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秦腔传统戏《辕门斩子》剧本(刘易平演出本)

2019年01月13日 14:20:03来源:头条号 作者:秦腔大观园 浏览数:26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剧中人物:

杨延景 杨宗保 佘太君 赵德芳 穆桂英 焦赞 孟良 穆瓜 四兵士

剧本:

[牌子,四兵士、焦赞、孟良引杨延景上。

杨延景:(引)蠢子不肖,定斩不——不饶!

(诗)战鼓咚咚催人魂,蠢子不肖坐辕门;

二十四将排班站,要斩宗保振军心。

(白)本帅杨延景。我命宗保巡营瞭哨,二位贤弟报道,奴才已在穆柯寨招亲,其情可恼。二贤弟!

焦孟:在!

杨延景:小本官回营早禀。

焦孟:啊!

杨宗保:(内)催马!(上)(牌子)

焦孟:下马来。

杨宗保:下马来了。(下马)二位叔父请来见礼了。

焦孟:免礼了。小本官下了山了?

杨宗保:下了山了。我父可曾升帐?

焦孟:倒也升帐。

杨宗保:喜怒如何?

焦孟:怒而不息。

杨宗保:哎呀不好!(欲走,焦赞上前按住)

孟良:站住。(进帐)禀元帅。

杨延景:讲。

孟良:小本官回营。

杨延景:命他来见。

孟良:是。小心来见!

杨宗保:(跪)宗保参见父帅。

杨延景:下跪的可是我儿宗保?

杨宗保:正是。

杨延景:这几日不见,你向哪里去了?

杨宗保:巡营瞭哨去了。

杨延景:你二叔父言道,你在穆柯寨招亲,可曾是实?

杨宗保:件件是实。

杨延景:圣上有旨?

杨宗保:无旨。

杨延景:为父有令?

杨宗保:无令。

杨延景:唗!圣上无旨,为父无令,奴才私意招亲,父将儿——(怒)绑了。

(焦赞、孟良上前将杨宗保绑定。杨延景走至杨宗保身旁,看介,怒指)

(叫板)哎——奴才!

(唱尖板)

延景怒冲冠,冒火咬牙关;

私自结亲眷,军法不容宽。

焦孟贤弟一声唤,

推出辕门吃刀弦。(焦赞推宗保出帐)

孟良:(白)焦贤弟。

焦赞:孟二哥。

孟良:小本官犯罪,你我弟兄进帐做情。

焦赞:进帐做情!

焦孟:(进帐)参见元帅。

杨延景:二贤弟这是何意?

焦孟:我家小本官犯罪,理应该杀,理应该斩。念起我弟兄鞍前马后,只可恕饶,莫可问斩。

杨延景:唗!宗保犯罪不是你二人勾引,焉能罪犯杀刑?辕门外先斩杨宗保——

焦孟:然后?

杨延景:然后再除你二人!(焦赞、孟良忙出帐)

孟良:焦贤弟!

焦赞:孟二哥!元帅杀得眼红了,杀到我弟兄头上了。你看守小本官,待我去搬太娘。

孟良:速快去搬!(焦赞下)

佘太君:(焦赞搀佘太君上)

(唱七锤)

焦赞对我一声禀——倒叫太君吃一惊;

速快传,往里禀,你就说太娘到帐中。(歇)

孟良:太娘请坐。

焦赞:禀元帅,太娘到。

杨延景:(唱花音二倒板)

焦赞传孟良禀太娘来到,

(白)二贤弟,怎么太娘到了?

焦孟:太娘到了。

杨延景:快请太娘。

焦孟:是。有请太娘。

佘太君:站起去。

杨延景:(离位出迎)

(顾盼)太娘在哪里?太娘在——太娘到了。(上前打躬)

佘太君:到了。

杨延景:请到帐中。

佘太君:要到帐中。(杨延景搀太君进帐)

杨延景:太娘在上,待儿拜过。(复打躬)

佘太君:不肖。站起去!

杨延景:谢过太娘!(太君坐,杨延景思索,见焦孟二人鬼鬼祟祟,方知是他二人把太娘搬来;转身忽见宗保,怒指。)

(叫板)唉——奴才呀!

(唱花音慢板)

气得我手捶胸恨气难消!

佘太君:(愠怒)嗯?

杨延景:(见太君怒,即转笑容)

(接唱)儿问娘进帐来为何烦恼?

