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秦腔传统戏《辕门斩子》剧本(刘茹慧演出本)

2019年01月13日 14:23:31来源:头条号 作者:秦腔大观园 浏览数:36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剧中人物

杨延景:须生 佘太君:老旦 赵德芳:正生 穆桂英:武旦 穆瓜:武丑 杨宗保:小生 焦赞:净 孟良:净 四龙套

(众将士,焦孟,杨延景上)

杨延景:蠢子不肖,定斩不饶。

(念)战鼓咚咚催人魂,为整军纪坐辕门。

严饬律条肃法纪,定斩宗保振军心。

(白)可恨宗保奴才谋私去招亲,国法难容,二位贤弟听令!

焦、孟:在。

杨延景:将奴才押上来!

焦、孟:得令!(下场,押宗保上)

杨宗保:宗保参见父帅!

杨延景:下跪儿是宗保?

杨宗保:是儿。

杨延景:这几天不见你,向哪里去了?

杨宗保:巡营瞭哨去了,皆因那穆桂英……

杨延景:奴才住口!强敌压境,两军对垒,你奴才竟敢临阵招亲,败我军纪,父将儿……斩了(焦、孟押宗保下,又复上)

焦赞:孟二哥,小本官犯罪,乃你我二人之过,快卡进帐讲情。

焦、孟:末将与元帅叩头。(跪下)

杨延景: 二位贤弟这是何意?

焦、孟:元帅,小本官犯罪,由我儿人所起,望元帅念在鞍前马后,只可饶恕,莫可问斩。

杨延景:(冷笑)哼!哼!哼!……

焦、孟:孟二哥,元帅允情了,允情了。

杨延景:走!宗保不是你二人勾引,焉能罪犯杀身,辕门外先斩杨宗保,然后再斩你二人!

焦、孟:元帅斩的眼红了,斩到你我的头上了。

焦赞:孟二哥,你在此好好看守小本官,待我去请太娘。

焦赞:贤弟,快去。(焦下场)

佘太君:(内唱)焦赞对我一声禀,

(上)倒叫太君吃大惊。

速快传向内禀,

你就说为娘到帐中。

焦赞:太娘请坐。禀元帅,太娘到。

杨延景:(唱)焦赞传孟良禀太娘来到,

(白)二贤弟,怎么太娘到?

二将:太娘到了。

杨延景:快快有请,太娘在哪里,太娘在……,太娘到了,请到帐中。

(杨扶太娘进帐)二贤弟快与太娘看座。

佘太君:为娘这里有座(坐后生气)哎嘘!(杨看宗保生气发怒)

杨延景:哎!奴才,

佘太君:嗯。

杨延景:(自觉失态,由怒转笑)哈哈哈……太娘啊!

(唱)手捶胸足踏地恨气怎消。

儿问娘进帐来为何烦恼?

佘太君:坐去。

杨延景:孩儿告坐。

佘太君:(唱)杨延景娘不说儿自知道。

杨延景:(唱)莫不是娘为的你孙儿宗保?

佘太君:(唱)我孙儿犯何罪,绑在了法标?

杨延景:(唱)提起来把奴才该杀该绞,恨不得把蠢子油锅去熬。

儿有令命奴才巡营瞭哨,小奴才大着胆去把亲招。

中军官进帐来禀儿知晓,你的儿跨战马驰往征剿。

实想说把穆柯一马平扫,穆桂英下了山动起枪刀。

将你儿挑马下三军喊笑,提起来这件事羞愧难消。

因此上绑辕门将儿头找,儿斩子为国家整一整律条。

佘太君:(唱)自古道草不锄苗儿不盛,兵不斩怕众将越律胡行。

我孙儿犯了罪本当丧命,应念起为娘我来到帐中。

杨延景:(唱)我的太娘啊,

娘不记举家在山后,我爷爷手内把宋投。

我的父令公金刀手,封儿娘爵禄比太后。

奴才的舅父八千岁,他本是皇王的御外甥。

奴才的生身柴郡主,还有个保官寇莱公。

儿在三关为总领,三约压定众兵卒。

今日不把奴才斩,三关口儿怎样把将令行?

