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关中消失的老行当——牲口经济

2018年12月13日 16:59:21来源:文化陕西 作者:郝景望 浏览数:31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当年,政策允许农村农户在家养猪、马、牛、羊,农民们去市场买、卖牲口的时候,互不认识的农民们,必须通过一种称作“经纪”(人)来完成自己的目的,习惯上关中人叫他们——经济,没有人字。

经济,这个老行当由来已久,追溯至民国、明清更早时期,关中地区乃至全国都有的,我所说的经济,是关中腹地:店张驿、阡东镇、赵镇这三大关中重镇的经济轶闻旧事。

消失的老行当——牲口经济

牲口交易市场

关中集市一般以逢农历一三五,二六九,三七十为本地的开市日期,而这些经济往往是逢集就跟,每天不歇的忙碌着。换言之当这个集市没有完成的交易,第二天改新地方遇到的还是那帮经纪,集市的经济就是他们那些人垄断了的。

经纪一般都是戴一副“石头”眼镜、提着一个黑色的人造革空包(冬春季)或者戴一顶草帽(夏秋季)、口气极其自负的模样,“今这集上额社滴喔价奏思铁钉滴了,少一毛钱都不行!你不信试试!还由得你咧!”纯正地关中方言,额(我的意思)字咬得很重,充分肯定了他的权威性!最后的三句话是他们那个行当的“官宣”,在附近不在附近的同行们都会听见、记住是哪个农户牲口的,换别的集市,他们会“出价”一致。从事这“不种不收”行当的人,比实实在在的农民们日子过得富裕。

空包和草帽是经济们遮挡“捏手”(通过揣摩指头代替数),让买卖双方及围观人都不知道价钱,经纪好从中渔利。马牛经济又叫“头牯”经济,跟猪羊经纪是分开的,他们各自为政,相安无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当农民们粮食丰收都想养猪致富的时候,猪崽价格一路飙升,长安县、周至县、户县的猪贩子纷沓而至。我们老家的农户一般都是把猪崽的前蹄一绑,背套在头上,猪崽就不得动弹,当猪崽从三块钱涨到八、九块钱的时候,经济们就动开“歪”脑子了,跟买卖双方捏好价钱及提成,在麻袋里交易,猪贩子隔着麻袋摸着一个疙瘩就掏一个猪崽钱,闹过有经纪居然把自己脚上的“棉窝窝”(棉鞋)都当做猪崽卖了,自己光脚片回家的糗事。

消失的老行当——牲口经济

1996年初秋,我曾亲历一次避开经纪买羊的经历,当天我卖完蝎子回家路过阡东镇羊市,瞎转悠却发现一只极其符合“莎能羊”特征的羊,牵羊人是一位看着老实巴交的人。我闺女奶水不够吃,我正想着买羊,细聊得知这是老人女婿家的羊,女婿出车祸没有人照顾,加之着急用钱才卖羊,老人想卖170块钱,本来买家掏经济费就行了,初秋时节没有人买卖羊,淡季经济实行“双向收费”,老人也舍不得5块钱。我问清楚老人的村子后,又问了他们村子我同学的情况,证实老人确实是那个村的,我就告诉老人我想买他羊后,我先离开市场,让他把羊拉出市场,半路给钱。

结果经纪不让老人出市场,我只好骑自行车返回来对老人说“姑父,我姑说把钱寻好了,叫你把羊拉回。”经纪不相信我的话,就问我,老人是哪个村的?我笑着说“开玩笑呢,我姑家是西刘的,我能不知道!”几个经济撇开我,仍然不让老人离开,碰巧我腰间的BB机响了,我一看是“天气预报”,就推说是工商局朋友让我回电话,当年BB机在农村非常少,经纪们听我说“工商局”才放了老人,半路上我给了老人175块钱,老人千恩万谢的,我说“叔,我不想给经济掏钱,你家着急用钱,我才这样做的。”多给5块钱就等于我的经纪费,运气好了多逮3两蝎子就是了。那只羊口粗(方言:吃草不挑剔),产奶高,奶的油性好,脾性好挤奶特别听话。

现在,农村没有青壮年留守,猪马牛羊早没有人饲养,这个传统的老行当也就消失了,提起经纪,关中人还有一句笑话——经纪就是经纪,没有人字,大不了就是猪羊经纪;头牯经纪。

【作者简介】郝景望,陕西中达集团(彬州市)火石咀煤矿洗煤厂。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