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文博馆院

盘点陕历博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2019年06月21日 08:52:59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华夏文创 浏览数:72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这几天去陕西历史博物馆参观的人,都会发现国宝厅正在关门整修,迎接新的客人。而据文创君了解,接替西汉鎏金铜马入驻这里的文物,是西安博物院收藏的唐代骑驼胡人小憩俑。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这件骑驼胡人小憩俑是已发现的众多骆驼俑之中形象最为生动的一件,它表现了骆驼在漫漫丝路上长途跋涉,于疲惫之中抖擞精神、驻足嘶鸣,而驼背上的“胡儿”怀揣梦想、枕臂小憩、憨态可掬的生动瞬间。

众所周知,丝绸之路是文明交流之路,也是梦想成真之路。在古代世界,欧亚非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使节、僧侣、战士、商贩以及迁徙的人们,沿着丝路,东来西往,追逐着他们的梦想;在当今世界,全世界的人们,仍然因了瑰丽的梦想,沿着这条古老而伟大的通途,相互交往,世界因此共通,人类文明因此进步。

去年5月18日,陕西历史博物院提档升级的基本陈列——陕西古代文明正式与公众见面。从那一天开始,文创君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对展线上出现的“新面孔”依次进行了梳理和解读。今天(6月20日)是陕西历史博物馆的生日,也是博物馆又双叒叕上新的节点,文创君特地对这些文物进行了一个简单的盘点,恭祝华夏文创的合作伙伴——陕西历史博物馆生日快乐。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因为盛产煤与油,榆林在外界看来,是可以和“土豪”这个词划等号的。但最新的考古成果却显示,和4000多年前相比,现在榆林所谓的“土豪”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因为在当时,位于今天榆林境内的石峁城,已经孕育了高度发达的文明——面积巨大的城市、坚固的城防体系,做工精致的玉器……比同一时期的中原地区,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要论及过去十年陕西最重大的考古新发现,我觉得这处位于榆林境内的石峁遗址,应该位居首位。毕竟入选一次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两次社科院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和一次世界重大考古发现,就足以证明它的的价值。

所以在全新的陕西历史博物馆基本陈列——陕西古代文明大展上,石峁是策展人必须增加并浓墨重彩进行展示的内容。于是公众看到了出自这里的陶鹰、玉器和壁画,并通过模型,来感受这座“史前第一城”的雄伟。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本次陕西历史博物馆基本陈列改造一大亮点,就是将过去十年间陕西的最新考古成果,补充进展线之中。要盘点过去十年间陕西的重大考古发现,位于高陵区的杨官寨遗址绝对大书特书一番,因为它是陕西唯一一个在过去十年里能够“梅开二度”,斩获被誉为考古界奥斯卡奖的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遗址。

出土于杨官寨遗址,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各种临展上的“镂空人面深腹盆”,这次算是常驻陕西历史博物馆了——眼睛、嘴巴中空,中间有突出的鼻子,像极了当下流行的QQ表情,在网络上早已成为了网红。

相比而言,另一件文物就要低调了很多。或许是因为有些“少儿不宜”吧,这件陶祖之前很少对外展出,以至于看到这件文物后,男同志们会会心一笑,而女同志们则会略带羞涩,毕竟我们在公开场合还是一个保守的民族嘛。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被称为中国的青铜器之乡,从古代开始,不断有青铜器因为打井、挖土等原因横空出世。最近一次大规模发现青铜器的记录,是2012年底,陕西的考古工作者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馆附近,发现了一座墓葬,出土了一批珍贵的青铜器。而在这座墓之前,附近另一座陪葬有这珍贵青铜器的墓葬已在一年前被发现。再加上村民取土时发现的若干件青铜器,使得这一区域发现的青铜器数量突破了百件。

这批重要的器物,2014年曾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呦呦鹿鸣——陕西宝鸡石鼓山西周贵族墓葬出土文物特展”中展出。部分青铜器也曾经亮相于国家博物馆、宝鸡青铜器博物馆和陕西历史博物馆的临展之中。