佘太君:(白)坐了。

杨延景:(施礼)孩儿告坐。

佘太君:(接唱)娘不说儿延景自然知道!

杨延景:(接唱)莫非是娘为的你孙儿宗保?

佘太君:(接唱)我孙儿犯何罪绑在法标?

杨延景:(接唱)

提起来把奴才该杀该绞,恨不得把奴才油锅去熬!

儿有令命奴才巡营瞭哨,小奴才大着胆去把亲招!

有焦赞和孟良禀儿知道,(上板)你的儿跨战马前去征剿。

实想说把穆柯一马平扫,穆桂英下了山动起枪刀。

军情事也不必对娘细表,小奴才他招亲军法难饶!

因此上绑辕门示众知晓,斩宗保为整饬军纪律条。

佘太君:(叫板)哎,儿啊。

(唱慢代板)

延景儿休逞你血气之勇,一桩桩一件件娘说你听;

自古道霜煞草叶色不正,常言道兵不斩众将横行;

我孙儿犯了罪本应丧命,

杨延景:儿遵娘命。

佘太君:(斜目)嗯?

(接唱)你念起为娘我——

(夹白)儿啊!

(接唱)来到帐中。

杨延景:(叹气)哎——

(叫板)娘啊!

(唱花音代板)

娘不记举家在山后,儿爷爷举义把宋投;

儿的父令公金刀手,封娘官诰佘太后;

儿在三关为总领,三约镇压众兵卒;

宗保生身柴郡主,他的保官冦莱公;

他的舅父八王千岁,他本是皇家御外甥;

今朝不把奴才斩,宋营里儿怎压众兵丁?

佘太君:(白)儿呀!

(唱花音摇板)

不记鞑子反汴梁,宋营里督司着了忙;

言说儿不是治国将,天波帅府搬为娘;

娘带宗保边廷上,认得此阵排战场;

我孙儿武艺比你强,你不念为娘我——

(夹白)儿啊!

(接唱)你念宋王!

杨延景:(唱浪头代板)太娘讲话内不明,

(喝场)我的太娘!老娘亲!老娘亲!

(接唱双锤)

孩儿说来老娘听:昨日连斩八员将,

不见老娘吭一声;今日辕门斩宗保,

老娘苦苦来讲情;照你这有亲有故都来救,

旁人家该死咱该生!

佘太君:唗!

(唱七锤——双锤代板)

延景讲话太得过,气得为娘颤哆嗦;

娘生你弟兄人七个,把你哪个看得薄?

娘的心思都照你,十个延景九不活;

莫斩宗保来来来先斩我——

杨延景:哎,儿不敢!

佘太君:(接唱)斩为娘与儿把美名落!

佘太君上气辕门坐,斩宗保娘与儿见死活!

杨延景:(唱拦头代板)

杨延景来脸通红,老娘苦苦讲人情;

怒而不息白虎堂坐;(转身归座)

(转双锤)开言再叫老娘听:提起家法娘为大,

提起国法儿元戎;

擅闯辕门本该把娘——(执醒木在手,焦赞、孟良示意不敢)

我不敢对娘把令行!(又放下)

(夹白)哎!

(接唱)

忽然一计从心生,二位贤弟近前听:

三尺宝剑辕门挂,哪一家说情依律行!

焦孟:(手持宝剑)宝剑下来了!

佘太君:(唱浪头代板)

佘太君来泪滴血,这个奴才情性烈;

兵权现在他的手,一心要把宗保灭;

救不下孙儿我出帐外——(游弦)

孟良:太娘向哪里去?

佘太君:救不下你家小本官,太娘我奔上后帐去呀。

孟良:太娘,你二次进帐,双膝跪倒,口称三声“杨总爷”,他必然恕饶我家小本官。

佘太君:那如何通得?

焦赞:为了我家小本官暂用一时。

佘太君:怎么暂用一时?如此闪开!

(唱代板)

二位督司对我说,

我不叫延景叫总兵!

杨总兵!

杨元帅!

我的杨爷爷!(下跪)

斩宗保儿和谁打气憋?

焦孟:禀元帅,太娘跪倒了!

杨延景:哎呀不好!(急离位,取帅盔在手,跪)

(唱苦音尖板)

见太娘跪倒地魂飞天外,

焦孟:(白)这还了得?太娘都下起跪来了!

