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崔妮:候鸟

2019年02月16日 07:44:52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崔妮 浏览数:27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她又开始想念家里那只燕子了。

它是不是已经开始准备南飞了?

立秋后,西安的早上还是有些凉。去早市买菜的路上,碰见一楼的陈老太,老远就笑她,还是你年轻,立秋的天,也不加件衣服,还短袖呢。

回到家,放下菜,站在镜子前,她看见了自己:刚染不久的头发已经开始泛红,还夹杂些棕色,老杂毛,她不由得笑了。一不留神,那群斑点已经抢占了肉痣的地盘,局促里那倔强的肉痣看起来顺眼多了。不如早挖了去,免得遭那么多罪。她不信鼻梁长痣的女人命不好,幸亏没听妹妹的,不然30元就白白糟蹋了。

【周末阅读】候 鸟

翻了半天,抖落半床,能穿的只有那件暗花的外套,还是去年母亲节女儿买的,单层的。

对,就用这个由头回家。每次回家,她总是要头疼一阵,还得想一个谁也没法阻拦没法拒绝的理由。想到这,鼻子就有些酸,有些羡慕家里屋檐下的那只燕子,来去自由。有时候也恼自己,孩子们都那么孝顺,孙子也很可爱,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呢。但由不了自己,上了年纪,总觉得在哪都不如自个家里踏实。无论怎样,终究还是要回家的。想到这,她忽然觉得腿好像没有昨天那么疼了。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随手折下花一朵,我与娘子戴发间,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

唱完,她就开始有些脸红,幸亏都不在,不然让女儿和女婿他们听见,该多想了。除了上坟,老头子能让她想起的时候,都是什么时候呢?有一天自个会不会把他给忘了?那张黑白照片明明一直放在手帕里,藏在内衣自己缝的口袋里。该忘的都忘了,却唯独忘不了第一次在二舅家见到的他,如村头的杨树一般挺拔,硬朗中带着一丝拘谨。

认不得体检报告上的那些字,也听不明白女儿和医生说的那些专业名词,尽管医生大姐还是一如往常地简洁。

“好着呢,啥事都没有,吃饭要悠着,没事多动动,带带孙子,一家人多好。”

但她还是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对劲。比如打了一早上的豆浆没动静,打开后,豆子是豆子,水是水,自己不敢动,以为机子的毛病。谁知女儿回家后,不到半个小时,热腾腾的豆浆就端来了。

“你家的豆浆机还认人?!”

“不是它不认你,是您压根就没开。”

笑归笑,她开始留意自己,悄悄地。

出门倒个垃圾,回个神的工夫,发现没带钥匙,把自己锁在门外,已经记不清女儿专门跑回来送了几次钥匙。明明记得把阳台晒干的衣服收起来了,该穿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难道它长腿会跑?总是追着孙子问,你把姥姥的零钱塞哪呢?却总能在换洗床单的时候,收获一笔意外之财。

她不敢吭声,偷偷地吐了吐舌头。

女儿忙的时候,自己便带孙子去上课。腿还是隐隐有些痛,地铁里的电梯悬在半空不挨地,天知道会不会忽然停下来,不像村里的路,走上去人踏实。每天进站出站,仿若杨门女将一样披挂上阵,一只手牵着孩子,一只手拿公交卡,闪电般刷卡,闪电般闯过挡板,就怕一不小心把自己卡住了过不去,让孙子一个人留在外面,那个情景她不敢想,也不敢告诉别人。广播里那个丫头的声音真好听,就是嘴巴太利索,行政中心和钟楼,三年了,家里的燕子都孵了两窝娃娃,在哪上,在哪下,她还没有弄明白,索性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刚上小学的孙子。

去时从北到南,回时从南到北。南,北,记这两个字就够了,南跟羊圈里关着一只羊差不多,区别是门在下面口开着,北就好记了,不就是两个刚吵完架的小两口,谁也不理谁嘛,当然,这些她没有告诉女儿。不然,她又该放心不下婆孙俩了。

她要回去看看那只燕子。每年春天,那只燕子总会准时来,在屋檐下忙忙碌碌几天,把电灯开关盒上那个窝捯饬捯饬,记不清是哪一年它来筑的这个窝。反正这几年冬天,它不在的时候,自己总是操心着,怕风雪捣蛋,怕麻雀捣乱。

就像去给老头子上坟一样,给燕子看窝也就顺理成章。

碰见它刚好在的时候,说不出的亲热,话也就多了。

你在呢,孩子们都好吗?

那边比咱这湿润吧,我不在,你就去窑洞里找些玉米,地上给你留着呢。

过几个月,我还得去带孙子,你也刚好该走了,我这记性越来越差,眼睛也看不清楚,我给隔壁的薛婶交代了,往后这窝还得你自己多操心。

明年春天见。

院子地上的砖缝里长出好多刺刺芽、牛筋草,还有一些半人高的桐树,南瓜秧子爬上了晾衣服的铁丝,四季豆的秆早已泛黄,干巴巴地靠在竹竿上,就连最下饭的海白菜也斑斑点点,像生了虫子一样。

没有人住的院子,只有院中央的几株月季静静地绽放着。

再过半个月就要插蒜了,菠菜和香菜也该种了。

那个小家伙是每年春天来,秋天才走,自己却夏天走秋天回来,冬天走春天才回来,总是有那么一段时间燕子和自己都是各自呆着,谁也陪不了谁。

你多有福气,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隔壁薛婶的话,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哽在喉咙。

有时候,她想成为那只燕子。春来秋去,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想做的。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就是那只燕子。不过,她从未去过南方。

不知那里,可四季如春?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吕虎平:秦镇记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