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玩鉴藏>> 文玩鉴藏>> 银元钱币

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2018年11月21日 06:05:54来源:头条号 作者:金如意 浏览数:26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宋城模拟宋代赌场的情境 网络资料

国家历史博物馆中有几枚文词非常奇怪的古钱币,面文多有“贴、宝”二字。传世的古泉著作里也记载过这些贴宝文字钱。历来又有各类说法,不解其意。贴宝文字钱目前见有:千贴巡宝、一百贴宝、百贴大吉、百贴之宝、巡掷拾贴、巡至(或契丹大字待考)万贴、丹贴巡宝和契丹文大字类贴宝钱等,多冠以量词从拾至万,取尽力最大吉利意,如百般、千万、十分、万分等词。古代“贴”,与“帖”字通用。此类钱中"贴宝"二字为所喻之物,冠以吉利量词也是此钱文词所要表达的目的。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古代”贴宝”类文字钱币

在这些贴宝钱中有一枚“巡掷拾贴”钱,此钱从文字上看,“拾贴”是数词,“巡掷”是动词,意在表达一个事件。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如果直读“巡拾掷贴”,则在史料和文学作品中都没有出现过“巡拾”“掷贴”等词语,而“巡掷”一词是在元人编的《辽史》中有过出现,“拾贴”在多种博采戏中代表一种赌筹量词。

元脱脱 《辽史》 卷一百十三列传第四十三: 萧革,小字滑哥,.... 一日,上令义先对革巡掷,义先酒酣曰:“臣备位大臣,纵不能进忠去佞,安能与贼博乎!”辽史这段所提到的“巡掷”,是对应文中的“博”戏。“上令义先对革巡掷,义先酒酣曰:“臣备位大臣,纵不能进忠去佞,安能与贼博乎!”

此景所博应是酒令一种,席者巡回掷博,赏罚饮酒以助宴娱。从唐起,筵席上饮酒循环一轮谓之一巡,如果用筹子记巡数,称之酒筹。掷的是骰子,“博”“赌”以论输赢。古代博戏与酒令游戏二者有相通关系,很难分开。据宋人《陈辅之诗话》载:冯衮牧苏州日,多纵饮博。因大胜,以所得均于坐客。吟云:“八尺台盘照面新,千金一掷斗精神;合是赌时须赌物,不堪回首乞闲人。”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史载北宋年间杨大年取叶子彩名红鹤,一说犹今日纸牌

王迈《贺陈思表兄西上》:“谁言场屋似樗蒲,好手居然不解输。叠采三巡皆得注,结场一掷定成卢”。诗中所说类是樗蒲的博采戏,用骰子巡掷的情景在明代袁华《李嵩四迷图》诗中也有过描述:“玉盆骰子呼五白,百万一掷逡巡中。”此时的巡字又有骰子在盆中环旋飞转之意了。

以“贴”作为博彩之用,最早出现在唐诗叶子戏博采上,《全唐诗》中收有一首李洞的诗《赠龙州李(韦)郎中 先梦六赤后因打叶子以诗上》,这首诗记述了他做的一个梦,起先骰子掷得六赤大吉点数,之后就玩起了打叶子,醒来后意犹不尽,写诗记下这个乐事:

红蜡香烟扑画楹,梅花落尽庾楼清。

光辉圆魄衔山冷,彩镂方牙着腕轻。

宝帖牵来狮子镇,金盆引出凤凰倾。

微黄喜兆庄周梦,六赤重新掷印成。

其中后四句诗描写的就是唐代打叶子戏的场景。“宝帖牵来狮子镇” 宝帖依文意为叶子戏开场需要准备的东西之一,宝贴一出随后就是狮子镇住它,谁也不能再更改抽回反悔,材质无非纸帛轻薄的计值之物。“宝贴与狮子镇”也是相伴道具。

“金盆引出凤凰倾”,金盆是骰子活动的骰盆,凤凰也许是指叶子牌象吴彩鸾的彩选牌印有凤凰花纹,从骰盆里倾倒出来。“微黄喜兆庄周梦”,是有喜事的征兆,庄周梦,蝶也!亦可解为叠数,游戏中的骰子掷出的大吉利好点数。末句“六赤重新掷印成”,亦指六枚骰子又一次掷出均为四点,骰子上四个点染成的是赤色,称作“堂印”。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李清照《打马图经》记载的内容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古代博戏 打马图经

在古代打马图经中 ,打马赌注以贴记数,一贴折钱多少需赌前约定,或者在赌场中固定一贴为多少银钱,也是赌筹,称为贴,参与者先以钱换贴。《打马图经》赏贴例中注明每贴多少钱需参与者临时商定,“凡谓之赏贴者临时商量用钱为一贴”,铺盆例中也说,凡置局二人至五人均聚钱置盆中,临时商量多寡,赌戏中有赌官,参赌者赌前也会有约定,如不准大声叫采,如有违反会罚以多少贴。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河南郑韩故城出土宋代瓷骰子

