区是亲儿子,咸阳本质上是个外人。

在财力并不富足的情况下修建世纪大道,一度出现了咸阳这边路好、西安路差的情况,以至于很多咸阳人觉着”热脸碰了冷钩子“,其实咸阳是想着借助便利交通分流西安的人才、技术、资金,而西安有意无意的一直把重心放在南边,也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

用榆木疙瘩想也知道,足浴这种定位和咸阳的城市发展是背离的,甚至是和整个社会的正能量风气相悖的,城市的发展除了需要产业,更需要科学的发展观。

随着“足疗书记”的离任,乌烟瘴气渐渐散去之后,咸阳的发展虽然缓慢,但总归走上了正路。

从全国范围来看,如果我们想找一个恩怨情仇绵延千百年的两座城市,可能最突出的就是西安和咸阳,一座城市说自己是“13朝古都”,一个城市宣扬自己是“中国第一帝都”,围绕两座城市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到发展的争论一直不绝于耳。

比如有人说咸阳本身就应该属于西安,有人则认为不应该简单的抹杀咸阳的历史和特殊性,更何况地级市咸阳如今的面积比西安还大,其实我们讲述的历史都是服务于当下的政治和利益。

可以说从2001年开始的十多年,咸阳既是修路又是造桥,都是在有意无意朝着西安靠拢,而西安限于自身财力、并且和领导人的格局有关,对“西咸一体化”其实并不是很热衷,发展中心一直都在高新和长安区。

一方面是随着最近几年土地经济的凸显,并且随着西咸新区的设立,最近四五年西安也渐渐回过神来,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西安的媒体端,经常可以看到关于“西咸一体化”、“2020年西安吞并咸阳”“三分咸阳”这种文章,而咸阳方面对这种文章是有一定的管控。

事实上在没有相关文件、官方消息的情况下,肆意改变行政区域的这种文章都是有造谣的嫌疑质,但也从一个方面反映出了西安暧昧的态度。

最近国务院批复同意山东省调整济南市莱芜市行政区划,撤销莱芜市,将其所辖区域划归济南市管辖,此次调整之后“大济南”的概念呼之欲出,立刻在网上“咸阳划归西安”、“三分咸阳做大西安”……各种各样重复了十多年的论调越发的多了起来。

纵观咸阳几十年的发展,有可歌可泣也有荒唐可笑,不管行政上是否合并,咸阳都应该用于解放思想,勇于拥抱西安,即是挑战也是机遇,可以断言咸阳的发展离不开西安,而以西安如今的空间格局,想要追赶超越、做大做强亦离不开咸阳的支撑。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