佘太君:(唱)儿啊!

北辽无端犯边疆,宋营里督司着了忙。

娘带宗保边关往,知晓阵图摆战场。

大敌当前需勇将,你不念为娘我念起宋王。

杨延景:(唱)太娘讲话内不明,我的太娘啊,

听儿把话说心中。

昨日辕门斩八将,不见太娘讲人情。

照这样有亲有故都来救,旁家该死儿该生。

佘太君:走!

(唱七锤)

延景讲话太情薄,你的道理总是多。

娘生你弟兄人七个,同样看待都不薄。

娘若存心寻差错,十个延景九难活。

莫斩宗保先斩我,娘愿替孙儿有何说。

佘太君上气在辕门坐,斩宗保娘与你见死活!

杨延景:(唱)杨延景心内惊,太娘立逼要人情。

心生一计坐虎位,开言再叫太娘听。

说起家法娘为大,说起国法儿元戎。

闯辕门我本当……(举手,焦、孟示意止介)

我不敢对娘把令行。(看宝剑白)二贤弟:

三尺宝剑辕门挂,哪家讲情以律行。

焦、孟:(白)宝剑下来了。

佘太君:(唱)可恨延景性情烈,定斩宗保情义绝。

救不下孙儿出帐外,

焦、孟:(白)太娘啊,你向哪里去?

佘太君:哎!救不下你家小本官,我即刻出帐。

焦、孟:哎呀我的太娘,你老人家二次进帐,双膝跪下,口呼杨总爷,他必然饶恕我家小本官。

佘太君:嗯!为娘我为大,他个奴才在小,如何跪得,又如何叫得?

焦赞:哎呀我的太娘呀,为救我家小本官,太娘你跪得也叫得。

佘太君:哎!跪不得。

焦赞:跪得,太娘,跪得。

孟良:太娘,跪得也就叫得。

焦赞:对!太娘为救小本官你老人家也就叫得。

佘太君:哎!如此说是你们闪开!

(唱)二位督司对我说,我不叫延景叫,叫,叫总爷,

我的杨总爷,娘愿和宗保与世绝。

焦、孟:元帅,太娘跪倒了!

杨延景:哎呀不好!

(唱)见太娘跪倒地魂飞天外,

焦、孟:反了,反了,太娘都跪倒了。

杨延景:太娘快快请起,吓煞儿了!二贤弟快将太娘扶起,快与太娘看坐。

(唱)吓的我杨延景忙跪倒尘埃,

你的儿怎敢当老娘下拜,

娘开了天地恩儿才敢起来。

(白)太娘开恩哪!

佘太君:(白)我来问你,你将我孙儿可曾赦过?

杨延景:这……儿我赦过多时了,太娘开恩哪。

佘太君:如此你奴才站起去!

杨延景:太娘恩宽。

(唱)非是娘讲人情儿不理睬,

儿怕的宋王爷降下罪来。

娘不记双梁城敌兵犯界,

直杀得宋营里雪消冰开。

宋王爷心惊慌挂娘为帅,

我的父先行官前把路开。

兵行在黑桃园扎下营寨,

与胡儿打一仗败回营来。

娘啊!你听一言把肝胆气坏,

将我父推下斩众将惊骇。

你的儿杨延景三魂不在,

带八姐和九妹忙跪尘埃。

清早间直跪到日落西海,

娘啊!你坐宝帐闭眼不开。

虽然说允了情军法尚在,

将我父打四十赶出营来。

那时节娘也知军法难改,

犯军令斩宗保该也不该。

宝帐里施一礼娘啊请出帐外,

要儿活除非是日月并来并来。(下场)

佘太君:(唱)佘太君泪盈盈,

延景作事太绝情。

救不下孙儿心伤痛,

(喝场)宗保!我的小孙儿!

