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垫鞍子:消失在陕北古道上的手艺

2020年03月13日 14:06:27来源:书房记 作者:李贵龙 浏览数:51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赶牲灵,类似云贵高原上的马帮,曾是行走陕北高原上的特殊人群。为了生活,他们牵着骆驼,赶着骡马,吆着毛驴,不避寒暑,跨越晋陕;无畏风霜,奔波宁蒙。作为商贸流通的运输工,一双脚丈量,两条腿奔波,愣是在莽莽荒原上踩踏出一条条商贸古道。故此,又称其为赶脚汉。

鞍子,是鞴在骆驼、马、骡、驴等牲灵背上,以便人乘坐或驮运物品的器具。 鞍子,是骆驼、马、骡、驴等牲灵被人类训服、役使,而产生的器具。 看似简单的鞍子,其制作和保养的技术要求很高,要有专业技术的人来完成,这就是鞍匠,俗称垫鞍子的。垫鞍子应是一门很古老的手艺。

父亲是出了名的赶牲灵好把式,牲灵饲喂的好,运送的货物完好无缺,还会垫鞍子手艺。因此,被招进陕甘宁边区的运输队,走进了延安。时隔不久,当上了一个运输大队的队长,带领着几十名脚夫,吆赶着几十匹骡马,运送边区各级政府机关的办公、生活物资,和部队的军需物资。

因马、骡子和毛驴畜种的不同,同类牲灵又有个头和胖瘦的不同,相应,鞍和韂的大小各不相同。鞍子若过大,会转鞍;过小,则夹肚。韂子垫不合体,会压梁;脊梁压烂,驮上一二百斤的货物,行走一天,疼痛的滋味可不好享。马、骡子和毛驴是有灵性的,虽然不会说话,照样知饥知渴,知冷知暖,知疼知痛,懂得主人吆喝的意思,更是人们耕作、出行、运输不可或缺的伙伴。因此,咱陕北人从不把它们称作牲畜或牲口,而称作牲灵。

老话说得好“门里出身,自会三分。”耳濡目染,从小就跟着父亲学艺,加上我细心研习,也成了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的鞍匠。不仅为本生产队垫鞍子,还被请到别村去垫。咱做生活实诚,每副鞍子都要垫的齐齐整整,合合适适,使用三五年不能出毛病。

鞍子,主要分骑鞍和驮鞍两种。我所说的鞍子是驮鞍,当然,也可骑乘。陕北有句俗语:“骑驴婆姨赶驴汉”,骑坐的就是这种驮鞍。 鞍子由两部分组成,即鞍壳郎和韂子。鞍壳郎由木匠制成,农户一般购买成品,而不是请来木匠制作。韂子由鞍匠制作,制作韂子俗称垫鞍子。

旧鞍子的垫法,其实是对鞍韂的修整。像机器一样,鞍韂使用的时间长了,也要进行修理。皮条断了,缇布破了,换新的。棉花太薄,折开,再加垫几层。若鞍韂压梁,根据压梁的部位,将韂子相应部位的棉花抽出一些,垫平整。抽出棉花的多少,是治理鞍子压不压梁的关键,也是垫鞍子的技术要点。看似简单,一般人做不到恰到好处。

鞍匠,不同于石匠、铁匠、木匠等五色匠人,没有什么专用工具,只是些庄户人家常用的锥子、割刀、钢针、剪刀。所用材料都很普通,有白布、羊毛毡、皮张、皮条、粗麻绳、细麻绳和棉花。白布作衬布和缇布。羊毛毡和棉花是垫成韂子的主要材料。羊毛毡,可利用人们铺过的旧毡,剪裁成合适的尺寸使用,也可请毡匠擀制鞍韂专用新毛毡。棉花有用新的,很少,一般则用穿了多年不保暖的旧棉袄棉裤套子。皮子做攀胸、后鞧用……

鞍子,曾经司空见惯的器具,成了民俗博物馆的藏品。曾经很吃香的垫鞍子手艺,成为很少提及的遥远话题。鞍子,所承载的悠久历史,应该永不磨灭。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