杨延景:太娘快快请起。

佘太君:我先问你,将我家孙儿可曾恕过?

杨延景:哎——啊——恕过多时了,恕过多时了。

佘太君:怎么恕过多时了?我先谢过杨总爷!

杨延景:哎——可不折煞儿了!二贤弟,快将太娘扶起!

焦孟:太娘快快请起。

杨延景:与太娘看座。

焦孟:有座。(佘太君坐)

杨延景:(叫板)啊——我的太娘!

(接唱苦音慢板)吓得儿战兢兢忙跪尘埃;

你的儿怎敢当老娘下拜,娘开了天地恩儿才敢起来。

(白)太娘开恩。

佘太君:我且问你,将我家孙儿可曾恕过?

杨延景:恕过多时了。

佘太君:恕过了好,你站起去。

杨延景:太娘恩宽。(起身,视手中帅盔,怒指之。复戴,转身见宗保,怒视,

边指边后退,不意撞佘太君身)

佘太君:(愠怒)嗯?

杨延景:(急转笑容)太娘啊,哈哈哈——

(唱花音慢板)

非是娘进帐来儿不理睬——

佘太君:怕者何来?

杨延景:(转唱苦音慢板)

怕的是宋王爷降下罪来!

佘太君:(白)有娘一面承担。

杨延景:(接唱)

娘不记萧银宗反过边界,直杀得宋营里血洒尘埃;

宋王爷着了忙挂娘为帅,儿的父先行官前把路开;

兵行在黑桃园扎下营寨,打一仗败回营立惹祸灾;

我的娘听一言肝胆气坏,将儿父推营门要找头来;

你的儿听一言三魂不在,跪倒了八个子两个裙钗;

清早间直跪到日落西海,我的娘坐宝帐头也不抬;

虽然间允了情军法犹在,捆一绳打四十赶出营来;

那时节娘不念我父年迈,儿和他哪有个父子情怀?

宝帐里施一礼——

(夹白)娘啊!

(接唱)

说是你请——

佘太君:请在哪里?

杨延景:请——

佘太君:请在哪里?

杨延景:请出帐外。

要儿活除非是日月并来!

佘太君:(起身,唱代板)

延景奴才太绝情,我的话儿他不听;

眼巴巴救不下孙儿命,

(喝场)杨——杨宗保,小孙儿!宗保儿!

(接唱)是何人搭救小姣生?

赵德芳:(内唱尖板)

焦赞对王一声禀,(上)

倒把本御吃一惊;

行来辕门下白龙,(砸)(下马)

佘太君:贤爷到了。

赵德芳:到了。

佘太君:贤爷到了,我孙儿就不得死了。

赵德芳:太君夫人但放宽心,有本御当在,谅然无妨。

佘太君:二督司,与贤爷看座。

焦赞:太娘请在下面用茶。(太君下)

赵德芳:(接唱代板)

二位督司近前听;

速快传,往里禀,

你就说本御到帐中。

孟良:(白)贤爷请坐。禀元帅,贤爷到。

杨延景:哦!(叫板)来来来了——(出帐)

(唱拉锤代板)

孟伯仓进帐来讲明此话,

辕门外来了个王位人家;

他为君我为臣理应迎驾,

杨延景走上前忙拿躬搭。(打躬)

(白)贤爷到了。

赵德芳:到了。

杨延景:请到帐中。

赵德芳:要到帐中。

杨延景:请啊!

(唱浪头代板)

稳一把朱红椅贤爷坐下,(赵德芳坐,杨延景亦坐)

听为臣把来由细问根芽;

莫非是萧银宗发来人马?

赵德芳:(白)不是的。

杨延景:(接唱)

臣差去二督司前去剿杀。

赵德芳:不中用。

杨延景:(接唱)

如不然待为臣我亲身出马?

赵德芳:兵不胜呢?

杨延景:(接唱)

上阵去绝不能失败与他。

赵德芳:越发不是的。

杨延景:(接唱)

这不是那不是贤爷讲话,

你为何驾临在臣的帐下?

赵德芳:哎,元帅啊!

(唱花音摇板)

正在黄罗议军情,

焦赞对王禀一声;

宗保身犯何等罪?

你将儿绳盘索绑问斩刑?

杨延景:来么!

(唱代板)

八贤爷不住地来问此话,

君问臣我焉敢不应不答?