不由我辕门放悲声。我的孙儿呀!(下场)

赵德芳:(内唱)焦赞对王一声禀,倒叫本御吃一惊。

(上唱)速速传,向内禀,就说本御我来帐中。

焦赞:(白)禀元帅,贤爷驾到。

杨延景:来来来了!

(唱)孟伯苍进帐来禀明此话,辕门外来了个王位人家。

他为君我为臣理应迎驾,杨延景走上前忙拿躬搭。

(白)贤爷到了?

赵德芳:到了。

杨延景:请到帐中,请啊!

(唱)搬一把朱红椅贤爷坐下,听臣把来路情细问根芽。

莫不是肖银宗发来人马?臣差去二督司前去剿杀。

如不然为臣我提枪上马?兵不胜决不能失与番家。

赵德芳:(白)不是的。

杨延景:(唱)这不是那不是贤爷讲话,因何事驾临在臣的帐下。

赵德芳:(唱)正在后帐议军情,焦赞对王禀一声。

我甥儿身犯何等罪,你将他绳捆索绑问斩刑?

杨延景:(唱)来吗,

八贤爷进帐来来问此话,君问臣我焉敢不应不答。

因北国肖银宗将臣欺压,摆下了天门阵一百单八。

我朝里缺谋士兵微将寡,才搬请五禅师下山剿杀。

我五哥只为那降龙斧把,差焦赞穆柯寨去把木伐。

小奴才无将令胆比天大,穆柯寨私招亲做事他差。

有为臣听一言提枪上马,穆柯寨大战那穆氏金花。

战三合将为臣擒落马下,反惹得众将官取笑与咱。

小奴才犯军法本该杀剐,臣斩子与国家整一整律法。

是这样犯律条军令不怕,因此上斩宗保我要正国法。

赵德芳:(唱)元帅斩子为秉公。

杨延景:(白)为臣遵命。

赵德芳:坐去。

(唱)你念起宗保儿年英。

杨延景:(唱)贤爷休说儿年英,有辈古人贤爷听。

三国有个周公瑾,七岁学法九岁能。

十一十二把兵领,官拜江南大元戎。

有智不在年高迈,无智百岁也无能。

赵德芳:(唱)你休说那三国周朗年少,杨元帅讲此话见识不高。

曾不记肖银宗打来战表,潘仁美挂了帅领兵征剿。

你杨家为先行本御作保,兵行在两狼山动了枪刀。

你的父年纪迈用兵不到,可怜把众将官同把难遭。

直杀得人无粮马无草料,差去了你七弟一母同胞。

潘仁美在高岗心生计狡,把将军哄下马绑在法标。

射一百单八箭屈死年少,我为你九龙口去见当朝。

我为你夏圭县把寇准提到,我为你南清宫假设阴曹。

赵八王待杨家哪件不好,今讲情竟然是不理不招。

杨延景:(唱)贤爷休把功劳表,难道说杨家无有功劳?

我杨家投宋来不要人保,跨战马手提枪苦挣功劳。

我大哥替宋王把忠尽了,我二哥短剑归阴曹。

我三哥被马踏尸骨难找,四八朗失番邦永不回朝。

我五哥五台山修行学道,我七弟被仁美射死法标。

我的父李陵碑一命丧了,单丢下孤身延景保宋朝。

东西杀南北剿,凭功劳才挣下蟒龙袍。

动不动你把杨家保,保杨家哪一个有了下梢。

赵德芳:(唱)元帅不记千秋庙,七郎延思把祸招。

我叔王听信仁美告,把你满门绑法标。

不是本御到的早,险些儿你举家吃钢刀。

杨延景:(唱)贤爷不记董家岭,昔日犯了肖银宗。

韩元广、韩元寿,他是双双二弟兄。

胡儿马上一声喊,吓的你抱不住马鞍笼。

声声叫的杨家将,御妹夫不住口内称。

我跨马提枪救下你的命,这一点功顶得住你那一点情。

赵德芳:(唱)食王爵禄受王封,为国理应你尽忠。

杨延景:(唱)斩不斩我儿杨宗保,我不心痛你心疼。

赵德芳:(唱)虽然是你儿杨宗保,他是本御亲外甥。

杨延景:(唱)早间斩了杨宗保,

赵德芳:(唱)午间与你不太平。

杨延景:(唱)要斩要斩实要斩。

赵德芳:(唱)不能不能实不能,

赵八王上气辕门坐。

哪一个敢斩御外甥?

