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产业实体

追忆周至剧团创业历程

2020年08月19日 09:20:00来源:周至秦腔 作者:高广杰 浏览数:402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追忆周至剧团创业历程,高广杰

周至剧团《母子恨》参加陕西秦腔文化周晋京演出,赞誉之声不绝于耳。好多省内外的同行、朋友、戏迷打电话、发信息向我道贺,打探趣闻。做为一名周至剧团的退休老兵,亦感高兴与激动。站在剧团门首,仰望着文化部“全国文化先进集体”的荣誉牌匾,凝视“周至县剧团”的招牌,不觉百感交集,思绪万千。亲身经历的剧团兴衰历程,当年创业的艰辛苦酸,收获的喜悦与自豪,一幕幕浮现眼前。

追忆周至剧团创业历程,高广杰

成立于1953年的周至剧团,历史上也曾有过几度短暂的辉煌。但由于文革的祸害和遗毒,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经历了分队又合团的折腾,元气大伤。内部管理混乱,人心涣散,演出根本谈不上质量。我就是在这个时期调入周至剧团的,曾经默默地经历和目睹了当时的现状。那时院内杂草丛生,房屋破烂,瓦砾遍地。因交不起电费,靠点蜡烛照明。有戏才集中,无戏便放假,根本无法搞艺术再生产,演出质量无人抓。记得一次在天水二十里铺演出《出棠邑》,《拆书》一场的四将上了三个,四句诗也只说了三句。当地书记戏谑的质问:“团长,怎么四个将,给咱只上了75%?” 好好工作、追求艺术的人却得不到支持。还是在天水,一个演员演《烙碗计》,当地想录音。乐队明知这个演员嗓子不高,出于嫉妒,却放意将调门升至G调,这个演员要求队长降一下调,结果七个乐器降的降、升的升,乱七八糟,第二场演员没法唱了。当地人笑骂剧团“七个乐器七个调",团内无人敢过问。正气无人申张,邪气无人抵制。剧团一回到县上,三三两两找政府,你告我,我告你,跑官的跑官,拆台的拆台。在这种情况下,1983年,县委、县政府果断地做出了解散剧团的决定。

追忆周至剧团创业历程,高广杰

文化大县不能没有剧团。84年6月,由原剧团保留的十二名骨干与学艺六年的40多名剧校学员合并,并在社会上招收个别演员,组建了新的周至剧团。县委选调年轻气盛的宣传部干部王鹏辉同志任书记兼团长。这位团长有魄力,有胆略,上任后首先大刀阔斧整顿纪律,整治环境,恢复供电,修缮房舍,给原剧团留下的同志补发了工资,添置了新箱,并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整理复排了《黑叮本》《下河东》《金沙滩》《周仁回府》《法门寺》《桃李梅》等十几本大戏,次年正月便以崭新的面貌开始正式下乡演出。此后,又陆续为演职人员配备了下乡用钢丝床,改变了自古以来唱戏的睡麦秸铺的历史;为二十余名临时人员办理了招工手续,稳定了人心。新生的周至剧团,演员阵容强大,行当齐全,演员年轻化,除两人外全是四十岁以下,小的只有十七八岁。个个生龙活虎,朝气蓬勃,作风严谨,演出认真,加之舞台装置焕然一新,每演一处都受到热情的赞赏。

追忆周至剧团创业历程,高广杰

文化市场上剧团之间的竞争向来是激烈与严酷的。周至剧团毕竟遭遇过解散的波折,恢复声誉尚须时日。加之演员年轻稚嫩,缺少有影响的重量级演员。而周边像泾阳、三原、临潼、兴平、眉县等兄弟剧团名家云集,在广大观众中都有一定的声望。做为一个年轻剧团要与他们比肩抗衡争夺市场,谈何容易!面对这种现状,王鹏辉团长组织大家开展讨论,集思广益,敏锐地发现了这些团的软肋。他们大多是从旧体制下一路走来,管理还是老模式,相对来说舞台作风较薄弱。我们以此为切入点,狠抓演出管理,制定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演出制度与管理条例,培养严谨的舞台作风与艰苦奋斗的生活作风,坚持“三个一样”,即人多人少一个样,晴天雨天一个样,城市农村一样。九二年在宁夏西吉一次演出《探阳山》,小雨中开场,中途雨越下越大,但仍有部分观众打伞坚持看戏,我们就坚持一丝不苟演下去。演出结束,观众长时间鼓掌,并纷纷到后台致谢。

追忆周至剧团创业历程,高广杰

结合本团实际选择剧目,是演出成功的重要一环。一次,在与兄弟剧团唱对台戏时,对方演出的《劈山救母》,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新颖活动的布景,缭绕的烟雾,乱真的雨条,使我感到了神话剧的魅力。联系到名重一时的《黄河阵》已经多年无人上演了,就向团里提出建议,能否排演,得到王鹏辉团长的肯定。并立即亲自抓,组建了以导演景丰龙同志为首的创作班子,集思广益,集体排导,传统与现代手法结合,加强音乐伴奏,舞美灯光出新。并请富连成出科的王元喜老师为教练,增加了京剧的武戏出手。一出独具特色、别开生面的《黄河阵》一登上舞台,便使老少观众如醉如狂,齐呼这些年没看过这么好的戏!在天水市连卖十五场,场场爆满。

