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叶坛:陕北美食记忆之拌疙瘩

2018年12月20日 20:43:47来源:创意榆林 作者:叶坛 浏览数:42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在我家乡,旧时最快捷的饭莫过于滴鸡蛋、拌圪垯。滴鸡蛋就是把水浇开,将鸡蛋叩破壳,滴进去煮熟,炸点油放入调料即成。而拌圪垯呢,也是将水烧开,将适量面粉倒在碗里,加适量水用筷子搅拌成小块儿或絮状,拨入烧开了的水中煮熟,炸油加入调料即成。倘若有备用开水和生着火的炉灶,用不了几分钟就可以吃饭。因比这两种饭常是赶紧用的饭食首选。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这两种饭也可以混合在一块儿,做熟的时间不会延长,却更好吃,不过仍叫拌圪垯,滴鸡蛋之名常常可加不可加的。拌圪垯还可以加些蔬菜、加蘑菇、加豆腐等进去, 比光圪垯更好吃更有营养。比如榆林有种饭菜叫沙盖拌圪垯,就是拌圪垯加了沙盖,沙盖也许许多地方没有,它从前可能是生长在沙地中的一种草,技茎纤维细嫩,可以煮熟吃,本地人常煮熟,加盐和调料就饭吃,也可和在稀饭中吃,大约吃的人多了,就弄成后来的人工种植了。拌圪垯虽好像不算什么名菜,但在我们榆林比较特殊,曾传当年江泽民来榆林视察时,有人请了名拌圪垯师傅,专门为他做过拌圪垯。拌圪垯不光陕北人做,关中人也做,不过不叫拌圪垯,叫拌汤。关中还有种叫糊汤的饭,是用面粉加水搅成稀糊状,倒在烧开的水锅中拌均加调料,比拌圪垯还容易熟,只不过没有它吃了耐饱。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我与拌圪垯有不解之缘,从会吃饭到现在,藕断丝连地一直联系着。我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后的一九六四年,当我可以吃饭时,就是二姐用拌圪垯喂我的。那时农村穷,大多数人吞糖咽菜,拌圪垯还算好饭,平时根本吃不上。当时哪里有白面,连玉米面都没有,我家只有几升桃黍面[高粱面],全留着算我的婴儿补品。那时侯是农业合作社,集体劳动,每个社员都定一月最少要出多少工,我母亲在我出生满月后不久,就得出工劳动。她去劳动,我就由奶奶和二姐照顾。我奶奶比我大八十岁,当我会吃饭时,她就八十三四岁高龄了,怎么我三四岁才会吃饭,因为我生在阳历十二月三十日,过两夜就两岁,就是阴历算,也刚满月就两岁了,所以会吃得在三四岁。这婴儿吃拌圪塔需要嚼着喂,我奶奶没牙了,是干不了的。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我家当时七口人,父母和大姐劳动,我大姐比我大十岁,十二岁就开始劳动,也就是我满月后不久就开始了,因此喂我的任务就交给了比我大七岁的二姐。那时喂婴儿没有奶粉,有牛奶、羊奶,我家也买不起,当时根本没有经济来源,就是喂两个鸡下的蛋,往往多出售当家中经济主要来源,因此偶尔吃一个鸡蛋也是奢侈。当时喂婴儿的食品还有米茶,是将黄米用温水泡湿,在石碾上压成面粉,在热锅里干炒再加微量助料制成。吃时在钓里倒水,加少量茶粉,搅匀成稀糊状,将钓头放进灶火,烧开熟至粘糊状,取出凉至婴儿可吃时喂。这东西比圪垯好点,但那当时我是吃不上的,我只能吃拌圪垯。当时我二姐起先给没给我另做,我不知道,只听说后来不是给我专门拌,是在家里做饭时,拌在饭水中,用笊篱捞出嚼了喂我的,恐怕调料很少或者不放,所以使我以后就哭着死活不吃了。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婴儿时的事我是记不清的,所以那些都是听母亲和姐姐们说的。在我记事起,我是不爱吃拌圪垯的,就是我收回窝蘑菇,妈妈给我做成拌圪垯时,我也不太乐意,吃时会将其中较大的留下不吃。但小时侯我吃圪垯,哥哥吃不上也是爱的。哥哥比我大五岁,在二姐喂我时,也要喂,他怎么会喂我,只不过想自己吃而亦。因此二姐发现发现他自己吃不让时,他就会和二姐打架,这时就要奶奶处理了。奶奶牛高马大,记得在我八九岁她快去逝的时侯,她一把抓住我,我怎么都净不脱,因此我姊妹们是很怕她的,所以处理此事还行。当然有些事我是记不得的,只记得哥哥不爱吃菜,我却宁吃菜也不吃圪垯。也许哥哥因常吃菜,吃不上圪垯而不爱吃菜,我却因常吃圪垯而想吃菜了。北方的菜可不象南方是炒的,而是烩的,在以前贫困时,几乎是白开水里煮土豆酸菜,没一点油水。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许多年过去了,生活比以前强多了,我以为我再不吃拌圪垯了。谁知母亲去世后,要我自己做饭,为了省出时间能看点书、写点东西,我自己又开始拌圪垯了。我拌圪垯为了拌好吃,就想把圪垯拌小,这要求不能将水倒入面中太多,多了和成一团就拌不成了。经过一些时实践,也能拌碎圪垯了,但碎圪垯下在开水里,却容易拌成糊汤,糊汤虽然也可吃,但总觉有点那个。只不过既然做成那样,也是一个人沒人计较,凑付罢了。如今来到常德,又多是自己做饭,为了快捷,也不时做拌圪垯。因吃拌圪垯,便想到许多事,便写成这些文字。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陕北人共同的美食记忆之拌疙瘩——叶坛(原创)

儿时的记忆,总是那么难忘,那些逝去的旧时光,温存了太多我们的记忆。也许你的故乡你这辈子再也没机会回去了,但是我们可以把那些回忆重拾。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