杨延景:(唱)昔日高皇坐咸阳,韩信为帅坐校场。

有一先行殷盖将,三卯不到绑法场。

高皇曾把辕门闯,剑砍马蹄欺君王。

把你亲王看的大。元帅哪在你心上,

怒冲冲打坐在虎堂上。

(白)八贤爷,

赵德芳:杨元帅,

杨延景:八王子、赵德芳。

赵德芳:杨延景、杨六郎。

杨延景:你可知在朝天子三宣,域外将军一令乎?

赵德芳:本御身为亲王,何事不知,何事不晓?

杨延景:好说好道,你既然知晓,本帅今日行令斩人,是谁你在我辕门以上,摆来摆去,我本当该杀,该斩!

赵德芳:哈哈哈,杨延景,胆大的杨六郎,万说你这小小的辕门,就是我叔王的皇府金阙,本御闲暇无事,怀抱我的百描金锏,就是这样摆来摆去,无人敢说杀,无人敢说斩,你好大的辕门,好大的白虎节堂!

杨延景:(唱)八贤爷和我作了对,

是猛虎焉敢斗蛟龙。

戴乌纱好比愁人帽,

身穿蟒袍坐狱牢。

足登朝靴绊人索,

腰系玉带捆人绳。

作一日官来担一日惊。

焦贤弟看过了元戎印,

辕门交与八主公。

走上前来忙跪倒。

(白)贤爷请来将印收下。

赵德芳:元帅你这是何意?

杨延景:为臣我才疏学浅,不知哪家将官儿该杀,哪家将官儿该斩,贤爷请将印收下,为臣辞官不坐了。

赵德芳:元帅,莫非为了本御讲情之事吗?

杨延景:哎,并非此事,贤爷请来将印收下。

赵德芳:元帅,本御我不讲情了,即刻出帐,你看如何?

杨延景:噢,怎么你不讲情了?

赵德芳:本御我不讲情了。

杨延景:你即刻出帐?

赵德芳:我立即出帐!

杨延景:好!焦贤弟,接印着。

(唱)不讲情请出外贤爷恕臣不恭。

赵德芳:(唱)军令更比王令大,王在疆场不如他。

一字亲王把儿救不下。

(喝场)杨宗保,御外甥。(下场)

穆桂英:(桂英、穆瓜、女兵上场)

(唱)穆柯寨转来了穆桂英,

行来在辕门用目奉。

穆瓜:(白)姑娘,那不是我姑夫,他怎么在辕门绑着呢?

穆桂英:(唱)一见将军受法刑,你不言来妻就晓。

赵德芳:(白)辕门以外,那来的女将声音?

焦、孟:待我二人看过。贤爷,太娘,那穆桂英她来了。

佘太君:好了,好了,穆桂英来了,那家孙儿就不得死了。

赵德芳:哎!太君夫人但放宽心,有本御在此,料然无妨。

焦、孟:贤爷,太娘,请到后帐用茶。(下场)

穆桂英:(唱)你不说来妻自明,

辕门上暂受一时绑,

待为妻进帐讲人情。

转面我把穆瓜唤,

姑娘话儿你当听。

你姑爷犯下元帅令,

待姑娘进帐讲人情。

宋营里不比得穆柯岭,

稍有妄动罪非轻。

穆瓜:(念)穆瓜开言道,姑娘你细听。

进帐先进宝,然后讲人情。

允情还罢了,不允发怒容。

先杀宋天子,后斩杨总兵。

焦赞孟良交给我,然后收拾零碎兵。

四面狼烟都扫净,天下到处都太平。

穆瓜坐在山顶上,你看威风不威风。

穆桂英:(唱)先看过无价宝且莫妄动,东南角下扎大营。(穆瓜下场)