(转二倒板)

因北国萧银宗将臣欺压,

(夹白)哎,贤爷!

(转唱花音慢板)

摆下了天门阵一百单八;

汉钟离过营门阵书留下,

罗汉阵离不了僧兵剿杀;

我五哥破澶州失却斧把,

臣差去二督司去把木伐;

他二人勾宗保以在山下,

穆柯寨他招了穆氏金花;

有为臣听一言我提枪上马,

将桂英惹下山两下相杀;

战三合将臣我——擒——

(夹白)贤爷!

赵德芳:擒什么呢?说来呀!

杨延景:(接唱)擒落马下!

倒惹得众将官耻笑与咱。

因此上绑辕门将儿杀剐,

臣斩子为你家正一正国法。

赵德芳:(唱花音代板)

元帅斩子倒也公,

杨延景:(白)为臣遵旨。

赵德芳:坐去!

(接唱)

你念起冤家儿年英。

杨延景:贤爷!

(接唱双锤代板)

贤爷休说儿英年,

且把英年表帐前;

三国有个周公瑾,

七岁学法九岁能;

十一十二把兵领,

官拜江南大元戎;

有智不在年高迈,

无智枉活百岁生;

贤爷闲话再休讲,

顷刻间与你个没人情!

赵德芳:(白)啊?!

(唱二倒板)

你休说那三国周郎年少,

(夹白)哎,元帅啊!

(转拦头——花音慢板)

杨元帅讲此话见识不高;

曾不记萧银宗打来战表,

打战表他要夺我叔王龙朝;

我叔王当殿上传旨一道,

潘仁美挂了帅领兵离朝;

你杨家为先锋本御作保,

兵行在两狼山动起枪刀;

你的父年纪迈用兵不到,

可怜和众将官身把难遭;

直困得人无粮马无草料,

差去了你七弟一母同胞;

过高关遇仁美贼生计巧,

把将军哄下马绑在法标;

射一百单三箭屈死年少,

杨元帅你不该临阵脱逃;

御为你霞谷县把寇准来调,

御为你南清宫假设阴曹;

赵八王待杨将哪些不好,

你的儿犯了罪御讲情——

哼哼!

(接唱)你大胆不饶!

杨延景:(唱花音摇板)

贤爷莫把功来表,

难道说杨家无有功劳?

(转二倒板)

我杨家投宋来不要人保,

(夹白)哎,贤爷!

(转唱苦音慢板)

桃花马梨花枪自挣功劳!

我大哥——

(转二六)

替宋王把命丧了,

我二哥短剑归阴曹;

三哥马踏肉泥道,

四八郎失落不回朝;

五哥读经学大道,

七弟高杆命不牢;

我的父李陵碑前一命了,

单丢下孤身延景保宋朝;

东西杀,南北剿,

凭功劳挣来紫罗袍;

贤爷休说把杨家保,

保杨将保了个四海飘摇!

赵德芳:(唱花音代板)

元帅不记千秋庙,

(转双锤)

七子延嗣把祸招;

打死三子叫潘豹,

仁美扯你见当朝;

我叔王一见龙心恼,

将你举家绑法标;

不是本御到的早,

险些儿举家项吃刀!

杨延景:(白)哎,贤爷!

(接唱双锤)

贤爷不记董家岭,

北国反来萧银宗;

韩元广,韩元寿,

本是双双二弟兄;

胡儿马上呐声喊,

吓得你抱不住马鞍笼;

口口叫的杨家将,

御妹夫不住口内称;

三军禀告我知晓,

跨马提枪出了营;

不顾生死救了你的命,

这一件功顶得了你那一点情!

赵德芳:唗!

(唱双锤)

好一大胆杨延景,

本御面前把眼睁;

吃王爵禄受王封,

为国王家夸不了功!

杨延景:(接唱)

斩不斩我儿杨宗保,

与你赵家因甚情?

赵德芳:(接唱)

虽然你儿杨宗保,

他是本御亲外甥!

杨延景:(接唱)

若要冤家得活命,

除非红日从西升!

赵德芳:(接唱)

早间斩坏杨宗保,

午间与你不太平!

杨延景:(接唱)

要斩要斩实要斩,

赵德芳:(接唱)

不能不能实不能!(起身)

赵八王打坐在辕门上,

哪一个敢斩御外甥!(怒坐)

杨延景:(唱花音尖板)

昔日高皇把业创,

韩信为帅坐校场;

有一先锋叫殷盖,

三宣不到绑杀场;

高皇曾把帐门闯,

剑砍马蹄欺君王;

你把你一字亲王看了个大,

你把我挂帅官儿莫在你心上!

