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初玄:月挂东天

2019年01月21日 22:58:34来源:终南性灵 作者:张军峰 浏览数:27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走着走着就淡了。

譬如那几只孔雀,我没来,它开着屏,我来了,它还开着屏,虽然我们是老熟识了,并没有因着我,它开的好些。它熟视无睹我的款款深情。

初冬的暖尽管很暖,却并不能脱衣服,朋友间再好,不能失了尊敬,不能因熟而废礼,在中国尤其如此,礼多人不怪。

每天都有因果发生,每时每刻都上演着因果轮回。犹如身体的症状就是心相的果一样。

在这座原畔,我是虔诚的。

因为我总觉得有一双或者多双眼睛看着我,或许是朱博、或许是杜甫、或许是韩愈柳宗元、或许是李淳风杜牧,我一直感觉这些人就像夜空的月亮,你没有刻意看着它,或者看不见,但是一直它都在。

也许我的虔诚是辜枉的,但改变不了我澄明的初心。受了委屈不辩解,也不挣扎,跟着心走,哪儿累了就歇哪。

这世界最难猜的就是人心,猜不懂,或者太费心,就不猜了。

岁月静好。

山川原静好。

你静好,我静好。

冬里崖畔的野草在阳光下毛茸茸的,像是黄土的棉被。这时候,我愿是那只野猫,慵赖地躺在草坡上,眼睛都不愿眨一下。

“洞见”让许多名人放下身段,曾经面对着百人千人的演讲变成几十人的倾听。今天是面对着终南山,面对着沧海桑田的樊川,和少陵原畔的古往先贤在对着话。

灰喜鹊不懂猫的心,在树杈上唧唧喳喳,猫不屑一顾,它知道我看着它。又来了一只,和那一只对唱,曲高和寡,我也不是它的知音,就一前一后飞走了。

关在笼子里的藏獒只有用狂吠证明它的威猛。放出了笼子,即使再温顺,也让人恐惧。

人和人往往带着面具说话,所以知心者就少。啥时候卸了,别人轻松了,自己也就轻松了。

看了一段动物世界,山羊被鳄鱼紧紧咬住,同伴远远观望,最后关头,救它的却是河马。

距离太近了就看不清了,只缘身在此山中,距离远点反而会清晰,眼光模糊了,视野宽阔了,心底就敞亮。

再黑的夜,月亮仍在,心里的月比天上的月更重要。

下原的时候,才发现今夜挂在东天的月亮如此的圆,月光柔柔地洒在坡坡坎坎,沟沟渠渠。

我竟然为今夜的月想流泪,感谢皎洁的月亮照着我澄明的初心,我以我心向明月。

想起去年的第一场雪,今夜我是如此渴望一场今年的初雪,真的渴望。

【作者简介】张军峰,号初玄。陕西散文学会青年文学委员会主任、长安区作协主席、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文学院特聘研究员、少陵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已出版长篇小说《方子渡纪事》,散文集《掬水向月》《你从我的长安打马而过》,历史文化散文集《昭宣中兴》入选教育部中小学图书馆配备核心书目。长安“洞见”讲坛策划者。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周吉灵:嘉陵恨水 下一篇:陈嘉瑞:大寒却暖雪情天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