低头进帐忙跪定,他问我一言我应一声。

焦、孟:(白)禀元帅,女将跪倒了。

杨延景:(唱)适才间争吵太无兴,为宗保失却我君臣情。

杨延景用目睁,宝帐里跪倒一女兵。

头戴七星盔一顶,桃花铠照的满帐红。

莫不是八姐或九妹?烧火的丫头杨排风。

焦、孟:(白)不是。

杨延景:(唱)又莫非中山老皇嫂,她为宗保来讲人情。

焦、孟:还不是。

杨延景:(唱)这不是来那不是,下跪的女将报上名。

穆桂英:请听,

(唱)公父把儿忘记了,儿本是山东穆桂英。

焦、孟:山东的穆桂英到了。

杨延景:(唱)听说来了穆桂英,虎位里坐不住杨总兵。

穆柯寨与她交过锋,女子的武艺盖世能。

倘若还桂英来投宋,破天门何愁不成功。

命她挂帅把兵领,宗保儿马前作先行。

一对夫妻相用命,帷幄决策有公公。

我将巧计安排定,掩众耳试探穆桂英。

我这里转身虎位里坐。开言再叫桂英听。

小姐不在穆柯岭,你来在宋营因何情?

穆桂英:(唱)降龙木出在穆柯岭,宋营无它难交兵。

三番二次战不胜,儿今进宝到宋营。

焦、孟:(白)禀元帅,女将进宝来了。

杨延景:什么进宝来了,哈哈哈。

(唱)杨延景笑颜开,二贤弟将宝呈上来。

降龙木本是一根柴,出在深山长在崖。

将宝放在后帐内,交与五哥把马排。

小姐无事请出外,改日领尝帐中来。

穆桂英:慢着,公父我还有话,

杨延景:讲!

穆桂英:公父你听:

(唱)将军身犯何等罪,为何绑椿问斩刑。

杨延景:(唱)宗保犯罪你知晓,我不言来你自明。

穆桂英:(唱)桂英叩头忙恳请,莫把将军问斩刑。

杨延景:(唱)好一大胆穆桂英,竟敢宋营讲人情。

不念你进宝功劳重,我把你(抓举醒木,二将阻止接唱)

我不怪你请出营。

穆桂英:(白)公父:

(唱)北辽无端犯边境,又摆天门欺宋营。

国家危急需人用,贻误大事了不成。

若能饶恕将军命,也可带罪立大功。

儿媳情愿效忠勇,同心破阵退辽兵。

律条破阵那样重,公父何不想分明。

杨延景:(唱)天门一百单八阵,那一阵里你立功。

穆桂英:(唱)莫说一百单八阵,千阵万阵儿愿应。

杨延景:(白)我那智勇双全的儿媳呀,哈哈哈!

(唱)破天门离不了穆桂英,

早知儿在穆柯岭。

用一顶软轿将你迎,

为你破阵有大用。

本帅饶恕小娇生,

儿啊叩头谢恩情,

你速快,请出营。

穆桂英:(白)谢过父帅。(下场)

杨延景:二贤弟听令,请贤爷和太娘执保状上来。(八王子,太娘上)

焦、孟:请贤爷,太娘执宝状上来。

杨延景:贤爷愿保哪个?

赵德芳:愿保宗保见君无罪。

杨延景:太娘愿保哪个?

佘太君:穆桂英大破天门。

杨延景:着呀,着呀,二贤弟与贤爷太娘看坐来。

(唱)杨延景执保状将心放下,

那怕他王强贼冷本参咱。

将保状你执在辕门高挂,

晓喻了众将官都莫犯法,

请贤爷和太娘后帐叙话。

(白)二贤弟听令,歇兵三日,大破天门。

——剧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秦腔传统戏《辕门斩子》剧本(刘易平演出本) 下一篇:秦腔《找老汉》剧本(阎振俗演唱版)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