怒冲冲打坐白虎帐——(归座)

(白)八贤爷!

赵德芳:杨元帅!

杨延景:八王子,赵德芳!

赵德芳:杨六郎,杨六儿!

杨延景:哎!你现为一字亲王,可知朝中天子三宣,我们阃外将军一令乎?

赵德芳:本御身为亲王,何事不知?何事不晓?

杨延景:好道却又来!既然知晓,我在白虎节堂行令斩人,你擅闯我这辕门,我本当该杀!(冷笑)嘿嘿嘿!我本当该……该斩!

赵德芳:(冷笑)哈哈哈!杨元帅,胆大的杨六郎!慢说你这一座白虎节堂,即就是我叔王皇府金阙,俺赵八王闲暇无事,怀抱我的凹面金锏,就是这么样——摆来摆去,无人敢说斩,也无人敢说一声斩;好大的辕门,好大的白虎节堂!

杨延景:这个——(离位)

(唱苦音拦头)

八王子——

(转二六)

和咱作了对,

小猛虎焉敢斗蛟龙?

戴乌纱好比愁人帽,

身穿蟒袍坐狱牢;

足蹬朝靴绊人索,

腰系玉带捆人绳。

不作官,不受气,

坐一日官儿担一日心。

焦贤弟——

焦 赞 (白)在!

杨延景 (接唱)你看过九头狮子一颗元戎印,(焦赞捧印,递与杨延景)

用印要难八主公;

手捧皇印忙跪倒。(砸)(上前跪,呈印与赵德芳)

赵德芳:(白)元帅这是何意?

杨延景:哦,贤爷。你看为臣我学疏才浅,执掌不了三关大事。也不知哪家将官犯罪该杀该斩,望贤爷将印收下,为臣辞官不坐。

赵德芳:莫比为本御做情之事?

杨延景:并非此事,贤爷你将印收下,为臣辞官不坐,接。

赵德芳:元帅将印收下。本御不做情,即刻出帐,你看如何?

杨延景:啊?不做情了?

赵德芳:嗯。

杨延景:贤弟!

焦赞:在!

杨延景:接印着!(交印与焦赞)

(唱代板)

不做情出帐去——

(夹白)贤爷!

(接唱)莫怪无情。(下场)

赵德芳:(起身,唱苦音慢板)

将令倒比王命大,

王在边关不如他;

一字亲王将儿救不下,

(喝场)杨宗保!御外甥!

[穆桂英带穆瓜上,佘太君暗上。

穆桂英:(接唱花音代板)

转来山东穆金花;

来在辕门下桃花,(下马,见宗保被绑法标)

(白)哎呀,我的将军!

(接唱)一见将军泪巴巴;

(转二倒板)

你不言来妻就晓——(砸)

赵德芳:(白)太君夫人。

佘太君:贤爷。

赵德芳:辕门以上,哪来女将的声音?

佘太君:我也不知,待我问过二督司。二督司!

焦孟:太娘。

佘太君:辕门上那女将她是何人?

焦孟:等我二人看过。(看介)禀太娘,山东穆桂英到了。

佘太君:山东穆桂英到了,我那孙儿就不得死了。

赵德芳:太君夫人,只管对你讲说,有本御当在,谅然无妨。

佘太君:哦!二督司。

焦孟:太娘。

佘太君:与贤爷看茶。

焦孟:贤爷后帐用茶。

赵德芳:正好用茶,打茶上来。(赵德芳,佘太君同下)

{穆瓜:咦,到了宋营,也算是个新亲么,咋没个人招呼哩。(见宗保)杨家姑夫,罢了杨姑夫!唉,我的杨姑夫呀!

(唱苦音慢板)

有穆瓜跪倒地两眼流水,

开言来叫一声杨家姑夫;

你今日

(转二六)

一死还罢了,

丢下了我姑娘成了寡妇!(截)

焦孟:不要哭了。

穆瓜:不哭就不哭,眼泪请回。那是谁说话呢?叫我先看一下。啊,原是焦赞叔、孟良哥!

焦孟:咦,啥班辈哟!都叫叔哩!

穆瓜:啊,都叫叔哩!