为了更好的展示陕西十年里所取得的重大考古成果,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基本陈列提升改造的计划中,自然不能少来自石鼓山的青铜器。两件户卣、扉棱鼎和一件方座簋,作为展线上的新面孔,与海内外游客相见。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旟(yú)鼎,如果没有标注拼音,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这个看起来像“旗”字的字究竟该读什么音。

除了有一个奇怪的名字之外,旟鼎从外表看实在没有什么大的亮点——体量不大,纹饰也一般,属于那种放到青铜器堆里没几个人会注意的角色。

但它却是陕历博十八件国宝之一,它的形象曾经和兽首玛瑙杯、舞马衔杯银壶一样被印在各种宣传册上,只是不知为何实物却长期藏于库房之内。不懂行的人会简单扫一眼,然后就直奔那几件网红文物了。而懂行的人则会驻足很久,毕竟旟鼎曾经也属于有生之年争取一看的文物。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开设国宝厅,是本次陕西历史博物馆基本陈列改造最重要的变化之一,馆方罗列了一份基本囊括陕西最顶级的文物珍品的名单,上面的一百件(套)文物将以三个月为一期,陆续进入国宝厅进行重点展示。

首先亮相国宝厅的,便是来自咸阳的淳化大鼎。它被国家文物局列入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名单之中,足见其价值。但和名单上其它文物的家喻户晓相比,淳化大鼎却显得异常低调了。

一方面,因为种种原因,它长期存放在库房之中,公众难以一睹其真容。另一方面,搜索引擎也好,cnki这种专业网站也罢,关于它的有价值信息屈指可数。所以长期以来,感兴趣的公众只能通过网络上为数不多的照片(很多还是复制品),以及只言片语的描述,来了解这件国之重器。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2004年,一伙盗墓贼利用暮色和庄稼做掩护,在陕西省韩城市东北约七公里处的一个小村子干起了盗墓的勾当。他们的行为引起了村民的注意,一方面不顾危险自发组织起来与盗墓贼进行斗争,另一方面紧急与文物部门取得联系。经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实地勘踏,很快就与渭南市、韩城市的文物部门共同组成考古队,进驻梁带村。经过五年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一个几乎在历史中销声匿迹的古国—芮国,得以呈现于世人面前。

自2005年正式发掘,先后出土文物36000余件,包括成套出现的金器。它们设计、铸造都堪称一流,对探索黄金制作工艺和服饰文化具有重要意义。也证明了两周之际,黄金制品的工艺有了一个较大的发展。而部分金器在陕历博的展厅之中便能见到。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春秋时代是中国青铜器大发展的时代,但和山东诸国制作的制造精良,造型丰富多彩的青铜器相比,秦人制作的青铜器就要逊色很多。以至于1978年出土于宝鸡陈仓的三件秦公镈,代表了那个时代秦人青铜器制作的最高水准。

应该是为了更好的展示陕西厚重的历史,特别是讲好秦人崛起的故事,宝鸡青铜器博物馆很讲大局,拿出了馆藏三件秦公镈中的一件,借给陕西历史博物馆用来布置新展。起码在一段时间内,国内外的游客不用去宝鸡,在西安就能看到这件秦国的“国之重器”。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2004年,为配合西安财经大学新校区建设,陕西的考古工作者在西安市长安区神禾塬发现了一座高等级古代陵园,陵园由兆沟、夯土墙围绕搧啍字型大墓而成,面积约为17万平方米。

学界主流认为陵园主人应当是秦孝文王夫人,庄襄王生母,秦始皇的祖母——夏太后。她的陵园出土的部分文物,已经被添加到陕西历史博物馆升级改造后的基本陈列展览之中。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陕西历史博物馆国宝馆第二位客人,是兵马俑出土的唯一一件绿脸的陶俑。

它于1999年出土于秦始皇兵马俑二号坑中,为了更好的保护上面的颜色,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很少对外展出它。仅有的几次展出,至于它的脸为什么是绿色的,自它横空出世至今,近20年的时间里争论就没有停止过。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它是汉代良驹的代表,它的问世揭开了世界上第一个鉴别良马的标准,对于研究2000多年来中亚马种的发展变化具有重要意义。2019年1月2日,“天马西来——陕西国宝系列特展之西汉‘鎏金铜马’”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国宝厅面向公众开放,以“一马当先”的特殊方式和文化内涵来迎接新年的到来。