游戏行进中,每掷骰点都有赏有罚,有规对应,以贴计算,这就要每局博戏前,参与者都要投贴入盆,做为赏罚基础贴数,终局时盆内贴数皆归胜者,李清照打马图经中详细列出了。

具体规则

选仙打马升官游戏大都类是,皆有图径和马子行走,打马中的马子有以各种名马为称,参与者二人或者五人以内,各选马若干枚,也可自备行子,如折二 折三行用钱亦可,只要参与玩家可认出各人行子即可。贴宝文钱类又配以祈吉用语,希望能常赢得贴筹,做为博戏自备行子完全可能。骰子掷点行走图径上,点数不同赏罚贴注也不同,后除红博戏也是如此,赌注以贴计.除红仅用四粒骰子和一份图谱,有无棋子皆可,简洁易行,俗称“猪窝”。元末明初时,杨维桢对此种博戏的骰彩重新立谱撰有《除红谱》。赏罚的帖数折成钱物或酒筹,由参加者按份分摊。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古代博戏 升官图

以帖计值

北宋刘攽的《汉官仪》卷下中,如记载礼赙就是以贴计,每贴固定钱财,财礼都以贴数为计。细如: “雜例 諸侯王相國三師薨得禮賻五十貼 三公四十五貼 軍特進四十貼 列侯九卿三輔三十五貼 郡國守相二千石 關内侯三十貼…”礼赙是送给丧家的礼物。亦指赠送礼物以助人治丧。司馬光 <<序赙礼>> 中说“赙以千钱且为书致之曰礼” 这种小幅书条言明礼钱的小帖子,亦作“揭帖”,犹张贴公告政令的行为,公开说明某种情况或者宣传某些主张,表达意志的书面形式,又如启事。 唐代的贴子是信件便条凭据,宋金时就成为官方发行,作为领取物料财货时凭据之用。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金代食料粮料帖子铜印版

“贴”与财物关系密切,打马图经、除红谱 、 叶子戏都提到“贴”又用作赏罚,做为财物赌筹的意义不言而明。而且李清照在《打马图序》中曰“夫博者,……且长行、叶子、博簺、弹棋,近世无传者。若打褐、大小猪窝、族鬼、胡画、数仓、赌快之类,皆鄙俚不经见;藏弦、樗蒲、双蹙融,近世废绝;选仙、加减、插关火,太质鲁任命,无所施人智巧;大小象戏、奕棋,又唯可容两人;独彩选、打马,特为闺房雅戏。” 由此可见,宋元时期的赌博品种纷繁复杂,掷骰按图类博戏,大多需要行子,也会产生奖罚,这就是有基础赌资可供周转,所以用贴筹的博戏也不会少,但多已失传且难以了解。唐宋起也出版过多种的彩选博戏书谱。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唐代赌具 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

内蒙古博物院藏 乐艺会资料

唐代晚期,契丹人汉化程度己经很深,他们吸收了汉族和其他民族文化形成了辽文化。辽、金、元在引进溶入中原文化的同时,博彩酒令游戏等娱乐文化也同时得到传播,博戏的发展在基础上也不停的演化,游戏方法传至中原以外再有所变化也是自然。

金代统治者不但整体搬移占据宋朝的城邑人口,更把宋朝的各种物质文化,手工业,官造坊,绘画雕塑等等都掠为已用,南宋与金代反映生活片段的墓葬壁画,己不易区分风格。宋朝铸造工匠也ㄧ并被金人掠夺过去后,以致宋金两国在金属货币铸造工艺上类同,只能从年号钱上看出国别,但在民俗花钱上就不易分出宋金铸地了。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宋金时期游戏子花钱一组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宋金时期游戏子花钱一组

打马、 双陆、选仙、彩选类、除红、蹴毬等等赌戏规矩稍为繁杂,在游戏中时需用图谱场地,也只能流行于上层社会并不广泛。 而南北宋最为流行的赌博莫过于“关扑”。关扑又称关赌,是指商人所售的商品既可以卖,亦可以扑,关扑双方约定好价格,是一种亦赌亦商的方式 。 这种赌博方式简单易行,男女老少有无文化皆可掌握,故风行一时。北宋时甚至颁布法令,每年的元旦、冬至、寒食三个大节日,纵民关扑。这种赌戏可以直接以物相赌,各种物品都可相赌,赌注大小不一,“有以一笏扑三十笏者。以至车马、地宅、歌姬、舞女,皆约以价而扑之。”这些巨额赌注则非一般百姓所能为之。可见关扑也已在上层社会流行。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元代卜戏钱。胡坚先生藏品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元代“风流小打”博戏钱。胡坚先生藏品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太平小耍博戏钱 胡坚藏品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宋代娱戏博算钱,图出刘春声主《中国钱币大词典.压胜钱卷》