焦孟:对,都叫叔哩!我且问你,到宋营干什么来了?

穆瓜:我们是送亲来了。

焦孟:送的什么亲?

穆瓜:就是我家姑娘。

焦孟:现在哪里?

穆瓜:你来,顺着我的指头看。(指穆桂英)

焦孟:哎呀,杀人的魔王真的到了。呔!穆瓜听着!来到宋营,不准乱动!

穆瓜:倘若乱动呢?

焦孟:砸坏你的骨拐!

穆瓜:怪道来!当我向宋营来的时候,见那路上的人都是拉着泥屐子顺地爬哩,大概是你两个把骨拐给砸坏了。

焦孟:不准胡说。

穆瓜:若再胡说呢?

焦孟:再胡说拔了你的舌头!

穆瓜:怪道来!当我来的时候,在路上问宋营在哪里呢?许多人都是哇啦哇啦的,原来是你们两个把舌头经拔了。

焦孟:拔你的舌头。

穆瓜:你要拔我的舌头呢?嗯,曾不记我家姑娘在穆柯寨把你们两个大木头,前山赶到后山,后山赶到前山,你们恨不得石头生个窟窿,好向里钻。今天我们到了宋营,你们倒耍起威风来了!

焦孟:岂不知胜败兵家常事!

穆瓜:闲话少说。我到宋营也算一家新亲么,咋也不给我让个座呢?

焦孟:这里没有你的座位!

穆瓜:没有了,咱就站着。}

穆桂英:(接唱花音代板)

待为妻进帐做人情;

{转面来我把穆瓜叫,

姑娘把话说分明:

宋营里不比穆柯岭,

件件事儿要顺从。(留)

穆瓜:(数板)

穆瓜开言道,

姑娘你当听;

进帐先进宝,

然后做人情;

允情还罢了,

不允发大兵;

先杀宋天子,

再杀杨总兵;

焦赞、孟良交与我,

然后收拾零碎兵;

扶持姑爷登龙位,

姑娘昭阳坐正宫;

开国元勋就是我,

皇亲国舅在朝中;

穆瓜打坐在山顶,

你看威风不威风!

穆桂英:(唱代板)}

叫穆瓜看过无价宝,(穆瓜呈降龙木)

在东南角下扎大营。

行来辕门用目奉,

上面坐的奴公公;

低下头儿进宝帐,(跪介)

他问我一言我应一声。

焦孟:禀元帅,女将跪倒了。

杨延景:(唱花音拦头)

适才间——

(转二六)

争吵好无兴,

为奴才失却君臣情;

杨延景我猛睁睛,

宝帐里下跪一女兵。

头戴七星盔一顶,

桃儿铠照得满帐红;

莫非八姐和九妹?

焦赞:不是的。

杨延景:(接唱)

烧火的丫头杨排风——杨排风?

孟良:不是。

杨延景:(白)不是?

(接唱)

这不是来那不是,

下跪的女将报上名!

焦孟:(白)女将报名!。

穆桂英:哎——公父!

(唱花音代板)

公父把儿误记了,

儿本是山东穆桂英。

焦孟:(白)禀元帅,山东穆桂英到了。

杨延景:啊?谁?

焦孟:穆桂英!

杨延景:谁?(离位)

焦孟:穆桂英!

杨延景:哎呀!好你个穆桂英!

(唱花音摇板)

听说来了穆桂英,

虎位里坐不住杨总兵;

我强打精神(哼哼)虎位里坐,(复归座)

开言再叫桂英听:

小姐姐不在穆柯岭,

你来在宋营因甚情?

穆桂英:(唱代板)

降龙木本是无价宝,

因来进宝投宋营。

焦孟:元帅,进宝来了。

杨延景:什么?

焦孟:进宝来了。

杨延景:进宝来了?(笑)哈哈哈!

(唱代板)

杨延景,笑脸开,

贤弟将宝呈上来。(焦赞上前接降龙木,递与杨延景)

降龙本是一根柴,

出在深山靠陡崖;

我为你丢丑——哎哟哟~卖过了害!

到今不求自己来;

将宝供在佛阁里,

晓谕五哥把马排;

东南角里扎营寨,

三六九日领粮来、领饷来。出帐去——(递降龙木与焦赞)

穆桂英:(白)哎,公父!

(唱代板)

将军身犯何等罪?