1981年这件国宝级的文物“鎏金铜马”出土于茂陵,它的原型是汉武帝时期经由丝绸之路引进的外来优秀马种,既是汉代养马业兴盛的体现和汉代马文化发达的见证,更是大汉帝国时代精神的缩影。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提升改造后的陕西历史博物馆基本陈列,在第三展厅里密集摆放了一大堆唐代的各种陶俑,可以说就是在赤裸裸的“炫富”。可能是因为这一区域的“网红”文物太多了,其中几件其貌不扬的隋代陶俑,便很容易被人遗忘了。

就像这些陶俑,隋朝也是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朝代,即使它结束了魏晋南北朝长大几百年的分裂重新统一中国。并且开创了一批深深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制度,但因为时间太过短暂,很容易便被后世的唐朝盖去光芒。

但即使这样,这个时代也遗留下了不少珍贵文物,就比如出现在展线上的这几件陶俑。而出土它们的税村隋墓,就堪称一座隋朝人留给今人的文物宝藏。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2003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惠陵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清理出了一批精美的文物,但因为各方面原因,这些文物绝大多数与公众无缘,只有少数几件在各类文物临展上短暂亮相。特别是一件彩绘陶鼓,出场率最高。有意思的是,在之前很多展览上,这件文物都被标注为彩绘陶羯鼓。

羯鼓从名字看,就知道是外来的乐器,大概是在南北朝时期传入中土,并流行于唐代。唐玄宗曾称羯鼓为“八音之领袖”,并且他和李成器兄弟两人,都是玩羯鼓的高手,所以在惠陵中出现这件文物,可以说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了。

但按照史书的描述,羯鼓的外形“正如漆桶”,反倒是“广首而纤腹”的腰鼓,和这件彩绘陶鼓比较相近。所以之前展览中“彩绘陶羯鼓”的标注,一直被人质疑。为了更好的展示唐代历史文化,这件文物也出现在了陕历博全新的基本陈列中,它的名字被改成了“彩绘陶腰鼓”,也算是正式官宣了吧。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2018年陕西历史博物馆改陈后,在展厅中增添了许多近年来的考古、征集成果。在唐代部分,有几件文物格外耀眼——一件有着精美线刻的石板,和色彩艳丽的壁画。它们曾是一座华丽墓葬的一部分,它们的主人也曾有过美丽的容颜、显赫的家室和天子的荣宠。墓葬的主人名叫武惠妃,是唐玄宗在遇见杨贵妃前最宠爱的妃子。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唐朝通过丝绸之路、对外战争和朝贡关系获得的外国奴隶,其实可以分为有三种:昆仑奴、胡姬和高丽婢。这三种外国奴隶中,昆仑奴是那种肤色发黑(棕),头发卷曲的奴隶的泛称,也是中国古籍中提到最多的。电视剧《大明宫词》中,上元节的长安街头,人们争相佩戴昆仑奴的面具,足以显示当时昆仑奴在中国的知名度。

陕西历史博物馆2012年征集的黑陶胡人力士俑,按该馆专家的说法,它们就是文献所载的“昆仑奴”,并于2018年首次出现在全新改造的基本陈列展上。

陕历博又双叒叕上新了 盘点这一年来出现的“新面孔”

冯晖墓出土的54 块彩绘浮雕砖,也出现在了陕西历史博物馆基本陈列之中。上面刻画了男女艺人分两组演奏。可确认的乐器有方响、箜篌、拍板、腰鼓、琵琶、答腊鼓、笙、笛等。演奏者按东、西墓壁分为两组,男方演奏者皆身体右倾,女方演奏者皆身体左倾,双方相互照应,与舞蹈者进行着紧张而默契的配合,俨然像一场别开生面的地下音乐会。这场音乐会是纸醉金迷的欢愉,还是豪竹哀丝的悲切?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一眼千年阅丝路辉煌 “骑驼胡人小憩俑”亮相陕西历史博物馆 下一篇:陕历博馆藏“何家村窖藏”文物大赏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