追忆周至剧团创业历程,高广杰

《封神榜》是改变周至剧团历史命运的又一次大胆尝试。那是1986年,我在《中国戏剧》上看到一篇“《封神榜》救活了一个剧种”的文章,介绍浙江新昌县因连台戏《封神榜》,使全国唯一的剧种“调腔”被救活的盛况。此后,又在书店发现这个团演出的六集戏剧连环画《封神榜》,加之有《黄河阵》的启示,便建议团里排《封神榜》。鹏辉团长了解情况后,立即拍版,派我们一行四人远下江南,抄回剧本。仅用了两年的演出淡季排练了四本秦腔连台本戏《封神榜》(当时电视剧《封神榜》还未播出)。传奇的故事情节,庞大的演出阵容,乱真的灯光布景,奇妙的特技效果,一经上演便倾倒了老少观众,剧场效果异常火爆,演一处红一处,常有闻讯从百里外开车、骑摩托赶来看戏的。《封神榜》成为周至剧团的品牌剧目。戏价也比其它团高出一倍多,上门订戏者络绎不绝。由于因台口紧张,连夜晚转点,分班子已是常事。有一年正、二两月连夜转点八次,最高的一年演出540多场。也从此我们总结出了“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精,以质取胜”的十六字办团方针。

让周至剧团红至极点的还是一九八九年。当时,陕西电视台破天荒地第一次把摄像车开到周至,连录了《黑叮本》《封神榜》三本共四台大戏,并在一月之内连播四周,使周至剧团名扬西北及周边各省。此后不断引起新闻媒体及文化主管部门的关注,多次采访报道,召开现场会,推广剧团管理经验,可谓周剧的鼎盛时期。

“树大招风, 才高遭忌”。正是由于周至剧团的极度辉煌,声名远播,省内外剧团纷纷来周至挖演员,淘剧本。仅九零年下半年起不到一年时间,外地剧团以丰厚的待遇、优越的条件,先后挖走了十二名主要演员、演奏员,使剧团实力大大削弱。鹏辉团长为此短时间内须发皆白。这在一般剧团就可能有被整垮的危险,但是基于周至剧团演员实力雄厚,更不乏忠诚之士,全团上下齐心协力,咬紧牙挺起胸,争挑重担。原来两人演的角色现在一人演;走一个角色,补一个角色。演出剧目和演出质量并未受太大影响。加上剧团已有的良好声誉,演出场次和收入仍列全省县级剧团之首。同时一批新秀如柳水涛、何粉莉、赵巧苗、周昌岐、王群厚、马启明等破茧而出,挑起了大梁。又外招了刘随社、齐晓春、吴建辉、王建辉等堪当重任的优秀演员,尤其是刘随社的加盟,更是一鸣惊人。李淑芳也已头角初露,成为剧团的台柱子之一。并不惜高薪聘请名导演雷平良先生为这批新人连续排练了《满江红》、《狸猫换太子》前后本,《母子恨》《飞犬奇案》《梁宫案》连三本、《斩黄袍》等精品剧目,不仅很快大补了元气,更重振了雄风,创造了二度辉煌,多次参加省市汇演。创作剧目《王安石》《浪子告御状》、传统剧《游龟山》《黑叮本》《闹天宫》震动省城。既提高了演员的声誉,又提升了剧团的品位,九五年被评为全国文化先进集体。

追忆周至剧团创业历程,高广杰

九三年改制实行业务团长负责下的集体经济承包责任制,充分体现了按劳分配的原则,大幅度提高了职工的福利待遇,演出收入连年递增。九五年团内又集资新盖了单元楼,新建了排练场,改善了职工居住和工作条件(在当时县级剧团是独一无二的),体现了安居乐业的繁荣景象,大大增强了全团上下的凝聚力。周至人一听是剧团的同志,都会报以羡慕的眼光,周至剧团也成为周至人出外骄傲的资本了。真可谓团兴我荣,团衰我耻也。

回首剧团兴衰更替的坎坷经历,创业龙王鹏辉团长功不可没。他才思敏捷,勤政敬业,观念超前,精于管理,无私无畏。他任团长十几年,以团为家,吃在剧团,住在剧团。随团下乡,与演员同吃同住,亲自打字幕,做舞台监督,严抓质量。他主持制定的剧团管理制度,改变了长期以来剧团管理无章可循的弊病,为周至团乃至兄弟剧团创出了一条先进规范的管理体制。他善于化解人际矛盾,关心群众生活,注重人才培养,能抓住出人出戏增收入这个根本。他深谙文化市场规律,以观众需求选剧目,不追逐时尚,不迎合官方意志,使周至剧团长期以来形成了一股九牛爬坡、人人出力的团队精神。

追忆周至剧团创业历程,高广杰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秦腔振兴要靠代代相传,前仆后继。鄙人虽已退休多年,但仍身居剧团,目睹二位继任团长,带领全团职工,奋力拼搏,坚持正确的办团方向,沿袭先进的管理体制,继承传统,锐意进取,在其它剧团一团难办的形势下,把周至剧团发展壮大成两个演出团,且演出频繁,收入骤增,声誉日高,上央视11频道,晋京献礼演出。做为一名剧团退休职工不胜欣慰,无比自豪,跟着沾光!愿孙多祥团长带领全团职工再接再厉,使周至剧团这面旗帜更加鲜艳,光彩照人!

(作者系周至县剧团原业务副团长,二级演员)

(注:本文来自于《大秦腔》专刊第14期2010年)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