你将他绳緾索绑因甚情?

焦孟:元帅,人家问呢。

杨延景:问什么呢?

焦孟:问我家小本官呢。

杨延景:问不得!

焦孟:问得!

杨延景:问不得!

焦孟:问得!

杨延景:问得了。叫她问!

(唱代板)

我不说来你就晓,

我不言来你内明。

穆桂英:(接唱)

将军犯罪本该斩,

念起儿媳来做情。

杨延景:唗!

(唱浪头代板)

好一胆大穆桂英,

敢来宋营做人情!

不念你进宝功劳重,

将你连人带马——

焦孟:嗯?

杨延景:(接唱)

我不敢——说是你请出宋营。

穆桂英:(白)哎,公父!

(唱代板)

公爹恕了将军命,

你我还有儿媳情;

杨延景:(白)二贤弟!小心着!

假若不恕将军命,

(转尖板)

穆桂英:宋营里杀一个满堂红!(抽剑出鞘)

杨延景:(情急,抓笔在手,离位)

(唱代板)

我一个斩字未出口,

(白)二贤弟!挡住!杀!

焦孟:元帅,你拿的什么?

杨延景:(低头看手中笔,暗笑,掷笔在地)唉——

(接唱)

险些儿逼反了杀人妖精;

假若还宋营把手动,

哪一个是她的对头锋?

焦孟:(白)元帅,有二将哩。

杨延景:焦赞!孟良!

(接唱)

你二人都不中用。

寻个方儿将她稳,

开言再叫桂英听;

我若恕了宗保命,

天门大阵谁应承?

穆桂英:(接唱)

公父恕了将军命,

天门大阵儿愿应!

杨延景:(接唱)

天门一百单八阵,

哪一阵上你立功?

穆桂英:(接唱)

慢说一百单八阵,

千阵万阵我愿应!

杨延景:(唱浪头代板)

女子夸得口大了,

莫非她是杀人精?

天上把你降,地上把你生,

天降地生穆桂英;

你在军中为元帅,

为父做个老先行;

为你为你实为你,

为你恕过小娇生!

儿啊叩头谢恩情,请出营!

穆桂英:(接唱代板)

叩一头来谢恩情,(起身出帐,与宗保松绑。杨延景归座)

有为妻救下你活性命。

焦孟:(笑)哈哈哈——

杨延景:(白)二贤弟不必发笑,本帅为破天门大阵,新收穆桂英,释放杨宗保。去看哪家情愿作保?

焦孟:是!(下,领赵德芳、佘太君上)

杨延景:(离位)

贤爷愿保哪个?

赵德芳:何宗见君无罪。

杨延景:太娘愿保哪个?

佘太君:穆桂英不犯天朝。

杨延景:军中无戏言?

赵佘:画押一对单!

杨延景:着啊着啊!你先与贤爷、太娘打座来!

(起慢板)

杨延景——

杨延景:(转二六)

接保状将心放下,

那怕他王强贼暗本参咱;(向焦赞)

将保状你且在营门高挂,

晓谕了众将官都莫犯法;

走上前与贤爷双膝跪下,

臣为你恕过了不肖冤家!

赵德芳:(唱摇板)

元帅不必巧计生,

本御心内明似灯;

明明你怕穆——

杨延景:(白)胡说呢!

赵德芳:(笑)嗨嗨!

(接唱)

穆桂英,

叫本御我落个空头情。

杨延景:(暗笑)谢过贤爷!

(唱代板)

真乃是王位人他宽宏量大,

我的娘在一旁眼泪巴巴;

走上前与太娘双膝跪下,(跪介)

把此事奏与了宋王爷家。

佘太君:站起去。

杨延景:(起身)

(接唱)

太娘贤爷都不怨,

延景心内稍安然。

二位贤弟一声唤,

法标上解下了不肖儿男。

焦孟:啊!(将杨宗保解下,宗保上前至杨延景面前跪)

杨延景:(接唱)

奴才做事太任性,

这场风波也非轻;

恨不得一脚踢死你——(踢介)

穆桂英:(上前急护)(接唱)

还望公父把他容。(拉杨宗保下)

杨延景:(起身)

(白)二贤弟,歇兵三日,攻破天门大阵。(牌子)

——幕落•剧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秦腔《二堂舍子》剧本 下一篇:秦腔传统戏《辕门斩子》剧本(刘茹慧演出本)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