每年三月皇家的金明池、琼林苑也对民开放,由民关朴。孟元老 《东京梦华录•三月一日开金明池琼林苑》:“殿上下回廊皆关扑钱物饮食伎艺人作场,勾肆罗列左右。桥上两边用瓦盆,内掷头钱,关扑钱物、衣服、动使。游人还往,荷盖相望。” 可以想象到当时是非常热闹的景象。

关扑的玩法是用头钱(即赌博时所用的特定铜钱)在瓦罐内或地下掷,根据头钱的正反次数来判定输赢。赢则取走所扑物品约定好的折钱,输则付钱。

头钱,关扑博戏中的头钱并非税收的抽头钱(赌博场所主人或供役使的人从参与者赌资中所提取的一小部分。在赌博中抽头得到的钱也叫抽头钱),而是一种特定的赌博专用钱,投掷所用钱或许谐音成吉利意的“头钱”。也非同时所用的流通钱。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宋城模拟宋代赌场的情境 网络资料

元人李文蔚在《燕青博鱼》第二折:“[正末云]这箇是头钱。[ 燕大 云]这钱昏,字镘不好。”按剧中曲云。则这新染来的头钱不甚昬。可不算先道的准。《水浒传》第三八回:“﹝ 李逵 ﹞便去场上将这十两银子撇在地下,叫道:‘把头钱过来我博。’”《二刻拍案惊奇》卷十四:“宣教( 吴宣教 )接将头钱过来,往下就扑。

又据《癸辛杂识》载“闻理宗朝春时,内苑效市井关朴之戏,皆小珰互为之,至御前。则与二三扑内供纯镘骰钱以供一笑。” 这里的“珰”指宦官,“镘”通“幕”,即赌博用钱无字的一面。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民国特色大色子 成都市博物馆 乐艺会资料

至此,“帖宝”钱就有了相应出场的地方。 这类钱币文字别于普通钱,赌意明白,其中有些个体厚重适手,磕碰变型,直接充当掷赌的头钱是可能的。再者贴宝的本意也最不可忽略,那就是代表这些数量词的贴子,作博戏时的筹码使用。(丹贴巡宝的“丹”字按字面理解是骰子的红色四点,又如开丹圣宝) 贴宝类钱币包括辽代钱文的大钱,曾有日本人奥平昌洪在《东亚钱志》中首次提出赌具说,唐石父先生也沿用其说法,并且认为当拾、当百、当千、小平型不是按量词增大,没有一点比例规律,也非同一时期所铸用品。王贵枕先生进一步指出,贴同帖,可解为通货之意。

从“贴宝”类钱的铸造型体、铜质、书法钱文上看,与同类的契丹文钱到让我们看到了风格,契丹立国时间较久,从唐末五代初期一直到辽代都与中原保持紧密的经济文化联系,公元920年春正月,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下令创制契丹大字,秋9月制成,诏令颁发。这种大字是采用汉字加以简化或增添笔划而成的。

《辽史•罗衣轻传》载:辽兴宗与其弟耶律重元玩双陆棋游戏,以居民和城邑作赌注,兴宗前后已输数城。而更有甚者,辽道宗“晚年倦勤,用人不能自择,令各掷骰子,以彩胜者官之。”道宗命大臣在朝堂上掷色子比大小,以掷骰量彩授官来决定官员的升迁。耶律俨幸运“得胜”。《辽史.穆宗本纪》亦载,辽穆宗常“与群臣为叶子格戏。”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双陆棋盘

长20.8厘米、宽10厘米、高7厘米

是唐代流行的一种娱乐用家具之一。棋盘呈长方形,用象牙镶嵌两边对称月牙形门,左右有十二个花眼,棋盘平面分三个区域,带壶门底座。整个盘面镶嵌飞鸟和花卉图案,棋盘制作精致,巧妙的用镶嵌物划分棋盘界格,此设计大大丰富了工艺美术品的艺术表现力。九州铜人供图。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辽代博戏 双陆旗

赌博时以赌具投掷一次谓“一掷”。《晋书•何无忌传》:“ 刘毅家无儋石之储,摴蒲一掷百万。”因赌博一掷决定胜负,故后亦常称把存亡大计付之不可知的冒险行动。《晋书•孙绰传》:“何故舍百胜之长理,举天下而一掷哉!”

宋元时,还有一种用钱币作赌具的博戏。称为摊钱,又称意钱,玩法是取一堆钱币,随意一些放入赌具中,开时数钱币,以四为盈数,其余数为零,一、二、三,押得者获胜。《容斋五笔》曰:“今人意钱赌博,皆以四数之,为之摊。” 有一些极小的钱,如李孝美所言的千秋万岁是辽人赌博时输入中原,这类细小钱到是有可能充当马子、摊钱子。

金如意:神秘的“贴宝”钱与古代博戏文化

古代摊钱,多在1.5CM左右,微小厚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